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丝毫不需

作品:《都市阴阳师

    陈启寻三人心咯噔声,个个互相对视了眼,心忍不住暗想,难道容云鹤手,真握有墨贤勾结谷惊天的证据?

    想到这时,陈启寻忍不住暗骂道,妈的,别人也就算了,他们五大世家的家主,怎么可能勾结妖王。

    他很清楚墨贤不会这样做。

    既然这件事压根都不存在,容云鹤又何来的证据?

    最多是容云鹤伪造了些所谓的证据,想要冤枉人。

    陈启寻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笑容,说道:“容掌门,恕我直言,您要是有证据,就拿出来给大家看看,如果墨贤真的勾结妖族,我们必然严惩不贷,这件事我们三位也必然支持你!”

    陈启寻顿了顿:“可若是你拿不出丝毫实质性的证据,就这样血口喷人,污蔑位长老勾结妖族,你又该当何罪?”

    容云鹤明白陈启寻的想法,他说:“如果我拿不出证据,我便引咎辞职,不再担任沧剑派掌门!”

    这话说出,下面的众多弟子,脸色大惊。

    更换掌门,这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没想到容云鹤竟敢拿这种事来说。

    而陈启寻却是露出了喜色。

    他清楚墨贤没干这样的事,他急忙道:“言为定!”

    “陈长老可别答应得太早。”容云鹤看着陈启寻:“如果的确有证据证明墨贤勾结妖族呢?”

    “若是如此,咱们三人便支持掌门,放逐墨家!”陈启寻道。

    “好!”容云鹤大声说道:“证据便在妖山岭!诸位弟子,请随我去趟!”

    妖山岭。

    听到容云鹤这句话,他心头猛的跳,暗道自己上了鬼子的当。

    妈的。

    感情容云鹤前面铺垫了这么久,就是等着这呢。

    陈启寻心暗道小看了容云鹤。

    要知道,容云鹤这个时间点,话语掐得也是恰到好处。

    就算容云鹤稍微早点说出妖山岭这三个字,他也不会当着如此多的弟子面前,说出要放逐墨家的话来。

    陈启寻沉着脸,旁的烟武成小声的问:“陈长老,你说,墨长老该还没有回来吧。”

    “走,跟着去看看!”

    ……

    “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墨贤哼着小曲,今晚的月色很足,将原本黑暗的妖山岭照耀得如同白昼。

    墨贤走在路上,心情颇为不错。

    他此时,来到妖山岭出口,刚从树林走出,忽然间,道道手电筒的灯光,照在了他身上,将他刺得有些睁不开眼。

    过了良久,他才往周围看去。

    没想到妖山岭外面,竟然站着两三百个沧剑派弟子。

    墨贤的目光,第时间看到了人群前面的陈启寻,苗建元和烟武成。

    他原本笑容满面,想要上前打招呼呢,可却发现这三人脸色并不好看。

    他随后也看到了容云鹤站在三人身旁。

    这是什么情况?

    墨贤心沉,抱拳,大声的说道:“掌门,三位长老,大家带着咱们沧剑派如此多的弟子到此,是有什么事吗?”

    墨贤说完,突然感觉到了在场的这些沧剑派弟子,个个看向自己的神色,都有些怪异,他眉毛死死的皱了起来,有些说不出这种怪异的感觉究竟是为何。

    但总归给他众不对劲,甚至说,不会是什么好事的直觉。

    “墨长老这大晚上,来到妖山岭,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容云鹤突然开口了。

    在场的所有沧剑派弟子,都死死的看着墨贤,等待着他的答案。

    墨贤又不傻,听到容云鹤这句话,加上身后的那么多人沧剑派弟子,瞬间隐隐明白了什么般。

    他的脸色,沉重了下来。

    “我……”墨贤刚准备说话,突然,陈启寻说:“墨长老道法高强,到妖山岭之,斩妖除魔,却是合情合理的件事吧?”

    “对。”墨贤得了陈启寻的暗示,急忙点头:“我晚上睡不着,便进入妖山岭之斩妖除魔,对,就是这样。”

    虽然这个理由的确是有些瞎扯淡,甚至可以说,若是谁相信了,真的就跟傻子没什么两样,但好歹也算是能够勉强说得过去的个理由。

    那些沧剑派弟子,个个神色怪异的看向了容云鹤。

    他们都明白,此时是容云鹤和四大世家的次交锋。

    容云鹤道:“墨长老,你这骗三岁小孩呢?看不出你睡不着,还有进妖山岭斩妖除魔这样的优良习惯。”

    “既然说是斩妖除魔,以你的实力,必然斩杀了不少。”容云鹤道:“妖丹呢?”

    墨贤沉声说道:“今天运气不好,没遇上妖怪。”

    他这话说完,甚至都能感觉到不远处的那些沧剑派弟子,看向自己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这种谎话编起来,还真是有些操蛋。

    容云鹤大声呵斥:“还想骗我们吗?你分明就是勾结妖族,有颠覆我们沧剑派的计划!我说得没错吧。”

    此前,墨贤虽然得了陈启寻的暗示,但还不清楚容云鹤究竟是冲着什么来的。

    可现在,听了容云鹤这句话,他却算是听明白了。

    容云鹤这是想要给自己扣上勾结妖族的名声啊。

    想到这,墨贤后背瞬间就流出了冷汗。

    草了。

    这么大的罪名,若是真扣上来了,自己怕是得死无葬身之地。

    随后,他也隐隐明白了为什么会有如此多沧剑派弟子跟着起过来。

    恐怕容云鹤想要用当初对付张保的那招,以大势来压自己。

    墨贤想到这,忍不住看向了陈启寻三人,他深吸了口气,心里却也明白,唇亡齿寒。

    陈启寻,烟武成和苗建元不会看着自己被容云鹤给弄死的。

    他们必然会保住自己。

    他说道:“容云鹤,你虽贵为掌门,但也不能如此信口开河,说我勾结妖族,证据呢!进趟妖山岭就是勾结妖族的话,你容云鹤也进过吧。”

    “大多数的沧剑派弟子都进过吧,难道大家都是勾结妖族吗?”

    墨贤说得底气十足,丝毫不虚。

    可他这话说完,突然,个信封,不小心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