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9章 安排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成都内城,皇宫。

    刘邦回到宫,径直到了个后宫妃嫔的住处,他抓住妃嫔的手,就拉到了房,狠狠发泄番后,才神清气爽离开了后宫。

    来到前殿,刘邦坐下来,长舒了口气,开始梳理今天在城楼上的得失。

    他开始复盘。

    仔细的回想着城楼上发生的事情。

    这是刘邦的习惯。

    没发生次大事后,他当时可能恼怒,当时可能做错,但事后他仔细的复盘分析,都会改正自己的谬误,让同个错误,不至于再次发生。

    刘邦回想着王灿出来喊话,回想着韩信出来吆喝,回想着王灿给他挖坑……

    幕幕,在他的脑出现。

    刘邦全部琢磨了遍后,最后喃喃道:“王灿啊王灿,你处心积虑的激将朕。恐怕,是有两层意思。第,是激将朕出战,旦朕出战,你就可以不用强攻;第二层意思,便是瓦解朕的军心,扰乱朕的士气。你,真是狡诈啊!”

    此刻刘邦仔细琢磨后,发现白天的事情无解。

    唯办法,他不搭理王灿。

    因为论嘴皮子,他是赢不了王灿的,就算是萧何、张良等人,也都不敌王灿的那张嘴。

    他只能不搭理王灿。

    “王灿啊王灿,你下次,想要再和朕说话,朕绝不会上当了。”

    刘邦握紧拳头,心下了决定。

    “来人!”

    刘邦吩咐声。

    名内侍走了进来,恭敬向刘邦行礼。

    刘邦吩咐道:“传令给御膳房,弄碗鸡汤来,朕有些饿了。”

    “喏!”

    内侍立刻去传令。

    不多时,就有宦官端着早就熬好的鸡汤呈上。

    如今天气渐冷,碗鸡汤下肚,刘邦整个人都舒服了许多,浑身上下也都透着热气。

    这时候,内侍道:“陛下,过两日后,就难以供应鸡汤了。”

    刘邦眉头上扬,问道:“为什么?”

    内侍回答道:“有两个原因,方面,是成都遇到战事,周遭被堵死完了,许多百姓不愿意再做生意,都留着吃食自己用,鸡也是如此,要买到鸡不容易。”

    “另方面,御膳房说钱财吃紧,如今举国上下缩进开支,钱财不充裕了。因为大量的钱财,都用在了制造武器,以及打仗上。”

    内侍说话时,也是有些战战兢兢。

    生怕遭到迁怒。

    刘邦听完后,却是喟然叹息声,这都什么事儿啊?

    场战争,他竟然连鸡汤都快喝不上了。

    不过想想这战,他付出极大,尤其巴郡、广汉郡等地的丢失,加上如今困守成都,开始出现问题倒也正常。

    不过,粮食还不缺。

    这是刘邦还比较满意的地方。

    至少,成都的粮食足够。

    虽然吃不了多么好,但至少还不会饿肚子的。

    刘邦摆手让内侍退下,眼眸转动番,便吩咐道:“传令,找萧何觐见。”

    “喏!”

    宫殿外的侍从得令,立刻去通知。

    时间不长,萧何自大殿外进入,向刘邦行了礼后,道:“陛下召见微臣,有何要事?”

    此刻,萧何都还没休息。

    萧何脸上,尽是疲惫和憔悴的神情。

    大战来临,萧何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各项事情都需要他决断,实在是忙得不可开交。

    刘邦道:“爱卿辛苦了!”

    萧何说道:“陛下言重了,这都是臣的本分,臣也不辛苦。”

    刘邦话锋转,便说道:“丞相,如今国库空虚,钱财不足。对于此,你有什么办法?”

    萧何说道:“陛下,虽说国库空虚,国事艰难。但只要熬过了眼下的这难关,总会过去的。我们只要等到李唐的大军抵达,切的问题都会解决。”

    刘邦说道:“可也不能听之任之,明知道问题,却不解决。”

    萧何道:“请陛下示下!”

    刘邦从坐席上站起身,他沉声道:“丞相啊,这都到了生死存亡之际。既然是举国抵抗王灿,自然要调动所有的力量。凡我大汉境内的百姓,理应支持朕抵挡王灿。”

    萧何眼眸转动,说道:“陛下的意思,是要征税吗?陛下万万不可。如今国事艰难,可旦再度征税,百姓恐怕会哗乱的。旦百姓乱了,成都就没了根基。”

    “你多虑了。”

    刘邦大袖拂,轻轻笑。

    他再怎么办,也不可能去征税的。

    萧何问道:“陛下打算怎么办呢?”

    刘邦眼掠过抹冷意,说道:“不能征收百姓的赋税,不能加重百姓的担子,那就只能请城内的豪绅富商捐助了。朕记得这成都城内,城西有个胡家,城南、城北、城东和城各自有富商,都是大汉的豪商。”

    “你立刻调集人马,去请他们暂住些钱财和粮食。”

    “这事儿,马上就去办。”

    “毕竟白天的时候,你也忙得不可开交,还得到城楼上去应付王灿。如今,也只有晚上,才有时间解决这件事。”

    刘邦说道:“这件事,必须今晚上就办妥。”

    萧何听到后,倒也没有劝谏。

    如今局势不利,也只能对商人下手了。

    士农工商,商人无利不起早,如今国事艰难,只能在商人身上割肉。

    萧何道:“陛下,臣立刻就去安排。只是,让每家商人,捐献多少钱财和粮食呢?这事儿,也必须定下个章程。”

    刘邦问道:“你看家三万石粮食如何?”

    “难!”

    萧何摇了摇头,说道:“家拿出三万石粮食,等于要了豪商的命。依微臣的件,家拿出两万石粮食,这是没问题的。至少,他们反抗的情绪不会太大。”

    刘邦说道:“那就两万石!”

    顿了顿,刘邦又道:“每家要给出的钱财,朕考虑的是,家五千万钱。这些大家族,每家都是家资无数,有亿万钱财。让他们捐出五千万钱,这不是什么难事。”

    萧何说道:“陛下圣明,臣立刻就去办。”

    “去吧!”

    刘邦摆了摆手。

    萧何拱手揖了礼后,便退出了大殿,然后走到署衙,调集了署衙的官吏,让个个官吏快速的行动。

    ……

    城西,胡家。

    胡家的家主名叫胡惟,乃是个大商人。他经营的生意,主要是布匹和茶叶,除此外,他还有有些矿藏,也在源源不断的挣钱。

    胡家有钱,但在大汉不受重视。

    恰是如此,郭嘉进入成都后,不久就策反了胡惟,令胡惟归顺了蜀国。

    胡家的住宅在城西,占地面积极广,足足有近三百亩宽,而且装修奢华,是真正的豪宅。

    此刻,后院书房。

    胡惟和郭嘉、单雄信宾主落座。

    胡惟年近五十,但保养得极好,看起来像是三四十岁的人。他此刻脸上带着笑容,看向坐在下方的郭嘉,说道:“郭军师,陛下兵临城下,已经到了城外。如今,需要我做什么呢?”

    对于归顺蜀国,胡惟很是得意。

    王灿兵临城下,刘邦危在旦夕,他归顺了蜀国,以后必定能得到好处。

    做官,那是应有之义。

    胡惟享受了如今的奢华,早就没什么感觉了。他想要做官,想要能在官场施展番抱负。

    所以,他眼巴巴望着王灿入城。

    郭嘉微微笑,说道:“胡家主,陛下白天在城外大骂刘邦的事情,你知道了吧?”

    “知道了!”

    胡惟点头道:“陛下番话,骂得是大快人心。刘邦这样的人,不配担任天子。”

    郭嘉说道:“陛下之所以喝骂刘邦,是为了打击刘邦的士气。成都是座坚城,要强攻成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陛下打击了刘邦大军的士气后,下步的打算,便是利用胡家通往城外的地道,搬运军队入城,然后从城内打开城门,里应外合。”

    “如今汉军士气低落,只要有军队出现在城内,必定能成功。”

    郭嘉说道:“此事,就看胡家主愿不愿意支持了。”

    “愿意,我愿意!”

    胡惟忙不迭的点头,没有任何的犹豫。

    如今局势明朗,谁都能看出来刘邦挡不住了,而王灿打破成都,那是迟早的事情。这时候帮助王灿入城,立下功劳,胡惟是求之不得的。

    胡惟眼珠子转,继续道:“郭军师,除了陛下的大军外,我胡家能调集三千私兵。到时候,这三千部曲,可以随大军起攻打城门。”

    “那就多谢了。”

    郭嘉闻言,脸上露出了抹笑容。

    只要敲定了胡惟这里,让王灿的大军进入城内,再加上胡惟的支持,破掉成都不难。

    “咚!咚!”

    敲门声,自房间外传来。

    “家主,是我。”

    胡惟管家的声音,自书房外响起。他是胡惟的心腹,知道胡惟归顺蜀国的事情。

    胡惟吩咐道:“进来!”

    管家推开门,便进入了房,行礼道:“家主,密道有人拉响铃声,老奴打开门后,地道出现了军队。为首的人是彭越,他带兵来了。”

    “这么快就来了?”

    胡惟眉头扬起,有些惊讶。

    郭嘉也有些不解,按照先前定下的计划,得他回报了消息后,再让彭越出兵的,但如今彭越就来了,难道出了什么变故?

    郭嘉道:“胡家主,走吧,我们去地道看看。”

    “好!”

    胡惟也是点头应下。

    胡惟摆手让郭嘉走在前面,然后便和郭嘉起,径直往密道的位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