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信0章自信女人

作品:《商途

    韩峰感受到小美女钟允的目光带着柔情,她玲珑的身段触手可及。

    她的那句“如果你想的话,可以留下来”,不仅对韩峰,恐怕对所有功能正常的男人来说,都是无法拒绝的邀请。韩峰也不例外,他比其他人,更有个“堂而皇之”的理由,那就是钟允在飞机上受了惊吓,如果他现在留下来,对钟允来说也是种安慰。

    但他的回答却是:“钟允,我会留下来。马哥给我在隔壁也订了房间,我就在隔壁。你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敲门找我。现在,早点休息吧。”随后,韩峰关切地看了她眼,就礼貌地退了出来。

    看着已经拉上的门,钟允怔怔地看着空空的房内。刚才,自己让韩峰“留下来”,其实也是时冲动,她是因为感受到了韩峰对自己的关心,作为个知恩图报的女生,她本能地想要回报他。但是,用什么回报他?她就说了让他留下来。或许,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除了想要回报韩峰,她对韩峰确实有好感。

    但是,钟允平时并不是个随便的女生,她在大学里是谈过男朋友,毕业前分了,那之后她就没有跟其他男子深入交往过。初恋的失败,让他对男生敬而远之,害怕受到伤害。连她自己也没有想到,今天自己竟然如此OPEN地让韩峰留下来。所以,当她说出口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丝后悔的。

    然而,当韩峰婉拒并退出了房间的时候,她的后悔,却变成了丝失落、丝疑惑,难道韩峰看不上我?女人的心理,复杂和多变就在这种地方。

    但面对着门口站了会儿,她的这种疑虑就消散了:如果韩峰看不起我,又为什么大老远从深市把我叫过来?所以,这种可能性是不存在的。也许,韩峰离开她的房间,就因为韩峰也不是个随便的男人。

    钟允的脸上旋即露出了俏皮的神情,转过身,看着航空大厦的这间宽大、舒适、夜景迷人的单人间,她的心情好了很多,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慢慢地安然入睡了。

    韩峰到了自己的房间,打开了灯,在射灯下抓起了瓶免费矿泉水,咕咚咕咚地猛灌了两口。可能是晚上喝酒了的缘故,也许是刚才心情和身体双重激动的缘故,所以感觉喉咙非常干渴。直到他将瓶矿泉水喝去了大半,他才感到喉咙舒服了、身体舒服了,心情也平静了。

    今天,小美女钟允真是给他带来了考验,刚在隔壁她的房间,自己还真差点把持不住。其实,他还没有结婚,在结婚之前,有些风流韵事也算不得什么大问题。但是,韩峰不想这么随便,如果开了这个口子,恐怕自己的生活就会变得混乱。况且,他请钟允过来,是让她来帮助自己做事的,假如有了那层特殊的关系,以后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话不好说、事也可能不好办。正因为如此,有句俗话,叫做“兔子不吃窝边草”,不是草不好,而是吃了可能会有麻烦。

    现在就算没有吃,但是麻烦就已经来了。

    韩峰刚拉开了窗帘,打算眺望下宁州的夜景,手机就响了起来。韩峰条件反射般,想到是徐音。他到床头柜上抓起了手机,果然,屏幕上显示的是“徐音”。韩峰暗怪自己今天忘记给徐音打电话了,忙接通了道:“老婆,不好意思,我今天太忙,忘记给你打电话了。”

    对面没有回答他。韩峰就有些慌了,他忙又问道:“是徐音吗?你快说话呀!”那边,还是没有回音。韩峰的脑海,就出现了在机场拥抱了钟允的场景,还有他刚送钟允到房间的事。难道这些,徐音都已经知道了?韩峰又冲电话那头说:“徐音,你快说话啊,否则要急死我了。”

    “你真会急吗?”徐音终于说话了,声音很平,听不出什么情绪,“如果你真急的话,今天整天都没给我电话?”

    自从回到了宁州之后,韩峰与徐音每天能见面都是见面的,就算不能见面也要打个电话说上半小时的话。然而,今天韩峰真的是疏忽了。

    当然,韩峰可以找个借口说,“我正要给你打电话呢,今天不是还没有过完吗?”但是,韩峰觉得,对徐音他不能这么搪塞,因为徐音不是个可以搪塞的女人。没做好的事,最好承认。韩峰就说:“徐音,是我没做好。今天太忙了。”徐音跟着问:“今天你在忙什么?”

    就在几分钟之前,杨彬跟她打了电话。徐音还以为杨彬是为了工作上的事情,没有想到杨彬却问她,知不知道韩峰今天在哪里?这倒是把她问住了,因为今天整天韩峰都没有给她电话,她就说不清楚。杨彬就说,今天他在机场接方部长,看到韩峰了,还让她猜,他看到韩峰在做什么?徐音感觉杨彬有些卦,就说,看到了什么他可以直接说。

    杨彬就说,他看到韩峰和个小美女拥抱在起。徐音听了之后,很是震惊,心头涌起了股强烈的嫉妒。心想,怪不得韩峰整天都没有给自己打电话,原来是……徐音心里又伤心,又嫉妒,差点就要冲出门去找韩峰。

    但是,也就几秒钟的事情,徐音忽然觉得不对,事情是否真的如杨彬所说?那个女的又是谁?为什么在机场?这切都还没有弄清楚。徐音就稍稍冷静了下来,又问杨彬还看到了什么?杨彬说,韩峰和那个小美女拥抱了下之后就离开了,不知道去哪里了。

    徐音听出杨彬的用词有变化,之前是说“韩峰和个小美女拥抱在起”,现在又变成了“韩峰和那个小美女拥抱了下”,这当可是存在着明显区别的。于是,徐音对杨彬的话,也就不完全相信了。

    她客套地说了句:“杨秘书,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还有别的事情吗?”杨彬想不出其他的事,但他没话找话地说:“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个饭。”徐音淡淡地说:“杨秘书你是大忙人,时间也不由自己做主,吃饭的事情再说吧。晚安。”说着,徐音就挂了电话。

    杨彬听着电话的忙音,心里很是不甘,都发生了这种事情,徐音似乎都没有表现出对韩峰的愤怒,也没有对他杨彬多分好感!

    徐音挂了与杨彬的电话,就给韩峰打了电话过去,她问韩峰今天在忙什么?杨彬说韩峰去过机场,应该是去过的,否则他也不可能空穴来风的这么编。她很笼统地问韩峰“今天你在忙什么”,是要看看韩峰,是不是会主动说出去了机场的事情?如果他不说,就说明可能真的有鬼。

    韩峰回想了下今天所做的事,就说:“今天上午我去学了车,十点多的时候去吴越集团服装公司参加了个会议,午去看了看西溪谷农庄的老哥朱曰成,下午他开车陪我去接了从深市过来的钟允,晚上刚送她到酒店入住。”韩峰觉得,整个过程没有必要隐瞒。

    徐音听到韩峰说到了去机场,心里宽了宽,她又问:“这个钟允,就是你说起过的那个海迅科技的前台?”韩峰之前跟她提到过这个事情,徐音记着。韩峰回答:“没错,就是这个钟允。我的公司在组建过程,我正在招兵买马,钟允是我招的第个员工,负责行政。下步,我还要招技术、招美工、招营销等等。”徐音又问:“你跟钟允的关系这么好啊,在机场接机,还拥抱人家?”

    韩峰心里下子就纠了起来,有人在打自己的小报告!韩峰猛然回忆起,在机场的时候,他似乎感觉有目光在盯着自己,他回头去看,没有发现什么人。看来,当时自己的感觉没有错,的确有人在盯着自己。这人还把他和钟允拥抱的事情,报告给了徐音,其用心之阴险,可想而知。

    但是,韩峰并没有在徐音前面责备人家,他反而放宽了心,笑着对徐音说:“当然要拥抱啊,我和钟允关系很好,我现在把她当作姐妹看待。况且,她的飞机在空差点出事,在福州换了飞机,误点了将近两个小时。”“差点出事?”徐音听到这话,也替坐飞机的钟允担心,“她现在没事了吧?”韩峰说:“飞机在空连续降落好多次,但最终还是平安降落在福州机场,换了飞机就好了。”徐音可以想象其的惊险:“没事就好。她是你请来的,如果真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真是……怎么说呢?”

    韩峰说:“如果真出事了,我会内疚辈子,好在没事。”“那是啊。”徐音听韩峰这么说,觉得韩峰在机场拥抱下钟允,也是情有可原的。况且,现在是什么时代了?大家开放了许多。徐音知道,在法国见面拥抱下,亲下脸,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徐音不是个十分保守的女孩,她心里已经消除了顾虑,问道:“那你现在哪里?”

    韩峰也如实说:“我在航空大厦,房间是朱哥机场的朋友帮助安排的,两个房间,钟允住在隔壁。今天她因为受了些惊吓,所以我打算留在宾馆了。当然,如果你希望我回房子的话,我也可以回去。”徐音听了之后说:“不用回去了。你还是留在宾馆吧。钟允来宁州也不容易,第天到,让人家有些安全感,也是应该的。”

    徐音没有表现出对韩峰和钟允的不放心。对于个女人来说,你表现出了不放心,就是种缺乏自信的表现。个缺乏自信的女儿,对男人是缺乏吸引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