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三章 互道珍重

作品:《圣墟(圣虚)

    这夜各地不安,有某种莫名的躁动。

    无论是城市的周围,还是偏远的无人区,都有莫名生物在出没,发出瘆人的低鸣。

    繁星点点,圆月原本很明亮,但是到了深夜后竟浮现暗红色,像是被浸染,凝出层淡淡的血雾。

    各地越发不宁,所有生物躁动,气氛很压抑。

    可以看到城市周围成片的大山间,折叠空间有庞大的身影在走动,偶尔仰头嚎叫,震的夜空都在颤栗。

    更有猛禽扑棱棱展翅,阴影覆盖山峰,缭绕可怕煞气。

    最为严重的自然是名山大川,这些地带山岭深处,那莫测的折叠空间内,有双又双眼睛在黑夜亮起,有的很正常,有的则如同灯笼那么大,还有的睁眼刹那若闪电划破伸手不见五指的的漆黑地带。

    名山后,那是条又条星路,连接着其他星系,现在有些生灵要闯关,要跨界过来!

    甚至,不少已经在行动!

    有人监测到,在各地些恢宏的山脉间,不时有光芒腾起,在激烈的绽放,如同团又团神火。

    漆黑的林地、神秘的沼泽等地,不断被这种光划破,瞬间照亮。

    这个夜晚,无论是人类还是异类都很不安,许多人注定无眠。

    因为,小部分人们知道,当太阳再次升起时,这个世界也会就不样了。

    许多机构、组织以及个人,都在暗谨慎观察各地情况,心情颇为沉重。

    当然,也有不少人无知无觉,相对来说他们是幸福的,没有忧虑,不被那种压抑的气氛所影响。

    甚至很多人还在谈论其他,精神愉悦的探讨。

    现在对所有人来说,崂山发生的事都很神秘,欲揭开真相。

    虽然传出部分消息,但是依旧有些扑朔迷离,那可是个进化皇朝,可是说灭就灭了。

    据闻,足有数十位进化层次非常的高的生灵,个个都无比强大,最起码目前地球上没有那种可怕生物。

    可是,这么多域外高手在日间化作历史的尘埃,光想想就可怕。

    普通人在谈,说起这些事很兴奋,彻夜难眠。

    “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楚风出手还是另有其他人?”

    “有人说,个谪仙子出世,将那个皇朝葬送,还有人说是楚风用场域这种非常规的不对称手段坑杀群域外生灵。”

    崂山之事像是个深海炸弹,爆出惊涛骇浪,冲散天际的云朵,影响太大。

    别说其他人,就是楚风的熟人千里眼、顺风耳、叶轻柔他们都目瞪口呆。

    崂山役,皇朝人马覆灭,这股风波席卷天下。

    如果不是楚风的通讯器早已关闭,肯定被打爆了。

    而机构、组织等也对崂山事件格外关注,他们在监测各地名山,在观察折叠空间,自然敏感地意识到,这可能跟崂山惊变有关。

    大势力了解的多,自然得出的结论也相对准确。

    大齐皇朝覆灭,导致名山所对应的那些星路上的人与兽皆躁动,故此都想尽快踏足到真正的地球上来。因为,他们也怕被阻击,怕被人堵在折叠空间。

    以上是机构得出的结论。

    毫无疑问,地球上有些势力或者个人与异类,跟那些名山的生物与联系,不然的话那些星路上的降临者不可能第时间得到消息而导致不安。

    的确,这些组织、机构猜对了,因为得到禀报,而让些域外的进化者生出忧虑。

    比如,三山五岳的雁荡山,其群山深处,折叠空间内,就有人在低语。

    “个皇朝覆灭,只是几人所为?我怎么觉察到某种阴谋的味道,这颗星球上有遗族,血统不凡,会是他们在暗出手吗?如果是这样,我等前路时间可能要受阻。”

    “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立刻都去闯死关,过于强大的体质与精神,当下踏足过去的话会遭受这颗星球意志的针对,十分危险,可以让子弟先行。”

    在其他各地也都有类似的观点与声音。

    清晨,许多人爬起来第件事就是看崂山后续报道。

    有人揭露隐情,崂山战,那股皇朝人马全军覆灭是楚风与人联手所致。

    也有人说,天神生物的林诺依得到莫名传承,跟楚风联手,坑杀那队可怕人马。

    还有人说,地球上遗族出现,来自喜马拉雅山,来自海外仙岛等地,被楚风引到崂山,共灭大齐强者。

    不管怎么说,这里面都有楚风的身影,根本摘不出去,自然引发各地人们的惊憾,都非常吃惊。

    在人们看来,这已经算是揭示出部分真相。

    “这位小叔爷,他这不是要捅破天,而是要登天成神啊。”异类的熊坤、胡生等都被惊呆。

    哪怕早有心理准备,心脏也有点经受不住,在他们看来,每隔段时间楚风都要出来吓次人,动静越来越大!

    这个清晨,大量的人在谈论崂山事件。

    然而,当接下来当各大站、众多新闻媒体平台放出则重磅消息后,人们傻眼,被转移目光,全被惊呆。

    条名山条路,外星人如雨下!

    这种报道可谓石破天惊,震撼各地,在全球范围内惊起大浪。

    事实上,各大机构、组织等已经足够审慎与小心,监测夜,仔细的探查与求证,他们才得出结论,域外生灵大规模跨界!

    很多普通人在昨夜已经觉察到些野兽躁动,但是根本没有想到,已然变天!

    络上大爆炸,现实街道上人头攒动,到处都是身影,夜而已,地球从此要步入未知轨迹吗?

    据些机构初步观察,昨夜很多生物闯关,有人形的,也有兽类、猛禽等,更有不可理解的生命形态,大批次的踏足地球。

    其,许多生命体都被焚成耀眼的火光,永远的消失,但还是有成功者,有熬过死劫的生灵降临。

    外界,天翻地覆,全球大讨论,很是惶恐。

    崂山外,很遥远的海上,却是另番情景。

    朝霞蓬勃,海面上是成片的碎金,十分的灿烂,楚风与林诺依泛舟,十分地悠闲。

    楚风在钓鱼,直接钩上来只两万斤重的大海龟,起初这只龟还震怒,想要倾覆翠绿竹筏,可结果看到楚风后当时就蔫了。

    “魔王大人,别吃我啊,自己人,我来自东海龙宫,效命于龙女大人,上次你去海底,我还曾经去迎接。”

    楚风无言,这个世界还真小,在海垂钓都能钓上来只会说话的灵物,而且还认识。

    将两万斤重的大海龟放走后,他也没心思钓鱼了,而是看向林诺依,总觉得她有些飘渺,有些遥远。

    这种感觉很特别,两人分明在起,近在咫尺,可是却总觉得她随时要远去般。

    “你是不是要离开?”他终于忍不住问道。

    林诺依就在近前,在朝霞很安静,沐浴金辉,竟有几许神庙**奉的神祇的气韵,不染人间烟火。

    “是的,我要远行。”她答道,没有隐瞒。

    “要走多久?”

    “很久很久,也许百年,也许千年,也许万年,或者回不来了。”林诺依答道。

    她瓜子脸,白皙晶莹,眉目如画,身段修长,白衣还有长发在海风飘起,迎着红日,整个人都仿佛在发光。

    楚风看着她,时间没有说话。

    海上略微起风,在旭日下霞光于海闪耀,远处头巨鲸跃出海面,像是不甘困于水泽,要化鹏而去。

    噗通!

    鲸身落下,白浪击天,波涛翻涌,打破宁静。

    “要走那么久?”楚风询问。

    “是的,要离开了。我得到座能量塔,这个道统生根于星空的彼岸,寂灭于地球,得到它时很多事便已被我承接下来。”

    林诺依轻语,有些事没有隐瞒,她要离开,很有可能不再回来。

    前路怎样,她也不知道,甚至在能量塔看到的景象匪夷所思,那片古地有可能超越百强星辰所统驭的宇宙范围,光怪陆离,不可名状。

    而这些只是鳞半爪,她只看到角而已。

    楚风醒悟,怪不得她在夜晚总是遥望星空的尽头,他忍不住声轻叹。

    他很想说,跟她起上路,过去探险,但是他最终没有张开口,因为这里还有他的父母,还有其他。

    很冲动的走了之,与他相关的那些人怎么办?

    林诺依脸色柔和,看向他,道:“你要保重。”

    是他该对她这样说才对,听到这样的话语,楚风时冲口而出,道:“我跟你起过去。”

    “不!”林诺依摇头。

    “将来我会踏上星空,会去找你。”楚风这样说。

    林诺依摇头,而后微笑,道:“离别不用这样沉重,平平淡淡归真,多少年后回首,我们都可以寻到段岁月,有真挚,有感动,有些许不舍,这就足够了,算是段弥足珍贵的记忆,值得珍藏。”

    她很洒脱,比男子还能拿得起放得下,也许是理性,早就看到未来,也许是自控力超强。

    “我还真是个凡人。”楚风说道。

    林诺依理了理自己飘起的晶莹长发,又温柔地帮楚风整理了被海风吹起的衣领,十分恬静,道:“让我们互道珍重。”

    楚风点头。

    林诺依带着笑,很平和,放下切。

    最近林诺依被黑的不要不要的,我也被黑了,好久都没敢冒头,好惨。接下来,我准备酝酿波可以让人激动的情节,仔细想想。

    同时帮人做个广告:双神奇的眼睛,把手术刀,改变别人的未来《整形医院小相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