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03章 爱是一道光

作品:《圣墟(圣虚)

    地宫内,大坟阴气弥漫。

    “老古啊,我得很严肃的提醒你下,你在这里修行可以,但是,千万要把持住,不要犯原则性错误。

    楚风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边说还边拍了拍石棺。

    啥意思?古尘海脸发懵,这什么情况啊?它不禁出言询问。

    楚风道:“你偷太武的老婆我没意见,但是,你千万不要来段尸鬼情未了,别在这里谈段尸鬼恋,这是原则,不要犯方向性大错误!”

    古尘海寂静了三秒钟,脸都憋红了,真想掀棺而出。

    “滚,你个小王羔子,赶紧,立刻,马上,给我消失!”

    “嗯,你还有羞耻心就好,不要将咸猪手伸向太武他夫人。”

    砰砰砰……

    棺材板都快被震破了,古尘海气急败坏,道:“你给我立即消失!”

    “好吧,有你在这里我很放心,对太武真是种沉重的打击啊。”楚风意味深长,拍拍屁股就走,然后还唱了起来,道:“爱是道光,绿的太武慌……”

    边唱他还边在沿途刻字,写上些话:太武你爷爷到此游,挖你祖坟!

    驴精副狗腿子的样子,跟了上去,呲着大板牙小声道:“史上最强大的地质学家大人,你说,过几年后,老古会不会家三口手拉着手出现啊?”

    楚风瞥了它眼,这头驴子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远处,古尘海这叫个气啊,恨不得狂奔过来追杀!

    “愚蠢的驴子,我早晚要吃了你!”

    听到后方的嘶吼声,驴精偏头看了眼,又对楚风道:“老古真是个二货,为了个女鬼癫狂到这种地步,没救了。”

    真是没地方说理去,被头驴子鄙视外加污蔑,实在太没天理了,古尘海不想再听它的驴言驴语,头扎进阴雾。

    ……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条开阔大江上,楚风放声高歌,他站在叶扁舟上,顺江而下,速度非常快,两岸青山迅速倒退。

    驴精化形成功,成为个十二岁的少年,唇红齿白,大眼贼亮,虽然长相不俗,但是却带着股贼溜溜的味道。

    “好诗!”他溜须拍马。

    “煮你的茶去!”楚风斥责他。

    小舟上,红泥小火炉,茶香弥漫,驴精成为侍奉楚风的童子。

    楚风道:“笨手笨脚的,看来我得去抓捕个神女带端茶倒水,不知道哪位天尊有聪明伶俐的孙女可堪大用。”

    驴精在那里暗自翻白眼,很想说,你就吹吧,万让哪为天尊听到,不将你的人脑袋打成狗脑袋才怪!再者说,不就是端茶倒水吗?还说什么可堪大用,也真是够了!

    “公子,明湖要到了。”驴精提醒。

    楚风就是冲着青州的明湖而去,要去对付几个妖孽。

    太武脉掌控青州,仅是这片大州内的些灵土就方圆不知道多少万里,十分浩瀚,称得上灵粹之地。

    其,太武脉掌握的明湖,便是处罕见的造化地,临湖的片山地有仙窟美誉。

    在那片地带灵气浓郁度强的惊人,聚集成河流,腾起烟霞,各种灵禽异兽出没,是修炼的绝佳所在。

    楚风的目标就是那里,要去夺造化,成就己身,并干掉太武脉的的核心弟子。

    据传,太武脉如今有六个妖孽被重点培养,其两个早已是青壮,这不是楚风考虑的对象,肯定不好下手。

    还有四个年岁不是很大,非常有可能在明湖仙窟。

    其实,原本还应该多个,那就是狗娃武成,可自从被楚风在龙窝重创后,其地位急骤下降,哪怕他是太武的后代,有血缘关系也不行,竞争非常残酷。

    楚风坐下来,靠在躺椅上。

    驴精很会来事,跑到后面去帮他捶背,甚至按摩头颅,相当的狗腿子。

    楚风顿时受不了,道:“你这粗手粗脚的,乱按我头干什么,我怎么感觉被驴蹄了?”

    驴精腹诽,可不就是正在被驴蹄子敲打吗,明白人不说糊涂话,还真是驴踢你呢!

    楚风心有所感,刷的回头,正好看它那种蔫坏的表情,顿时巴掌差点将它拍个半晕,让他边去。

    驴精道:“那我去钓鱼,听说这条大江有种皇鱼,通体金黄,犹若横天之龙,野性十足,但是却也算是阳间的顶级美味!”

    可是,钓了半天,它也只钓上来头老鳖,什么皇鱼连影子都没有见到。

    两岸尽是崇山峻岭,巍峨的山体黑压压,仿佛要压落进大江,非常陡峭与险峻,让人感觉压抑。

    这叶轻舟非常快,顺江而下,如同射出去的神箭。

    可以看到,两岸大山不时有恐怖的凶兽出现,横渡两岸的山峰,如金色的暴猿,跳就过去了。

    还有那血色的魔禽,张开翅膀,遮天蔽日,宛若鲲鹏出世,显然是大妖!

    还好,这种生物根本就看不上楚风跟他们这种弱小的血食,压根就没搭理。

    当然,楚风也不怕,毕竟曾为神王,逼急了的话豁出去了,动用前世道果,哪怕遭生死雷劫也可先干掉对手。

    终于到了,明湖就是大江下游的处湖泊,不是很大,但却因为地处仙窟附近,因灵气浓郁而闻名天下。

    当然,到了定程度后,衡量处洞天福地的好坏,天地灵粹多是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另方是,是否有些大道的痕迹,这才是根本,也是修为高深者更看重的地方。

    不然的话,哪怕你灵气汇聚成湖,药草堆积成山,也难以排进顶级道土,不能称之为仙窟。

    明湖附近很热闹,俨然成为处修士的聚集地,有坊市,有非常多的散修出没,来此交流。

    轻舟驶入明湖,远远的就听到惊呼声,而后那片区域金光澎湃,清香弥漫,能量波动惊人。

    “有人钓到皇鱼了!”

    皇鱼很稀有,年到头也钓不到几条,炼某些大药时都需要用到它,是极其珍贵的药引子,可见它的灵性多么的强烈。

    这种生物最善于自保,融入水泽,其分泌出的种特殊的黏液可屏蔽进化者的神识探查。

    哗啦!

    远处,水面破开,有人钓到条两米多长的皇鱼,正常就这么大,通体金黄,真的形似条条龙,金芒四射,异常威武,宛若要横天而去!

    它释放妖术,攻击附近的人,想要挣脱。

    可惜,它虽然自保手段非凡,可被钓出湖面后,那就由不得它了,很快被人压制。

    “这次有口福了,天公作美,知道有贵客临门,让我调到这最鲜嫩的皇鱼。”

    个十二岁的少年正在微笑,他身材修长,穿着身天蓝色宝衣,衣袂飘荡,气质十分出众。

    他剑眉星目,看长大后就是个美男子,现在已经具备那种气质,颇有些风流倜傥,哪怕是钓鱼都显得那么优雅。

    此时,他站在艘大船上,周围还有些男女,皆气宇非凡,看样子便是他所说的贵客。

    “那是谁?”湖面有上有些小船,楚风问邻船上的人。

    太武脉占据了不远处的那片山地,也就是仙窟所在,但对于明湖却是对外开放的,允许其他进化者到来,可在此修行。

    “那是明玉公子,天尊座下的核心传人之,天纵奇才,若无意外,将来有可能会成为位天尊!”有人小声道。

    楚风惊讶,想不到刚来此地就遇上个目标,毋庸多想,这位明玉公子所宴请的几人肯定大有来头,师门不会弱于太武脉。

    他没有过去,而是在附近泛舟,事实上那艘雕梁画栋、流光溢彩的大船也只是在缓慢航行,那些人也是在赏湖光山色。

    远远地,楚风听到明玉公子与几位贵客的对话,他们也没有刻意掩饰,不怕被人听到。

    居然都是武疯子脉的人!

    隐约间,楚风听清,这些人的的师门跟太武同源,是太武的师姐那脉的几位奇才。

    “明玉,你们这脉数年来直在调查灵魂刻字的人,是否有了进展?”

    “魑魅魍魉,算不得什么,只是阴间有条杂鱼不服气,当年不知道得了什么造化,用了什么手段,刻下了这些字。”

    明玉笑容略冷,又道:“他真敢来阳间的话,保准让他生不如死,嗯,祖师灭了他的家人、道侣、朋友,估计他会想方设法过来复仇,就等着他露头呢,到时候巴掌拍死,让他明白阴间所谓的天才在阳间什么都不是!”

    “看你怨气不小啊。”位面容甜美的少女轻笑了起来,因为谁都能看出,温尔雅的明玉公子居然话语过激。

    “还不是因为这些刻字,导致很多强大的进化门派在看笑话,有些人在说怪话,说太武祖师亲临阴间,都没有能杀死那个名为楚风的年轻人,是个异数,将来会有大因果。什么因果?我看就是条杂鱼,哼,等他出现,我亲自出手,脚踏死就是!”

    明玉笑容冷冽,最近几年,关于小阴间的讨论经常发生,自然提到当年旧事,有人无所谓,也有许多人批判,导致太武脉麻烦不算少。

    “不就是杀了些阴灵吗,这些鬼物等同于牲畜,有什么大不了,结果些进化者少见多怪,说过于血腥。”明玉公子不以为意地说道。

    远处,楚风在努力压制与克制自己的情绪,忍住想要立刻冲过去毙掉他的冲动,内心怒极。

    他的父母,他的亲朋故友,这些人被击杀后,被说成阴灵鬼物也就罢了,现在过去这么多年了,旧事重提,还被如此羞辱,被说成是牲畜,欺人太甚,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