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 三一节 这一把要装

作品:《战国之军师崛起

    齐王田地喊了好半天也没有人出现,在他披上衣服往外走的时候,见内侍官跑来:“王,王上,快逃吧。秦军入城,我齐军已经溃散,不知道有多少齐军见到秦军就扔下兵器请降,临淄城已经完了。”

    “啊!”齐王田地当场晕倒。

    那位内侍与几位禁军抬起齐王,然后抓了几件金银装在身上,赶着马车就开始逃。

    临淄城已经大乱,富户们疯狂的要逃离临淄。反而是普通百姓紧闭屋门。

    秦军不会伤民,特别是白起、白晖领兵的秦军,绝对不会伤民,这点在北屈之战、河东之战,伊阙之战早就传遍天下。

    白晖带着队亲卫走的都是绝对安全的路线,开始往齐王宫而去。

    这时,白晖突然发现另边街上正有秦军包围数百人,那些人却不是齐军。

    “停!”白晖的亲卫上前声高喊,秦军整齐的退后。

    白晖上前,扫了眼这队人马,队伍之还有老弱,显然是准备逃离临淄的人。然后,马车吸引了白晖。

    白晖下马往辆马车走去,秦军士兵的强弩指向了对方。

    “有意思,或许是田单!”

    白晖看的是什么,马车的车轴上包有铁皮,白晖记得战国时最有名的个故事就是田单用铁皮包在车轴上用来保护车轴,然后带族人逃离。

    队伍有人站了出来,这个年轻人正是田单,白晖看了他眼,看似不到三十岁。

    “纸、笔!”白晖吩咐了句。

    此时,对于白晖来说也是意外,他没想到会遇上田单,这么绝妙的个装逼机会白晖怎么能错过。

    很快,白晖写了三张纸条,这纸在秦国也是奢侈品,还不能真称为是纸。

    这技术还是来自齐国的。

    白晖写好之后,叫人拿来两个竹筒封好。

    “田单,妫姓、田氏,是田地的远方亲族?”

    “是!”田单还不知道面前的人是谁,但他唯的选择只有躬身施礼。

    “这有两个计谋。你守即墨城至少三年,或是五年后打开,可保你复齐。眼下,凭我的手令,你可以带族人安全的离开临淄城。记住,往即墨逃。在即墨守住联军,只要我秦军不攻打,即墨还是能守得住的,当然,若是你连即墨都守不住,也不用想几年后复齐之事。”

    “敢问恩公之名。”田单跪伏于地,双手接下两个竹筒。

    “我叫白晖,我不是你的恩人,我只是不想看到齐国被五国瓜分。还有,别想着死守现在的齐地,你守不住,只有在即墨。最后句,逃离临淄的时候。躲的离田地远点,离的近你全族都会死。”

    秦将上前在白晖耳边低语几句。

    白晖表示明白,齐王已经从南门由蒙骜假扮齐国禁卫护送下,范雎也假扮成齐宫侍者混在了齐王身旁后,起逃离临淄。

    白晖对田单说道:“你从北门走,现在不需要我的手令了,来人送他们出城。”白晖说完也不看正跪伏于地大礼感谢的田单,径直就往齐王宫而去。

    田单带着族人开始逃。

    出了北城门,田单的叔父才问他:“秦军为何放我们走。”

    “是我们运气好,更因为那是秦少良造白晖,他图的不是齐,而是整个天下。若灭齐,对秦不利,齐国会拖住燕、赵、魏、韩、楚的军队,相互消弱。但他却是我田氏族的恩人,若有天在战场上相遇,我田单若在齐就自断臂谢他这份恩情。”

    田单越想越感觉白起、白晖两兄弟的可怕。

    秦军重兵无声无息就到了临淄城下,那么这是如何作到的。再看看自己手上的两个竹筒,田单有心想打开,可他忍住了,他相信几年之后,这两个竹筒必是复齐良策。

    田单把两个竹筒在贴身处收好,大声吩咐族人:“我们要加快速度赶路,往东,路往东!”

    此时,再说临淄城。

    白晖观察着每处战场,秦军作战勇猛,但白晖内心却没有太多的喜悦。

    身旁的亲兵问白晖:“少良造,我秦军已经控制大半有利地带,正在围杀或是逼降残余的齐国,临淄城最大处军营就在刚才也已经降了,少良造为何脸上没有喜色。”

    白晖伸手指各方向。

    “你可以去问齐军,齐军选择降,他们认为是六国联军已经杀到临淄,所以害怕了。这是我与兄长没有想到的。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白晖的话让亲卫不明白。

    白晖继续说道:“你不明白,估计我兄长也不明白。那边正敌军正面撕杀的步兵,穿的是韩军铁甲,拿的是韩军铁剑。”

    “那边,正在围堵穿插齐军的秦军骑兵,使用的是赵国骑兵装备。还有那边,占据高处压制的使用的是楚军的船用床弩。再看那边……”

    亲卫确实不明白,白晖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秦国历来的传统就是抢来装备然后穿在自己身上,所以亲卫对白晖说道:“少良造,现在挺好的。我听我爷爷讲,当年咱们与魏军河西之战,咱们九成人马都没甲,半人马没剑,可咱们都硬顶住了魏军,虽然败了。”

    “可后来,商君给新军制甲,但也只有那么几万人有甲,这些年打仗,好甲基本上靠抢。”

    白晖苦笑着,内心是苦涩无比。

    临淄城的喊杀声越来越强,已经到了最后拼命的阶段,白晖唯能作的事情就是带着自己的亲兵,挥动着自己的帅旗在整个临淄城四处狂奔。

    然后亲自站在马车上,用力的将鼓锤下又下的砸在鼓面上。

    仗打到这个时候,临淄城秦、齐两军已经混在起,大方向的指挥已经无用,靠的就是各军候的临阵厮杀的带兵能力了。

    白晖的剑直没出鞘,他也没打算去砍人。

    而白起,此时身上的披风依然雪白,在亲手用弩射敌将额头之后,白起抬头看了眼齐王宫,高举手长剑向前挥:“给本将,强攻!”

    数面鲜红的大旗开始由传令兵挥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