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张枫熙死了

作品:《都市阴阳师

    没办法,谁叫自己命苦呢。

    林凡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回到了自己的屋外,他推开门走进去,白敬云坐在蒲团之上修炼呢。

    白敬云的身体内,排出淡淡的妖气。

    这便是在炼化妖丹了。

    枚妖丹,可不能直接口气就吸收,要将妖丹,妖气的力量给慢慢从身体排出,然后才能吸收妖丹的妖气炼化。

    这个过程很缓慢。

    并没有想象的快。

    这时候就要看天赋了。

    天赋高的人,能快速的排出妖丹的妖气。

    而天赋不足的人,速度则会很缓慢。

    林凡也不打扰修炼的白敬云,眼看去,他床的旁边,竟然放着个铁箱,林凡打开看,里面竟然放着柄柄好剑。

    当然,这些剑自然是不可能有法器那样的好东西。

    但这柄柄的剑,也是不俗了。

    共七柄剑,林凡拿出柄,放到手,随后,他盘腿坐在床上,运行起吸星决。

    随后,他便感应到这柄剑,有着之前剑主人所留下的力量。

    这股力量并不算太强,不过却比林凡使用御剑决修炼要迅速得多。

    林凡快速的使用吸星决修炼起来。

    夜,慢慢降临。

    凌晨,沧剑派内的弟子,基本上都已经早早的休息。

    张枫熙穿着身夜行衣,手拿着柄长剑,双眼冰冷的偷偷往谷雪所居住的屋子方向而去。

    他已经打听清楚了,这谷雪是和林凡同回的沧剑派,说不定便是林凡所喜欢之人。

    林凡害得他声名狼藉,他也势必要杀了这个谷雪,让这林凡陷入悲痛之。

    自己只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沧外院如此多人,谁也不会知道是他干的。

    想到这,张枫熙的双眼,更是带着兴奋之色。

    他已经忍不住想要看到林凡脸上痛苦至极的模样。

    张枫熙悄无声息的进入了谷雪的房间。

    “什么人。”

    道冰冷的声音响起。

    屋,灯光亮起。

    谷雪双眼冰冷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你就是谷雪。”张枫熙手握着长剑,看到眼前的谷雪时,他也是稍微楞,没有想到世上竟然还有如此美丽的女子。

    他短暂失神后,却很快回过神来:“倒是可惜了如此美丽的姑娘,不过你要怪,就怪是林凡喜欢的人吧。”

    “你说林凡喜欢我?”谷雪眉毛微微皱。

    “废话什么。”

    张枫熙说完,剑朝她刺去。

    “你是要杀我吗?”谷雪问。

    “你说呢?”

    张枫熙这剑来势汹汹,他品道长的境界实力也彻底的涌现了出来。

    他可不想拖延时间,准备招解决掉谷雪。

    谷雪的瞳孔,瞬间变了颜色。

    指甲变成血红之色。

    屋内的灯瞬间灭了。

    ……

    第二天大早,林凡还在修炼呢,突然,屋外传来吼声。

    “出事了!”

    “张枫熙死了!”

    “什么?张枫熙怎么会死。”

    林凡的房屋,门砰的声被撞开。

    “林凡,不好了。”方经亘此时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

    “怎么了?”

    林凡从床上站了起来。

    方经亘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张枫熙,张枫熙他死了!”

    “死了就死了呗,好事啊,晚上吃顿好的庆祝下?”林凡笑道。

    “死在了谷雪的屋里。”方经亘说。

    “什么!”

    林凡嗖的声,冲出了屋。

    他来到了谷雪的门外,此时,张枫熙的尸体躺在门外,盖着块白布。

    上百沧外院弟子已经围在这里,低声讨论着。

    “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女子究竟是谁,既不是我沧剑派的人,为何会居住在这,张枫熙还死在了他的屋。”

    张保脸色阴沉的大声吼道。

    烟宇在旁瑟瑟发抖说:“我,我不也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

    烟宇可不敢承认是自己安排谷雪住进来的。

    张枫熙可是沧剑派的天骄人物,而他,不过是个混日子的。

    这个责任,他可承担不住。

    谷雪低着头,害怕的看着发怒的张保。

    “你这女子。”张保冷声的说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杀的我孙子!”

    不管张枫熙犯了什么大错,但好歹是他张保的亲孙子,可是却死在了这女子的房间,这如何能让他接受。

    “张长老。”林凡走上前,淡淡的说道:“谷雪是我朋友,是我带进沧剑派的。”

    “不管怎么扬,等执法阁的人来了再说吧。”

    “你的朋友?哈哈,好你个林凡,我知道我孙子当初做的事,错了,但你却勾结这个女子起杀了他。”张保气得浑身发抖,捏紧拳头:“林凡,你简直是找死!”

    “等执法阁的人到了再说吧。”

    很快,便有大批执法阁的弟子赶来。

    容云鹤,闵阳伯二人赶来后。

    闵阳伯大声的说道:“无关人等,全部退去!”

    这上百的沧外院弟子,心虽然想要看这热闹,但闵阳伯都已经开口说出这样的话,他们哪还敢继续留在这。

    很快,这里除了执法弟子外,就剩下容云鹤,闵阳伯,林凡,谷雪,张保,烟宇以及张枫熙的尸体。

    原本烟宇还想偷偷摸摸的溜走。

    闵阳伯却说:“烟管事,这是你们沧外院出的事,你作为主管,可不算什么无关人等。”

    “是,是。”烟宇低着头,背后冒着冷汗。

    谷雪有些害怕的来到林凡身后,害怕的说:“我是不是犯错了?”

    “没事。”林凡冷眼看了下地上张枫熙的弟子。

    这家伙死在谷雪的房间,必然是不怀好意的,死了也是活该。

    “这女子是什么身份?”闵阳伯冷声说:“为何会住在这里。”

    说着,他的目光看向烟宇。

    烟宇低着头,咬了咬牙,原本想要撒谎,可想到了闵阳伯可是执法长老,辨认真假的能力,绝非般。

    若是自己撒谎,恐怕能够被轻易识破。

    还不如自己老老实实的说出来。

    烟宇深吸了口气,说道:“闵长老,是这样的,前不久,林凡林师弟从妖山岭回来后,也带回了这女子,说让我给她安排间房屋暂住,我想沧外院还有不少房间空着,便给她安排了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