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受人之托

作品:《圣墟(圣虚)

    街上很安宁,最近这些天人们算是熬过了心里那关,不再恐慌,没那么害怕了,很少再听到妇孺的哭泣声。㈧㈠Δ.ㄟ⒈Zw.

    楚风沿着青石路,走向自己的居所,这里位于镇子最东边,挨着成片的果林,非常幽静。

    黄牛会不会惹出麻烦?他有些担心,这家伙不是个安分的主,虽然早已叮嘱过,如果有人接近定要躲起来。

    但是,这家伙不定会听话。

    它太醒目,满身金黄,连犄角都像黄金浇铸成的,谁看到都会觉得不正常。

    院很静,没听到人喊牛叫的声音,这让楚风稍微长出口气。

    当走进院门后,他并未看到什么人,不禁眉头微蹙,不是有人找他吗,不应该这么快离去才对。

    楚风直很好奇,究竟是谁在各城与城之的道路断开,各地异变,十分危险的情况下,跑到这里找他。

    这次,他不想错过,定要知晓。

    忽然,二楼书房的阳台上出现道身影,这是个年轻男子,露出淡淡的笑意,站在上面打量他。

    楚风有些不喜,从没有见过他,个陌生人径自闯到自己的书房,不顾主人感受,这非常失礼。

    尤其是,这个人很平静,站在那里不开口,就那么淡然的看着他,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你是谁?”楚风问道,这就是刘伯口的那几个年轻人之?可他并不认识。

    “左俊。”年轻人回应道,跃而下,从二楼的阳台落到院,动作矫健,干净利落。

    他等身材,小麦肤色,头刚硬的短,眼睛很有神,算不上英俊,但却很有气质,有些凌厉的感觉。

    这个名为左俊的年轻男子,看着就不普通,像是常年在丛林出没的军伍之人。

    不过,也仅是像而已,应该不是,他身上带着股锐气,有种自负,看就不是那种喜欢听从命令的人。

    “我不认识你。”楚风盯着他。

    “现在不就认识了吗?”左俊说道,他很镇定,带着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楚风。

    楚风十分反感,这是在自己的家,而这个人却反客为主,点也不在乎他的感受,并且有些迫人。

    “你如果没有事,请出去,我并不认识你!”楚风下了逐客令。

    “你以为我愿意来这个破地方,受人之托而已,看看你怎么样了。”左俊说道。

    “受谁之托?”

    左俊不答,围绕着楚风转了圈,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从刚见到楚风时就在观察,现在更过分了。

    “也就稍微俊朗些,除此之外,别无出奇之处。”左俊下了结论。

    “自以为是。”楚风越反感,初次见面,彼此并不了解,能知道什么,而这个人却这样作出定论。

    “别不爱听,我说的是事实。说你平淡无奇,算是给你留着面子。”左俊很不客气的开口,目光锐利,逼视着楚风,道:“你这样的人只能算是普普通通,世道不同了,我想最后没什么意外的话,你也只能沦为底层列。”

    “你有病吧?”楚风反感到极点,这个人副说教的口吻,仿佛站在很高处,指教着他的人生。

    “赶紧给我出去!”楚风指向院门那里。

    “出去?”左俊眼神很盛,像是带着刺般,再加上小麦肤色,短根根坚硬,看就是个强硬之人。

    “凭你,也敢跟我这么说话?”他摇了摇头,像是觉得十分可笑。

    “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吗,凭什么跑到我家来耀武扬威?”楚风尽量克制,不想跟这个人动手,只想将他赶走。

    “你以为我闲的吗,太行山是条壮阔的山脉,可谓天下名山之,而现在遍地皆是宝,我的时间很宝贵,如果不是有人面子够大,请我们在这片区域行走时顺道过来对你照拂二,我怎么会来这里。”左俊冷哼。

    “你可以走了,我不用你照拂。”楚风皱眉,看着左俊,这种照拂不要也罢,实在让人生厌。

    楚风不再理会他,径直上楼,前去书房,那里有他教黄牛认字的些纸张,而左俊曾进过这个房间。

    左俊嗤笑,道:“你到现在还没有明白这是什么时代,也是,对于你这种底层的人来说,根本接触不到那层面,总是后知后觉,不了解跟我等的差距有多大。”

    他很随意,径自跟了上来,再次进入楚风的书房。

    “你给我走!”楚风实在受够他了,对他喝道。

    “愚昧!”左俊面色变冷,道:“你什么都不知道。”

    接着,他带着轻蔑之色,道:“你过去也只是比较幸运而已,认识了那个人,现在人家稍念旧情,不过日后就未必了。神与乞丐间的距离有多远?懵懵懂懂的时期跟你有那么点交集,也仅此而已,以后的距离将成为天堑鸿沟,无法跨越。”

    楚风冷静的看着他,道:“说完了吧?滚!”

    “别对我大呼小叫,你现在还不明白,凡人与我这样的人之间的差距,绝对不是你能够冒犯的。”左俊冷漠说道。

    随后,他看向楚风,道:“现在去收拾东西,跟我去县城。”

    楚风压住怒火,渐渐平静下来,问道:“为什么要去那里?”他克制着,想了解些情况。

    “太行山遍地是宝,我与些人来到太行山,负责附近这块区域,而今在县城落脚,可以确保你活着,受人之托嘛,总要尽些力。”左俊平淡的说道。

    外界有队人马在太行山附近?楚风眼精光敛去。

    “我在这里很好,不想去县城。”楚风拒绝,并且问道:“你们究竟是怎样的群人?”

    虽然他已猜测到,但想确认下。

    “你个凡人,没必要知道那么多,我们的世界不是你能够触及到的,老实安分点,过你的普通生活就是了,会儿跟我走。”左俊不屑,他已失去耐心。

    “你现在可以走了,我不会跟你去。”楚风走出书房。

    “你真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不识好歹,难道还想着其他人过来起接你,那样的话,只能说你很愚蠢!”左俊说道。

    “咦?”

    路过楚风的卧室时,左俊不经意间瞥,看到口黑色短剑,他顿时驻足,而后大步走了过去。

    “别乱动!”楚风反应迅捷,第时间跟了过去,把抓到手。

    “这剑体古旧,有些不凡,是你碰巧从哪里得到的吧?拿来,给我看!”左俊沉声道,气势很足,近乎命令。

    黑色短剑,能有尺多长,是楚风在列车外得到的,当时那个古人死的蹊跷,很神秘,吊在巨藤上。

    同时,还有颗卫星也挂在藤蔓上,当时他大受震动。

    “这是我的东西,跟你无关。”楚风拒绝。

    “剑胎不错,且带着古意,不是般的东西。这样吧,你送给我,就当作见面礼了,日后我对你多照顾二。不然的话,留在你这样的凡人手也是浪费,属于明珠暗投。”

    左俊说话相当的不客气,因为,他根本没有什么顾忌,十分的自我,那些话让人觉得分外刺耳。

    楚风冷冷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左俊这也算是受人之托,过来照拂?实在令人厌恶,到头来竟然还要抢他的那口黑色短剑。

    “拿来!”左俊伸手,带着命令的语气。

    楚风无视他,面色冷冽。

    左俊直接伸手,自己去夺,自从见到这口剑胎后,他就知道,这可能是件非凡剑器,怎么能容它落在个凡人手?

    咚!

    这刻,楚风不再克制,也不想在忍受,在这么近的距离内,拳轰出,击在左俊的小腹上,直接将他打的身体弯曲如虾米,而后横飞了出去,响声巨大。

    左俊的脸上写满痛苦,有些苍白,他非常震惊,难以置信,竟然被他眼那个沦为底层的凡人击伤。

    楚风力量极大,十二倍于常人,此时肉身略带晶莹,弥漫出清香的味道,这如果是在古代,算是肉身成圣。

    这拳的力道何其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