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奇树与猛兽

作品:《圣墟(圣虚)

    昆仑山顶,最高崖壁处,株三尺小树独自生长。㈧㈠  Δ .

    视青铜为土壤,作养料,顽强扎根,通体绿莹莹,带着光泽。

    树干有手腕粗细,它虽不高大,但却带着老树皮,张裂着,如同层层鳞片,竟有苍劲感。

    它的叶片如同绿玉雕刻而成,通透富有灵性,形状如同幼儿的手掌,托着些晶莹的露珠,清风拂过时,如同洁白珍珠在碧玉盘上滚动。

    在小树的顶端长有个花骨朵,拳头大,通体银白,但带着金斑,于绝壁待放,已经清香飘漾,很美。

    妖异的小树,静静傲立着。

    楚风尝试了几次,青铜山体这侧的确上不去,他决定冒险,从满是滚石的那边攀登,但需要格外小心,不然可能会丢掉性命。

    他从铜壁这边退下,来到平坦地带,绕着山体而行,同时向上观望。

    “它怎么会生长在青铜上?”楚风想不通。

    他只能归根于,曾生过数起变故的世界越来越无法让人理解了。

    楚风心绪已平静,他皱着眉,细想着这切,奇异的植物,诡异的青铜山,这切都不符合常理。

    道身影在他心间浮现,因为那个人曾说过些话,当时他并未在意,可眼下却让他有些触动。

    “有天,也许路边的株杂草都会结出拳头大的鲜红果实,我们所见到的平凡或许都将不在了。”

    这是林诺依说的话,很平淡,像是随口而出。

    就像她跟楚风说分手时样,略有淡漠,声音有些远,像是她站在很高处,说了那些话语。

    楚风以为她是在说两人间的事,无论是人生还是情感等没什么不可改变。

    “她言有所指?”

    在这后明时代,世界曾生过数起变故,虽然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内情,但总有小部分人知晓真相。

    林诺依到底知道什么?

    心浮现她的身影,楚风叹了口气,虽然有些怅然,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他再次抬头,看向青铜山顶,露出异色。

    她真的言有所指吗,沿着她的思路,许多平凡或许都将要改变,那么本就不平凡的稀有异树呢?

    这样的株小树,即便在没有经历过异变前,它也肯定非凡!

    脚下的乱石很多,楚风已经走到青铜山体的边缘了,这边的路太难走。

    突然,阵狂风涌来,楚风眼皮直跳,他看到有片阴影突然出现在地上,马上就要把他遮住了。

    有什么东西在接近!

    他反应敏捷,身体矫健,直接个翻身,快躲避了出去,他在山上迅疾翻滚出去段距离,在这个过程更是取出防身的折叠弩,有效而快捷的组装。

    在户外,尤其是个人旅行,怎么能没有些防身的器具呢,楚风转身就是支钢箭,砰的声射了出去。

    同时,他看到了那是什么!

    楚风的脸上浮现出难言的惊容,这生物的体形太大了,远同类。

    头金色的猛禽,羽翼很亮,伸展开来足以五六米长,从天空俯冲而下,刚才险些抓在他的身上。

    当的声,钢箭横过,击不远处的块大青石,火星乱溅,擦着凶禽而过,竟被它躲开了。

    同时,那锋利的大爪子,擦地上的土石,摩擦声刺耳,令人觉得瘆,它腾空而上,风声呼呼。

    楚风脊背寒,刚才如果不是他反应迅疾,被这凶禽抓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般的鹰隼可以轻易抓裂野兔等猎物的头骨,这么大的头金色猛禽,其力量可想而知,刚才如果稍微迟步,那场面绝对很惨。

    楚风第时间倒退,选择有利地势,背靠在块巨石上,然后他手持折叠弩,对准天空,谨慎的戒备着。

    半空,金色的猛禽盘旋,太凶猛了,贴着山体,荡起大风!

    从未见过这么大的禽类。

    看它的样子,像是金雕,没有杂毛,通体光亮,体形大的吓人,非常威猛,金色瞳孔灿灿,野性十足,身上带着戾气。

    般的金雕怎么可能会这么大,这头算是异类,太不正常了!

    如果是在古代,有些部族或许会将这头金色的猛禽当成大鹏鸟。

    因为,古人进行记载时,多有些夸张。五六米长的金色凶禽绝对算是个异数,如果出现的话,肯定会引大波澜。

    尤其是在这昆仑山地带,更会平添神秘色彩。

    金色巨禽很凶,但是却没有立刻俯冲过来,而是在盘旋,它有着非同般的敏锐,显然也意识到了楚风手那把弩的威力。

    忽然,楚风闻到了股腥味。

    三只雪豹从山体下方缓缓而来,悄无声息,瞳孔幽幽,嘴巴都粘着血迹,雪白獠牙锋利,显然不久前曾经猎杀过什么生物。

    它们盯着楚风,身体略微弓起,同时又看向半空的金色猛禽,非常忌惮,出不安的低吼声。

    三只雪豹远比般的同类强壮,锋利的爪子泛着寒光,有力的躯体做出随时会扑杀的预备动作。

    楚风蹙眉,没有想到会遇上这种危险,空有金色凶禽,地上有奔跑极的豹子,他处境堪忧。

    突然,三头雪豹皮毛抖动,颈部的毛根根倒竖了起来,它们快躲避,腾跃而起,进入乱石堆。

    无声无息,山上多了头牦牛,通体乌黑光亮,黑毛跟绸缎子样,流动乌光,对粗大的牛角扬起,对着天空。

    这称得上是头耗牛王,足有丈多长,四肢粗壮,体格巨大,跟堵黑色的小山似的,站在那里。

    这让楚风心惊,这头黑色的牦牛这么庞大,走路居然跟雪豹样没有声息,也是突兀出现的,没能提前现。

    而且,那三头雪豹很怕这头乌黑光亮的大牦牛,躲进了石碓,这很不正常!

    黑色的大牦牛抬头看了眼半空的金色凶禽,而后便不动了,静静站在那里,望向青铜山顶。

    这三种生物怎么都到了这里?

    楚风知道身在险境,没有轻举妄动,他在等待机会离开。

    远处,六七道兽影在奔跑,向山上而来,度很快,露出白色獠牙,凶性览无余。

    那是六头狼,都很高大,强壮于同类,为的“头狼”通体雪白,只有只眼睛,绿光幽幽,显得最为凶狞。

    它们到了近处后,短暂驻足,看到黑色的大牦牛后略有焦躁,又看向金色的凶禽,显出不安来。

    突然,平静被打破了,六头凶狼起力,沿着乱石区域同时向着山顶冲去。

    与此同时,三只雪豹也动了,风驰电掣,度极快,向着青铜山顶奔行。

    楚风倒退,他想就此离开。

    山顶附近,兽吼声不断,它们争着上去。

    砰!

    声剧震传来,头雪豹的面部变形了,血肉模糊,重重的从山上摔了下来,它是被道黄影拍翻的。

    那像是道闪电,太快了,斜刺里突兀的现身,冲入兽群。

    那是头獒,脖子那里的毛浓密而长,如同雄狮的鬓毛,个头跟般的藏獒差不多大,爪子上带着豹血。

    但是,它太迅猛了,跃就是数米远,扑向前方。

    狼嚎声响起,很惨烈,有血花溅起,头青狼被咬断脖子,甩飞了出去。

    另头狼则被猛犬撞的飞起,砸在石壁上,当场萎靡。

    “这是藏区传闻的真獒!”楚风吃惊。

    据当地人讲,真獒生活在野外,可与虎豹为敌,数量极其稀少,罕被人现。

    而这头真獒比传闻更厉害,快如闪电,闯入兽群,才接触而已,就解决掉豹两狼。

    这是獒王,楚风猜测,它甚至更厉害。

    那头獒再次跃起,足有七米远,大爪子落下,威力堪比熊掌,噗的声,将只野狼的眼睛拍出,翻滚了出去。

    落地的同时,这头獒又扑倒头雪豹,吼声骇人,它们在那里翻滚,这是野性的释放。

    雪豹倒在血泊,喉咙被咬穿,眼看活不成了。

    这头獒并没有受伤,颈项那里如同狮鬓的长毛炸立着,个头虽然不大,但是如同狻猊兽般,有股特别的气势,它再次跃起,冲向另外几头猛兽。

    楚风几乎有些不敢相信,竟有这般威猛的獒犬!几个起落而已,就快要将那些野兽解决完了。

    最后头雪豹也死了,只剩下那头独眼的银色“头狼”拼命奔逃,向山下冲去,想活着离开这里。

    可是,几个起落间,它就被那头獒给追上了,张血盆大口张开,狠狠的咬断它的脖子,整颗狼头都差点断落下来。

    就这样九头凶猛的野兽在短时间内都被解决了。

    楚风紧握折叠弩,严阵以待,在那里戒备着,这个地方实在太危险了!

    那头獒安静了,嘴上全是兽血,但不是它自己的,它动不动,仰头看着青铜山崖上的那株小树。

    它个头不是很高大,但是,却显得格外的威猛,土黄色的鬓毛尽染其他猛兽的血,威势凛凛。

    在这个过程,那头黑色的牦牛直在盯着青铜山上的小树,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竟然十分镇定。

    而那头金色凶禽在半空盘旋,也跟不久前样,俯视着这里。

    三只诡异的生物都很沉稳,像是有人的灵性,非常沉得住气,目标是那株小树,但却没有立刻行动,似在等待着什么。

    楚风深感惊诧,因为这三头生物实在非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