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为了活命

作品:《三国之大汉崛起

    然后想象之恶心的感觉并没有发生,刘禅也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

    剩下的心腹已经跑了,他们上坡的速度没有刘禅的箭快,刘禅放下了手的弓箭,心沉思道:“虽然是第次杀人,但以前因为我的计策,我的话,死了不知道多少人,我这也算是杀人如麻了,哪里来的不适?”

    “贤婿,你没事吧!”担忧的声音打断了刘禅的思路,刘禅回过头来,见是祝融大王询问,笑道:“没事,第次杀人,有点不适应!”

    “快吧这些尸体抬下去!”祝融大王闻言连忙吩咐士兵将山坡上的尸体抬了下去。

    同时心对于刘禅更加畏惧了,当初他第次杀人,可是吐了三天三夜,好长时间没有恢复过来,如今刘禅连杀了十数人还谈笑自如,这让祝融大王如何不怕。

    孟优,朵思大王二人只是被射臂膀,并没有死,二人被士兵拿下,带到了刘禅身前。

    刘禅正要询问,坡下又策马冲来蜀军骑兵,直奔山上而来,向着刘禅禀报道:“启禀世子,蛮兵营寨已被平定,木鹿大王已被生擒!”

    “正好!”刘禅打消了询问二人的念头,笑道:“既然如此,那就去营寨吧。”

    不过多时,众人来到营。

    此刻营寨已被平定,万多蛮兵大半都已投降,营寨门口,邓艾等将再此迎接刘禅。

    “辛苦你们了,你们先进城休息吧,这里的事交给我就好了!”刘禅见邓艾,林渊二人脸疲惫之色,也知道他们这几天负责守城耗费了大量心神,便先让他们下去休息。

    “多谢世子!”二人的确困倦,没有多说什么便下去了。

    几人进入营寨,来到军大帐。

    木鹿大王,孟优,朵思大王三人皆被押了上来。

    刘禅看着下方跪着的三人冷笑道:“木鹿,朵思,你们两个倒是好大的胆子啊,记得去年我就传信给了南方各族,不得收留反贼孟优,你们收留他也就罢了,居然敢跟着他造反?”

    木鹿大王叩头如捣蒜,说道:“世子息怒,世子息怒,我都是被孟优蛊惑的,还请世子明鉴,如今我愿意带着部落臣服刘公,臣服世子,永不背叛,还请世子饶命,还请世子饶命。”

    “哼!”孟优见木鹿大王将他出卖,冷哼声倒也没有辱骂木鹿大王,毕竟木鹿大王还有个部落几万人需要生存。

    他望着刘禅骂道:“刘禅,你杀我兄长,我恨不得生食汝肉,如今被擒,我无话可说,他们都是被我蛊惑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是不要迁怒无辜之人。”

    “呵!”刘禅冷笑声,看着朵思大王说道:“你呢,你也是被孟优蛊惑的吗?”

    “我?”朵思大王看了眼孟获,他与孟优乃是知交好友,交心的好朋友,只是他跟木鹿大王样,若是不撇清关系,只怕他的部落也要遭殃,更何况孟优已经这样说了,朵思大王也不能辜负他的番好意。

    朵思大王点了点头说道:“不错,我是被孟优给蛊惑的,还请世子宽恕。”

    刘禅看着下方公然串供的三人,不禁笑道:“我想你们弄错了个问题。”

    朵思大王愣道:“什么问题?”

    “我不在乎你们是不是被蛊惑的,对与错,我都不在乎,但你们招惹到了我的头上,结果只有个!那就是死!”

    刘禅拍桌案,喝道:“来人啊,给我将他们拖下去砍了!”

    孟优闻言大叫道:“是我蛊惑他们的的,跟他们有什么关系,要杀就杀我个好了。”

    孟优倒也不是光明磊落,来他和朵思大王关系的确不错,不忍心他被杀,二来,他也是想保住朵思大王,让他以后寻找机会为自己报仇。

    刘禅对于孟优的打算了然于胸,笑道:“我说过了,不管他是不是被人蛊惑的,惹到了我的头上,只有死路条!”

    朵思大王此刻也慌了,原本以为投降就可以保住性命,不想刘禅杀心这么大。

    朵思大王沉吟番,拜倒在地:“世子明鉴,听闻刘公麾下兵力不足,我愿意投靠刘公,献三千勇士以供刘公驱策!我只求世子能够饶我命,用不背叛。”

    木鹿大王听这话,连忙说道:“我也愿意献出三千勇士!”

    刘禅撇了眼木鹿大王,说道:“你麾下兵马大半都被我生擒了,如今万人在我手里,你贡献三千人?我还要还给你七千?还是说你另外从族挑选三千勇士?”

    木鹿大王脸色变,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你不要欺人太甚!”

    此次他出兵万五千,如今差不多有万人投降了,被杀的也有两三千人,他的部落如今也就剩下五千勇士了。

    木鹿大王所说的献三千勇士,自然是在这万降兵之,而刘禅却要他从部落里拿三千人,如此岂不是要了他的命,失去了勇士,部落只剩群妇孺,那还是部落吗?

    “那就没得谈了!”刘禅摆了摆手道:“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你如今那万勇士都属于我了,如今用我的东西跟我做交易,还想让我放了你,是你太过愚蠢还是当我傻?”

    “五千勇士!”旁的朵思大王再次提高了音量,说道:“我愿意臣服刘公,永不背叛。”

    朵思大王知道刘禅第时间没有搭理他,是嫌弃他给的筹码还不够。

    “嗯……”刘禅眼睛亮,故作意动之色。

    “贤婿!”旁的祝融大王脸色微变,说道:“朵思大王乃是智者,他的话可不能轻信啊。”

    刘禅点了点头,自然明白祝融大王的想法,如今蛮族只有祝融投靠刘备,若是朵思大王在归附刘备,那属于蛮族的好处,就会被朵思大王分去半了。

    刘禅知道祝融大王的心思,但更加明白朵思大王的想法。

    祝融大王是铁杆的亲汉派,但朵思大王如今为了活命才说出这种话,却并不是真心诚心的归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