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2章 纠结的击杀战术

作品:《神级英雄

    ——傀儡大师:英雄有定的几率精神控制敌方某个战术位的部队段时间,被控制的部队受到攻击就会恢复神智。英雄的魔力越高,敌方部队的魔抗越低,敌方部队的数量越少,成功的几率就越高。无法对元素,亡灵机械生物使用。学习要求:大师级黑暗魔法。

    ——疯狂术:另敌方某个战术位的部队陷入疯狂状态,不分敌我的攻击身边任何部队。陷入疯狂状态的部队受到攻击就会恢复神智。学习要求:大师级黑暗魔法。

    这就是傀儡大师和疯狂术,是黑暗魔法非常著名,但又不怎么受玩家待见的魔法。

    之所以著名,是因为该魔法在高手手有创造性的奇效,即裸奔不带兵,会侦察潜行的高手靠这魔法能把带兵的玩家恶心到吐。

    之所以不受待见是因为这法术是几率性的法术,而且旦对方部队庞大就更不容易成功。基本上在大规模战斗不会出现。因为在大型战斗,丢个不靠谱的法术远不如个群体黑暗减,削弱有价值。当然,成功率不高是精神系的法术的通病。

    现在,埃莉娜提出了这个方案完全满足使用傀儡大师的条件,大飞怦然心动!但新的问题也随之摆在面前。

    大飞忙问道:“就算用傀儡大师控制了冰头去攻击别的头,别的头还击围攻就可以把它打清醒,甚至直接把它打死,那不还是没效果了吗?傀儡大师有魔法冷却时间,我们不可能不停的使用这个魔法控制冰头吧?”

    埃莉娜正色道:“主人,我们只有次利用的冰头的机会,所以这个冰头必须要能对头蛇击必杀,而头蛇击必杀的条件或许只有个——”

    安莉西亚忍不住接口道:“击杀第九个头!”

    埃莉娜沉声道:“不愧是副领主小姐!神话时代众口相传,九头蛇的致命弱点只有个,那就是它的第九个头!而第九个头也是最强大的头。它的力量相当于其它头的总和都不止,即便是神也很难将它击必杀,但初生的第九个头确未必有那么强大,甚至可能和婴儿般脆弱,所以我们出手的机会就是等它刚刚长出第九个头的那刻,那时冰头反戈击,必定能出现奇效!”

    大飞激动的浑身颤抖:“有道理。有道理啊!”

    我勒个去啊!太合哥的胃口了啊,哥直都想着把这头蛇养肥了再杀,提高掉落神器的档次,从现在的分析来看,哥还真是非得等它进化成神了才行啊!

    至于成神了玩脱了没把它干掉怎么办?卧槽,那时候再喊王国的援军过来分蛋糕就是了。

    等等。还是有个问题啊!大飞皱眉道:“那它什么时候能进化出第九个头呢?”

    埃莉娜正色道:“最大的可能就是当它所有的头都不睡觉了,都像现在这几个头样的乱晃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就是它体内的能量过于紊乱全盘失控的标志了,那个时候就必须需要个真正的脑进行调控!”

    大飞点点头:“有道理!”

    这观点和当时村长的说法差不多。村长的观点是所有的头都在打架谁也不服谁的时候,就必须要真正能震住场面的第九个头出现。就是说,这九头蛇进化是势在必行了。

    那么最后的问题就是时间。从顾问泰达的报告来看,魔族的入侵队伍会受到水银湖毒气的阻挡。还有极大的可能受到水银湖那个所谓的半神乌鸦的阻挡,他们的入侵肯定不会很顺利。而且哈比特村也做好了防御准备,有沼泽天险的他们又天生机灵,就算村子守不住了,还是可以在依托怪物横行的沼泽到处躲藏保存有生力量,也不应该那么容易就被魔族歼灭。

    总之,姜是老的辣,哥相信能把头蛇撞成逗逼的老村长的能力!

    大飞决心已定。便对埃莉娜道:“很好,我还有足够的技能书,我让你学会大师级黑暗魔法,你有把握么?”

    埃莉娜摇摇头:“主人,出手的机会可能只有次,这么重要的任务应该交给女妖出身迪尔德丽小姐啊,只要把所有的装备都装备在她身上。由她来施展的话成功率要远高于我啊!女妖是天生的精神法术专家。”

    大飞顿时愕然!交给迪尔德丽?卧槽啊!虽然女妖的魅惑术在战场上的确是百百的控制神技,迪尔德丽也的确有了大师级黑暗法术,但她只有条命好不好!

    大飞急忙摇头:“不行不行!迪尔德丽她还没成为正式英雄呢,旦出事了后果难以挽回!你还有别的办法么?”

    埃莉娜眉头皱。默然无语。

    大飞同样是纠结万分。哥是不是也太婆婆妈妈缩卵缩脚了啊?问题是,哥真心没必要拿迪尔德丽的性命去冒这么大个险啊!刚才头蛇的警戒范围就已经出正常施法距离了,还没等迪尔德丽走近就会出事啊!

    难道哥把飞翔号开过来,和头蛇正面硬撼,然后迪尔德丽突然从船舱冲出来施法?卧槽!这就是同时把飞翔号和迪尔德丽的安危全押进去了啊!没准飞翔号出现就被这气势汹汹的肉山个照面直接撞翻啊!

    哥虽然赌过无数回了,但这次有必要赌么?只是钱赚多赚少的问题,完全没必要嘛!那哥还不如直接请王国派兵过来。

    不过就算是王国能派兵过来,万他们没船还是要征用哥的船怎么办?哥还是把飞翔号的安危押进去了,还平白多招来个分家产的,哥这不还是蛋疼啊?

    就在这时,埃莉娜摇头笑叹:“既然主人为难的话,还是我来吧,赌把!”

    大飞心下紧,那就只有赌把?

    就在这时,塞尔维亚突然开口了:“船长,你何必不听听迪尔德丽的建议呢?而且她也并不是那种怕死的人,相反,她经历过的死亡威胁可能比我们都多得多,她安排的战术或许能有新的现?”

    大飞顿时惊觉,也是啊,当初在老奶奶苏醒之前,她才是最重要的军师啊,这么重大的事必须要听听她的意见啊!何况比赛那时她也死过次的,但是系统提示是她等待召唤,并不是真死啊,哥真的是太缩手缩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