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更(一更)

作品:《花颜策

    花颜因动用临安花家不传之秘的功法与梅舒毓传音入密,十分损耗内功,所以回到阿来酒肆后,老老实实地歇了两日。

    这两日里,除了吃就是睡,安分得很。

    安十七给安十六传出了消息后,又对临安花家在南疆都城的暗桩下了条命令,让所有人都谨慎小心,没有少主的吩咐,不要轻举妄动,以免被太子殿下查出来,尤其是回春堂。

    花颜歇了两日后,收到了安十六传回的消息,说励王和励王军已经得手,如今依照少主的计划,隐秘地安排了,正在进行后续谋划,让她放心,七日之内,定会成事儿。

    花颜暗想七日的时间,其实已经很快了,但是恐怕对付云迟还不够,她对安十七说,“给十六回话,就说五日。”

    安十七看着花颜,“少主,五日太紧了,十六哥怕是要日夜不休了。太子殿下让您如此忌惮,当真连这两日也不能多吗?”

    花颜摇头,“不能多,若是我所料不差,云迟在得知我事关劾王府郡主采虫之事后,定会想到血引,怕是已经派人去金佛寺了,金佛寺供奉着蛊王书,旦他的人拿回蛊王书给他,他怕是就回知晓我来南疆真正为的是什么了。只要被他所知,哪怕外面乱塌了天,他定不会离京,定会先保蛊王。那样的话,我不拼个头破血流,就没有得手的机会了。”

    安十七点头,“好,我再给十六哥传信。”

    花颜颔首,收拾了番,独自人去了蛊王宫。

    安十六本来就不敢耽搁时间,尽快地加快进展,但当收到安十七的信函,得到花颜给缩短的五日期限时,还是有些欲哭无泪,直冒冷汗。

    不过他为了太后的悔婚懿旨与东宫的人打过交道,从京城前往临安花家那路,他领教了东宫暗卫的本事,那还是云迟不在东宫坐镇的情况下,如今云迟就在南疆都城,由不得他轻视不遵从少主的吩咐。

    以云迟凭只香囊就猜出了少主在南疆都城来说,他觉得少主忌惮太子殿下是十分有道理的,他虽然没正面与云迟打过交道,但也十分忌惮。

    于是,他本来要躺下休息,又咬牙起来,挤着时间去进行安排。

    三日后,他在南夷与西蛮之间,综合考量后,选择了帮南夷,做下决定后,便当即带着励王和励王军归顺了南夷。

    南夷王十分激动与欢喜,本来要大摆宴席庆祝番,但被安十六以时间紧迫,不能走露风声以免被人查知有了防范为由拦住,当日便制定了攻打西蛮的计划。

    南夷王自然对安十六的要求有求必应。

    于是,半日后,南夷大举发兵,攻打西蛮。

    因南夷多了二十万励王军,又有安十六的指挥,这战势如破竹。在西蛮没反应过来时,便将西蛮打了个落花流水。

    不过是夜之间,西蛮连失三城,损失惨重。

    南夷与西蛮开战之后,双方各有输赢,已经俩月有余,周边各小国纷纷站队,或帮南夷,或帮西蛮,两国旗鼓相当,势力相对,兵力相等,难分上下,僵持不前。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南疆的二十万励王军突然归了南夷,使得南夷势力出乎意料地大增,夜之间,便打得西蛮连连败退,丢失三城。

    三个城池,在当今局势紧张了俩月之久后,在这等白热化相持,寸土必争之时,这已经足够震惊整个西南境地。

    安书离和陆之凌本来就在追查励王军下落,自然最先得到了消息。

    安书离大惊,不敢置信地说,“怎么短短时日,局势就变成了这样?励王和励王军怎么会归顺了南夷?”

    陆之凌这几日心里似乎隐隐约约有个答案,觉得应该是花颜为了夺蛊王在背后出手了,她若是不做些什么,吸引云迟的注意力,任凭云迟继续坐镇南疆都城,掌控西南境地的局势的话,她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夺蛊王怕是机会不大。

    既然机会不大,那么就要创造机会。

    他觉得搅动西南境地的局势,别人兴许做不来,但是花颜定会做得来。

    他虽然对花颜了解不多,但是从京城到西南境地,他却深刻地知道,花颜但凡做件事情,不出手则已,出手必定惊人。

    励王和励王军悄无声息地消失,他与安书离追查了几日,全无线索,藏匿得如此之好,本就令人觉得匪夷所思,但是如今又突然出现相助南夷,夜之间夺下了西蛮三座城池,这简直是石破天惊。

    他愈发地觉得自己猜测得对,但是即便猜对了,他也不能对安书离说。

    于是,他看着百思不得其解的安书离道,“局势失控了,立即禀告太子殿下吧!此事既出,定要尽快地想办法制衡住,否则,这般局势演变下去的话,西蛮很快就会被南夷灭了。旦西蛮被灭,南夷崛起,太子殿下的计划和直以来所做的事情就白费辛苦了。”

    安书离点头,“我立刻给太子殿下传信。”

    陆之凌看着安书离运笔如飞,他走出房门,倚在门框上,仰头望天,觉得花颜这样的女子,其实着实有些可怕的,明明纤细柔弱,看起来不经风雨,如朵需要人悉心呵护的娇花,可是偏偏却做着搅动风云的事儿,让人又惊又叹。

    他又想着,怪不得她会喜欢上苏子斩,苏子斩五年前,德修善养,端方温良,人人提起来,都说武威侯府的子斩公子与安国公府的陆世子,才是真正的世家公子典范。

    彼时的苏子斩,在所有人的心里,都觉得他生于富贵,长于富贵,得天厚爱,是需要悉心养护栽培的,任何风吹雨打,都不该他尝受。

    可是谁也没想到,武威侯夫人故去,苏子斩的青梅竹马柳芙香嫁给了武威侯,苏子斩只身剿平了黑水寨,自此性情大变,改德修善养,君子端方,不再温良,做出了许多惊心动魄之事,令人且敬且叹惋。

    他也是从那时候,才觉得苏子斩可交,长跑武威侯府他的院落。

    花颜某些地方,与苏子斩真是异曲同工之妙。

    如今花颜为苏子斩,做到这个地步,敢夺蛊王,乱西南局势,他心惊骇然的同时,竟有些羡慕苏子斩。

    他想着,有朝日,云迟若是知道,定会嫉妒苏子斩嫉妒得发疯。

    他忽然想着,不知道到时候向淡定沉稳,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出生后就将众生踩在云端下的太子殿下,是否还能淡定沉稳安然镇静?

    想必,不可能吧!

    他又想着,这样的女子,怕是天下再也没有了,不自觉地又惆怅了几分。

    安书离给云迟传完信函,看着飞鸟直冲云端离开,他探究地看着怅然的陆之凌问,“陆兄,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陆之凌从天空收回视线,耸耸肩,吊儿郎当地说,“我能知道什么?我只不过是想起子斩了。”

    安书离闻言问,“听说他先你步离开了京城,但是未曾来西南境地,那是去哪里了?”

    陆之凌摇头,“谁知道呢!这五年来,他做什么事情,从不与人说。我与他相交五年,也猜不透他心所想。”

    安书离轻叹,“他体内生来有寒症,耽搁了他,否则他这些年,也不必直糟蹋自己。”

    陆之凌忽然笑,“他不管将自己糟蹋到什么样子,都是值得的,毕竟从今以后有人疼了。”

    “嗯?”安书离瞧着他,不解地笑问,“什么意思?”

    陆之凌笑道,“就是你听到的意思的,有人为他治寒症,且我相信,定会治好的,不仅如此,还得上天眷顾,得到别人求都求不得的东西。这样的话,他以前所受多少苦,自然都值得。”

    安书离不太懂,看着他,“听陆兄这话,他是有了什么机遇了?”

    陆之凌点头,“有了!且是谁也羡慕不来的机遇。”话落,他拍拍安书离的肩膀,“兄弟,别说他了,咱们还是想想怎么解决眼前这事儿吧!不能任局势恶化下去啊!”

    安书离无奈地说,“我从南楚带来五万兵马,荆吉安近来又收服了五千兵马,加上他原来那万五千兵马,勉强有七万兵马。迫不得己,我觉得,我们先带着这七万兵马支援西蛮吧!的确不能让南夷将西蛮打废,那样的话,南夷实力大增,太子殿下收拾起来就难了。”

    陆之凌点头,“事不宜迟,走吧!咱们办砸了太子殿下交代的差事儿,少不了要身先士卒为他打这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