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陆隐隐的实力

作品:《踏星

    镇压空间不仅可以保护海王天的通天河,更能尽可能保证公平,唯恐有人取出战力破十万的武器来,比如陆隐,他就有不少这种东西。

    陆隐并没有急着向上冲,而是观察了会,随后冲上通天河。

    进入通天河的刹那,他身体沉,个空闪居然也只能冲出千米,而海王天有多高?通天河顶根本看不到,速度被严重压制。

    凭他肉体力量施展空闪也只能做到这步,其他人就更惨了,速度比陆隐慢得多,尽管比陆隐早步冲上通天河,但渐渐的,有人被陆隐追上。

    眼看陆隐从后面超过自己,那人抬手就是剑,斩击扭曲虚空,却无法撕裂虚空,陆隐轻易避开,腿扫出,砰的声,撞击的气浪掀翻河水,余波扫荡,将岸边层泥土撕开。

    陆隐惊讶,居然是战气,尽管才四纹,却将战气覆盖于长剑之上,再配合看不懂的天赋,挡住了自己腿。

    陆隐的肉体力量相当强悍,超越寻常巡航境,腿之力不是普通探索境可以抵挡,却被那人轻易挡下。

    咻的声,长剑覆盖战气扫荡,将陆隐周边空间全部囊括。

    能获得实力资格的果然都不简单,此人剑尽管达不到刘少秋第四剑的水准,但论威力,却超越了第二剑,具备相当可怕的穿透力。

    陆隐指尖五纹战气笼罩,屈指轻弹,乓的声,将长剑荡开,剑气扫向不远处岸边,让不少来到岸边观战的人骇然失色,急忙后退。

    通天河水在咆哮,陆隐他们上游,另外三人也开始了混战。

    这是接近百强战榜高手的混战,凝聚了年轻辈精英。

    各个方向的通天河都在混战,而秦辰,已经击败人,朝着通天河顶冲去。

    灵阙很愤怒的以敌二,似乎在发泄少女后援团被抢走的怒火。

    慕荣与蓝禹战在了起,是蓝禹选择了他,而蓝刀,跟另人战在起。

    整个海王天气氛立刻被调动了起来,所有人望着高空光幕,看着场场战斗,眼睛都不够用。

    乓的声,长剑再次被荡开,陆隐后退两步,目光凛,眼前,那人长剑转动,随后剑刺来,这剑速度之快超越了目光所能看到的极限,除非以秘步躲避,否则只能硬挡,这剑超强。

    陆隐体表九颗星辰旋转,长剑刺入天星功范围,轨迹被陆隐看的清二楚,他擦着长剑避开,掌按在那人腹部,三十重-四十倍-波动掌,轰的声,河水爆发,那人被陆隐掌轰飞,鲜血洒遍通天河,顺着河水掉落了下去。

    众多人兴奋,陆隐以极境战胜探索境强者,还不是普通探索境,在这里,这些探索境都是跨境强者,都是方星空的妖孽,而陆隐的胜利,代表了他超越了那个层次。

    突然的,空气变得无比沉重,这是重力天赋,通天河水都在向四方排开,陆隐转头,远处,矮小男子盯着他,双手按在通天河之上,陆隐身体再次变得沉重,这股重力绝不下于两百倍,陆隐脚底水流完全被排干。

    两百倍重力,已经超过了探索境强者可以承受的极限重力,不过对陆隐效果不大,他的肉体太强,刚要脱离,脚腕阵冰凉,水流宛如有生命般化为锁链以奇异的造型结合,蔓延向通天河河岸。

    有人以水流将他锁住。

    陆隐场域扩散,除了矮小男子,没有其他人,他目光看向矮小男子,男子目光得意,屈指轻弹,道道微小的金属射出,击打在陆隐小腿上,金属在触碰到他小腿的刻开始变化,化为条条锁链禁锢四方。

    陆隐目光凛,体表战气爆发,五纹战气覆盖全身,乓的声,锁链被扯断,然而,绷断的锁链却在半空自主缠绕在起,就像有生命般。

    “不用挣扎了,被荀家机关术和重力禁锢根本逃不掉”矮小男子大喝,跃冲向陆隐,抬掌,掌心黑色气流扭曲,这是将所有重力凝聚于掌之上,其重力威能令虚空扭曲,狠狠拍向陆隐额头。

    这击如果打,即便陆隐防御再高也会受创。

    海王天无数人惊呼,看着这幕。

    就连大炮他们都紧张,虽然对陆隐的实力很有信心,但此次获得资格的都不是简单之辈,个个都超越无数同辈,是天之骄子,即便放眼星空战院,也唯有界主突破探索境可以与这些人战。

    掌袭来,陆隐有多种方法可以化解,至少也可以凭借戏命流沙抵挡,但他没有,矮小男子的话让他愤怒,居然是荀家,此人帮助荀家对付他。

    陆隐转移心脏处的戏命流沙,顿时,肉体力量顷刻爆发,被压制的力量结合战气,瞬间绷断所有锁链,令重力都承受不住,水流倒卷,纯粹的力量以肉眼可见的波纹扩散,抬手,把抓住矮小男子手掌,将他掌心的重力碾成虚无。

    矮小男子瞳孔收缩,脸色煞白,“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绷断荀家机关术”。

    陆隐语气冰冷,“你太高看所谓的荀家了”,说着,手掌用力,咔擦声,矮小男子手腕被折断,男子哀嚎,猛地释放重力,妄图逃离,但他被陆隐紧紧抓住,根本挣脱不了。

    “说,你是荀家的什么人?为什么对付我?”陆隐声音充满了杀机。

    矮小男子咬牙,“我跟荀家无关,只是数个小时前他们找到我,让我对付你,荀家机关术宇宙闻名,我也想感受下”。

    陆隐盯着男子,知道他没有说谎,脚踹出,将矮小男子直接踹飞了出去,砸在通天河岸边,砸碎不少树木,最终深深镶入大地内,鲜血顺着嘴角流淌,手臂不规则弯曲。

    此人被陆隐直接重伤,没死也是他手下留情。

    不少人都听到了矮小男子的话,惊讶于荀家出手,机关术太有标志性了,说不是荀家都没人信,陆隐连荀家都得罪了。

    陆隐抬头,眼底有刻骨的寒意,荀家,这个仇,他记住了,如果没记错,荀家跟白夜族关系很好,原本就不可能成为朋友。

    “七哥,这个荀家太可恨了,以后碰到荀家定要教训他们”鬼侯不忿道。

    陆隐表示知道,这时,通天河水由于没有重力压制,很快回流。

    望着水流,陆隐心对荀家虽然有恨意,但也惊叹于他们的机关术,如果不是释放部分肉体力量,即便凭战气都无法挣脱,无愧于扬威宇宙之名,这个荀家以后定要小心,他们的手段很复杂。

    海王天山腰,荀涛脸色难看,居然失败了,废物。

    山腰上方的湖泊周围,荀炯同样脸色不好,不过不是因为那个矮小男子,而是因为荀涛,这个蠢货居然以荀家的身份直接插手,等于把荀家暴露出来,陆隐连白夜族都无惧,肯定有背景,如今暴露了荀家,未来可能有麻烦。

    “你们荀家还跟以前样,背后算计人,可笑”哈特菲尼克斯对着荀炯嘲讽。

    荀炯脸色难看,扫视四周,这里集了所有因颜值获得资格的人,大多数都有背景,但大多数也都比不上荀家,毕竟荀家背靠白夜族。

    除了哈特菲尼克斯,少有人敢嘲讽荀炯。

    “听说你在星空战院也输给了陆隐,如今倒跟他站边,这就是不死鸟家族的传统?”荀炯冷声道。

    哈特菲尼克斯冷笑,“我不死鸟家族的人输就是输,赢就是赢,不至于背后捅刀子,不像你们荀家,喜欢借刀杀人,还总是不成功,哈哈”。

    荀炯没有说话。

    另边,夏洛淡笑看着荀炯,不知道陆隐又怎么得罪荀家了,这个家族虽然不怎么参与各大势力纷争,但很麻烦,机关术应用在很多地方,潜势力很大,而且正如哈特菲尼克斯说的,善于背后谋划,不可不防。

    通天河畔,海大少看着光幕上的陆隐,目光思索。

    “对这个人,你怎么看?”采星女忽然问道。

    海大少语气平淡,“锋芒毕露”。

    “你不喜欢他?”采星女看着海大少,目光明亮。

    海大少背着双手,“他跟我无关,谈不上喜不喜欢,不过都是年轻人,锋芒毕露总好过沉府太深”,顿了下,“我记得他击败过天犼,天犼不是凭力量可以击败的,此人的功法有古怪”。

    采星女淡笑,“看看再说吧,或许,他会给你带来惊喜”。

    海大少不以为然,此人是很强,其肉体力量甚至可以绷断机关术,但那又如何,最多媲美百强战榜末尾的高手,他目光看向东北方通天河,那里有灵阙,还有人,成武,百强战榜排名六十九,是此次所有人最强的,也是最有可能拔出海王枪的人。

    陆隐跟成武比,差太远了。

    不过那个灵阙才是最倒霉的,连通天河都过不去,而且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知道成武的存在。

    想着,海大少饶有兴趣看着灵阙,相对陆隐,他更在意这个灵阙,毕竟灵灵族天赋太强了,如果不是族人稀少,实力绝对超过白夜族,是恐怖强族。

    而且少有人知道,十决之,就有位来自灵灵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