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2章 白龙

作品:《都市阴阳师

    美男子听到黄虎的话后,声音冷漠的说:“你这种劣等妖族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说完,他手的长鞭再次狠狠的打在黄虎身上。

    终于,黄虎承受不住这长鞭的威力,被活活的抽死。

    这可是妖山岭的统领,竟如此死在这人手。

    美男子慢慢的来到黄虎的尸体旁,取出了黄虎的妖丹。

    他脸上露出浓郁的笑容,将这颗妖丹收入囊。

    “杀我谷惊天的人!”

    瞬间,个人影出现在了这美男子面前。

    谷惊天浑身散发着比黄虎更加强大的力量,站在了他的面前。

    “又来个?”这人饶有兴趣的看着谷惊天,他双眼妖艳,说道:“三品真妖。”

    “你是什么人。”

    谷惊天身上呆着怒色。

    “三品真妖,已经脱离了劣等妖族的范畴,但是有资格知道我的名字了。”他声音冰冷的说道:“听好了,我叫白龙!”

    说完这根长鞭呼啸般朝谷惊天袭去。

    谷惊天施展法力抵挡。

    可这根长鞭碰到妖气的瞬间,这些妖气便瓦解。

    砰!

    谷惊天急忙朝旁躲去:“怎么可能!”

    谷惊天双眼,呆着不敢置信之色,他是真妖境的强者,能明显的感觉到,刚才自己的妖气并不是遭受更加猛烈的攻击,让这家伙给击溃的。

    而是妖气在碰到这根长鞭,瞬间瓦解掉了。

    白龙随手甩出长鞭,手的长鞭呼啸着朝谷惊天而去。

    谷惊天感觉到了怪异,哪敢去抵挡,被打得颇为狼狈。

    他没搞清楚,这人手的长鞭,为何会如此怪异。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般,他站在颗树上,缓缓说道:“你手的,是诛妖鞭?”

    虽然感到不可思议,但也只有传说的诛妖鞭才能有如此功效。

    传说,诛妖鞭是古时个疯子用龙筋炼制而成的长鞭。

    任何妖怪的妖气,在这根长鞭面前,都无法阻挡。

    妖气在诛妖鞭前,如空气般。

    后来那个疯子想要用这根长鞭统治妖族,结果遭到了四大仙族围剿,最终落败。

    诛妖鞭也落在了四大仙族手。

    谷惊天心凝,难道这人是四大仙族的人?

    虽然被成为仙族,但实际上,是对这四个最顶尖妖族的尊称。

    而这四大仙族,也是和全真教,正教同等级的巨大势力。

    白龙面无表情,手的长鞭继续朝谷惊天袭去。

    想明白这点后,谷惊天丝毫不敢和白龙纠缠:“你既是四大仙族的人,为何要来我妖山岭杀人?”

    “群劣等妖族,本就没有活着的必要。”白龙冷漠的说。

    谷惊天深深的看了眼白龙,转身便逃走。

    他看不出这白龙的真实实力。

    但让他奇怪的是,这白龙身上,既没有妖气,也没有人类修士的法力。

    而且若是四大仙族的人,为何要来他妖山岭杀人?

    看谷惊天逃走,白龙却没有要追击的意思。

    白龙毫无畏惧般,转身继续在妖山岭茫无目的搜寻了起来。

    ……

    妖山岭的深夜。

    两个帐篷搭建了起来,地上也同样生起了堆篝火。

    “小琴,你看我给你搭的这帐篷,质量可好了,而且我还帮你在周围设下了阵法。”方经亘说着。

    “谢谢坚哥。”

    “哈哈哈!你跟我客气个啥,生分!”方经亘哈哈大笑。

    林凡则坐在篝火旁,看着眼前燃烧的火焰。

    “小林,小林。”方经亘看了过来,说:“你困了吧。”

    林凡摇头,奇怪的说:“还不困啊,咋了?”

    方经亘眨了眨眼睛说:“你肯定困了,赶紧进去睡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林凡瞬间懂了,这王犊子是嫌自己当电灯泡了。

    这特么叫什么事啊。

    明明是这王蛋让自己进来当保镖,现在还嫌自己碍事了?

    “的确挺困,明天还要赶路,我就先去睡了。”娄寻琴突然在旁边开口说道。

    方经亘脸上顿时凝固了起来,他干笑着:“这,小琴,要不要再聊会天,你看,今天月色正好,刚好是约会的好时间呢。”

    “明天路上聊吧。”

    方经亘这话刚说完。

    突然,林凡听到旁传来脚步声,林凡嗖的声看去。

    他们不远处的棵树下,个头发银白色,戴着口罩,瞳孔紫色的人站在那里。

    “什么人。”林凡嗖的声站了起来。

    白龙淡淡的问:“妖怪?”

    林凡摇头:“我们是人类。”

    “人类。”白龙眉毛皱了起来,转身便走,消失在了这森林之。

    林凡奇怪的看着白龙离去的背影,顿时感觉有些奇怪。

    这家伙是要干啥,个人独自行走在这妖山岭之。

    更重要的是,林凡看不透那家伙究竟是什么人。

    他身上没有妖气,也没有修士身上的法力。

    给林凡的感觉,更倾向于普通人。

    当然,这肯定是扯淡的,普通人敢单独人在这妖山岭走动吗?

    “刚才那个小哥哥,长得,还,还真是帅呢。”娄寻琴双眼发亮。

    “小琴啊,你连人家脸都没看清,就说帅,他戴着口罩呢。”方经亘急忙道。

    娄寻琴:“光他那双眼睛,肯定就不差。”

    方经亘:“那可不定,说不定他是大龅牙,所以才专门戴个口罩装酷呢,对吧,林凡。”

    林凡还在想心事呢,让方经亘这问,却是回过神来,他点头:“嗯嗯,对。”

    娄寻琴还能不了解方经亘的心思,她笑着白了方经亘眼,说:“你啊,还真是。”

    说完,转身走进帐篷。

    林凡小声的问:“坚兄,我看人家好像对你没啥意思啊。”

    方经亘白了林凡眼:“别多管闲事,小林。”

    “我去,还真把你当成我老大了?”林凡揪着他的耳朵。

    虽然疼,方经亘还是压低声音:“林哥,林哥我错了,你让我装逼装个整套啊,别半途而废。”

    “赶紧给我铺好被窝。”林凡踹了他屁股脚。

    方经亘揉着屁股,贱笑道:“是,是。”

    说完钻进他俩的帐篷鼓捣起来。

    林凡则皱眉看了眼那个奇怪的家伙离去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