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4章 赵广

作品:《都市阴阳师

    徐光子问出的这个问题,他俩该怎么回答?

    徐光子看着林凡和白龙的神情,说道:“我也就随口问,你们也别多想,就算不是三品居士,你们二人的本领也很厉害了。”

    听着徐光子的安慰,林凡哭笑不得的说:“这个,我只能告诉你,我俩不是居士。”

    这也正常,徐光子点头,并未感觉到奇怪,毕竟按照她父亲所说,旦成为传说的居士,不说别的,在江信市恐怕也没有多少人会轻易得罪。

    徐光子道:“你们俩年纪轻轻昨天就解决掉了那么大的麻烦,早晚能成为居士的。”

    “嗯~”林凡只能是苦笑了下。

    徐光子摆手,随后问:“对了,如果有时间的话,晚上我请两位吃顿饭?以表感谢。”

    “行,反正我俩短时间内也没有准备离开,在哪吃?”林凡问道。

    徐光子说道:“就在这酒店内,晚上我来接你们。”

    说完,徐光子笑了下,转身便离去。

    林凡和白龙回到房间里,白龙脸奇怪的说道:“居士境就能在这个地方如此厉害?”

    林凡说道:“城市不比门派,正常修炼的人,很少会进入城市生活。”

    “平日里在城市生活的,都是当地各个小世家的弟子,而且这些小世家杰出的弟子都会选择加入附近的门派。”

    就比如说庆城市,当初白震天是三品居士,就算是庆城市第高手呢。

    可三品居士在沧剑派内,却是啥都算不上。

    白龙说道:“你们这些修道的高手,难道都不喜欢在城市生活?进那种门派,荒山野岭的,又有什么好的?”

    林凡笑了起来,这个问题其实在自己刚加入沧剑派的时候,也有同样的疑惑。

    他说道:“这方面,正如之前所说,有天赋的弟子基本上都已经提前进入了门派,离开了城市。”

    林凡顿了顿:“当然,这个原因其实只是其次,更主要的是,各个门派,甚至是妖人组织,都会严令自己门下的弟子,不允许进入城市生活。”

    有这道严令的原因便是因为怕太多高手进入城市,引起混乱。

    比如沧剑派这样的大门派,若是大量高手居住在庆城市,旦发生什么矛盾,那打起来的话……

    而三四品居士境的高手,即便是生活在城市,以他们的能力,也难以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这座酒店的个办公室,徐正明正在接待位重要的客人。

    徐正明便是这家酒店的老板,也是徐光子的父亲。

    他看起来约莫四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身深黑色的西装,国字脸,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奕奕。

    而他对面坐着的人,则是个微胖的年人,年龄同是四十多岁。

    他穿着身白色的山装,还留着撇山羊胡。

    他名叫赵广,是江信市赵家的家主,实力更是已经达到了四品居士境,可谓是江信市的第高手。

    “赵兄,这次请你前来,实在是有要紧事。”徐正明手拿着杯茶,笑着说道。

    赵广脸上带着淡淡的傲色,他是江信市的第高手,不知道多少权贵想要和他攀上关系。

    恰好徐正明和他年轻时,便是朋友,否则他还真不定给面子亲自登门。

    “正明兄,你我早年便认识,有什么事尽管说便是。”赵广笑呵呵的说道。

    此时,办公室门外传来敲门声,随后徐光子伸了个脑袋进来:“父亲,赵叔叔。”

    “光子,进来,快给你赵叔叔见礼。”徐正明赶忙招手。

    徐光子背着手走了进来,在徐光明旁边坐下后说道:“赵叔叔好。”

    赵广连连点头,笑道:“光子真是越长越漂亮了。”

    徐正明说道:“光子,你来得正好,把昨天的事说给你赵叔叔听。”

    “嗯。”

    徐光子随后将昨天遇到的怪异之事说出。

    听完后,赵广眉毛皱:“有人花钱要你性命?”

    “嗯。”徐光子点头:“我也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

    “真是胆大包天,我赵广的晚辈都敢动,回头我会让下面的人查下。”赵广点头起来。

    徐光子想到了什么样,说:“对了赵叔叔,昨天救下我的那两个人,我刚才问过了,他们说自己不是居士,可为何还有这样的本领。”

    赵广傲然的点了点头:“听你的描述,那两个小子或许会点本事,不过还未入道,没成居士。”

    徐光子道:“我晚上请他们吃饭,赵叔叔要不要起?”

    徐光子心也是存了好心。

    他知道赵广在江信市权势滔天,自己父亲生意能做如此大,也是因为有赵广的关照。

    昨天林凡和白龙救了自己,她也想不出怎么报答,索性引荐给赵广,说不定得到赵广看,能给他俩份前途呢。

    徐光明呵斥:“光子,你赵叔叔如此忙,哪抽得出时间跟两个晚辈吃饭。”

    “无碍,无碍。”赵广呵呵笑道:“若是看那两个晚辈顺眼,倒是能顺便指点二,也算是帮光子报这救命之恩了。”

    徐光明脸惊讶:“赵兄,这,使不得,你的本领,指点他俩,岂不是他俩的大福分。”

    赵广笑道:“说句不自夸的话,在这江信市,能得我指点几分,必然能有番成就,若那两个小子开窍,天赋不错,或许能经过我的指点,成为居士也不定。”

    说到这,赵广心颇为自得。

    徐光子笑道:“那我就代他们先谢谢赵叔叔了。”

    “去吧,我和你父亲再聊会天。”赵广挥手。

    很快,便到了下午五点半左右。

    林凡和白龙躺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突然,门口传来敲门声,林凡打开门,看到门口的徐光子。

    “走走,请你俩吃饭。”徐光子笑道:“你俩有正装没,穿正式点。”

    “咋了?”林凡问道。

    徐光子说:“因为你俩的救命之恩,我求了我个叔叔今天起吃饭。”

    林凡奇怪的问:“什么叔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