作第13章 自作孽不可活

作品:《都市万古仙尊

    看在丁宇辉家境不错,父亲丁严明也算是号人物的份上,奎哥将话讲明,同丁宇辉打过几次交道,对他也有定的了解。

    日后报复自己是避免不了的,不过自己也不是善于之辈,纵然真的被围堵,只要认错态度好,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楚风身上。

    丁宇辉肯定不会太过为难自己!

    大手挥,几人将丁宇辉刘可可围了起来。

    教室外,正在观察情况,准备等待楚风朱安顺被小小惩戒之后再去通报老师的张若男满脸不可思议。

    情况逆转的太快,时半会反应不过来!

    那社会上的混子奎哥竟然如此忌惮楚风?

    丁宇辉的为人她大概也了解,仗着家里有钱,仗着学习成绩不错,可没少背地里下阴手,那个奎哥是他经常合作的伙伴。

    现在倒好,找来的帮手成为了楚风的小弟,难道今天郝勇没来,真的是因为惧怕了楚风,又或者因楚风住进了医院?

    可为什么父亲没有说起此事呢?

    “你真打算对我丁宇辉动手?”

    被奎哥几人围住,丁宇辉心微微打鼓,从小到大可以算得上锦衣玉食的他还从没有身处如此境地!

    “没办法,要怪只能怪你自己!”

    奎子的目光转移到刘可可身上,露出抹****,想着等会是不是能占下她的便宜,如果能攀爬上那雄伟的山峰,日后就算被丁宇辉找人暴揍也值了。

    “宇辉!”

    眼看着奎哥的目光越发的充满yin性,刘可可心更加害怕,万这些人兽性大发,在教室里对自己实施暴行……

    “风哥,您就瞧好吧,今天,奎子给您来场视觉盛宴!”

    耽误了些时间,奎哥自知必须要动手了,不然,真引得楚风不满,最后遭殃的肯定是自己,冲着楚风拱了拱手。

    毫无征兆地对丁宇辉发动攻击!

    啪!

    巴掌狠狠地甩在丁宇辉的脸上,用上了能使出的最大力道,震的手掌都有些微麻。

    之所以下手这般狠,是做给楚风看,二是见他直搂着刘可可而不爽。

    丁宇辉本就不善于争斗,对于打架更是窍不通,连点躲避的意思都没有,只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火辣辣的疼痛传来,张脸瞬间肿胀,嘴角溢出鲜血,耳朵嗡嗡作响,脑袋阵阵眩晕,如果不是搂着刘可可,很可能会头栽在地上。

    “漂亮!”

    看着丁宇辉俊俏的脸蛋上清晰的手指印,朱安顺大叫声,心里那个畅快啊,整个班级最不爽的人就是他了。

    嘭!

    嘭!

    “兄弟们,给我打,狠狠地打!”

    巴掌过后,奎哥抬脚踹在丁宇辉肚子上,下达攻击的命令,转而看向刘可可,满脸****。

    “你,你想干什么?”

    “宇辉,宇辉……”

    被奎哥盯上的刘可可害怕极了,身子不停地颤抖,俏脸煞白,泪水在眼眶打转,慢慢地向后退,嘴里呼喊着丁宇辉的名字。

    可惜,现在的丁宇辉连自身都难保,更不要说保护她了。

    “小美女,放心,放心,奎哥不会对你那么暴力的……”

    刘可可越是害怕,奎哥笑的越是开心,如果换做平时,别说要对她下手,纵然是多看眼,估计也会被丁宇辉呵斥。

    昂头大笑声,上前两步,右手抓住刘可可的头发,左手不经意地按在她那又软又大的酥xiong之上。

    用力捏了下,感觉整个世界充满美好。

    “嘿嘿嘿,哈哈哈……”

    如愿以偿,奎哥松开刘可可的头发,甩手就是巴掌,似乎是怕楚风看到自己占便宜般,假惺惺地回头问句:“风哥,您看,这样还满意吗?”

    “要不要继续?”

    “继续,当然继续,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怂恿丁宇辉对风哥下阴手,活该!”

    不等楚风回答,朱安顺率先开口,他只看到奎哥拽了刘可可头发扇了她耳光,并没有看到奎哥占她的便宜。

    安然静坐的楚风撇了眼满脸解气地朱安顺,再看眼卷缩在地上借着缝隙偷瞄的丁宇辉,点了点头。

    相比于刘可可受到的这点屈辱,楚风更在意的是朱安顺的感受。

    更何况,作为男朋友,丁宇辉明明看到了,竟然当做没看到,为的就是自己少受苦。

    上世因为疯狂修炼的缘故,楚风没有时间回头寻丁宇辉的麻烦,现在看来,当真是高估了他。

    “得令!”

    得到楚风的应允,奎哥更加肆无忌惮,借着殴打的机会占刘可可的便宜……

    “奎哥,不要!”

    “啊,你无耻!”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虽说刘可可早就做好了被奎哥占小便宜的准备,可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疯狂。

    被疯狂打脸的疼痛,被占便宜的羞耻,让她生出想死的感觉。

    可是,她不舍得死!

    “无耻……”

    卷缩在地上的丁宇辉,眼睁睁地看着刘可可被奎哥如此对待,却无能为力,心的火气蹭蹭蹭地向上冒。

    虽然并没有娶她的打算,毕竟,她现在是自己的女朋友!

    可是,自己都是自身难保!

    瞥眼面无表情的楚风,握着的拳头最终松开,眼底深处浮出无限仇恨和狠戾。

    “无耻!”

    站在教室外的张若男见奎哥不停地占刘可可便宜,终于是忍不住,怒气冲冲地冲进教室。

    把推开奎哥,将刘可可护在身后,指着楚风厉声道:“楚风,大家同学场,你有必要如此做事吗?”

    “纵然丁宇辉找人对付你,纵然刘可可在言语上攻击你,可你已经占了上风,为何还要让他们如此对待可可?”

    “难道,你不知道清白对于女孩子来说有多么重要吗?”

    “得饶人处且饶人,楚风,你太过分了!”

    被张若男阻拦,奎哥也没再动手,老老实实地站在旁,等待楚风的命令,另外几人同样不再围攻丁宇辉。

    看着化身正义脸气愤的张若男,楚风摇了摇头:“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切都是他们二人咎由自取!”

    “呜呜呜,班长……”

    张若男的出现使得刘可可的委屈彻底爆发,缩在张若男怀里哭的稀里哗啦,而旁的丁宇辉挣扎着站起身,抹去嘴角上的血迹,眼满是仇恨。

    “呜呜呜,班长,我不活了……”

    哭了片刻,刘可可再次爆发,挣扎着要去跳楼,被张若男制止。

    “楚风,还不快向可可道歉,不然,可可出了什么意外,你难辞其咎,你会坐牢的!”劝阻了刘可可轻生的念头,张若男母性大发,指着楚风命令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