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8章 抢时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城楼上,片哗然。

    许多士兵小声议论着,都讨论着王灿说刘邦的事情。

    在士兵眼,刘邦高高在上,是天下的王,神秘无比,令人敬畏。可王灿的番话,掀翻了刘邦,散去了士兵眼前的迷雾,让个个士兵知道了刘邦的为人和秉性。

    这情况,使得军心浮动。

    刘邦看到城楼上士兵的议论,也是气急败坏。

    该死的王灿。

    这王灿,着实是可恶。

    刘邦这时候,也觉得无比的棘手。

    上世,他面对项羽的时候,只需要三两句话语,就可以激将项羽,就可以令项羽急得跳脚,从而受他的摆布。

    如今,他却成了王灿手的提线木偶。

    他无法左右王灿,相反,王灿反过来左右他,让他丧尽颜面。

    该死!

    刘邦内心,再度喝骂声。

    刘邦环顾周围,大声喝道:“肃静!”

    随着刘邦的大喝,城楼上士兵的议论声,才渐渐平息了下来。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刘邦明显是在气头上,这时候惹到了刘邦,万被刘邦迁怒,可就完蛋了。个个士兵不再开口,城楼上这才安静下来。

    刘邦没有搭理王灿的话了,他实在是难以反驳。

    被王灿说怕了。

    刘邦看向旁的萧何,道:“丞相,王灿在城外骂战,我们怎么办?”

    萧何道:“陛下,只能置之不理。”

    “混账!”

    刘邦听到萧何的回答,气得大怒,拳狠狠锤在了城墙上。他实在是不甘,任由王灿这般指摘,心充斥着无尽怒火,可却没有发泄的地方。

    张良劝道:“陛下,王灿的目的,就是要让您愤怒,让你生气。如果,您因为王灿的番话,就气愤无比,那恰恰了王灿的计谋。”

    “倒也是如此!”

    刘邦点了点头。

    他虽然回答声,可仍是愤怒。

    萧何再度劝道:“陛下,现在任由王灿嚣张,等李唐的大军抵达后。我们夹击王灿,必定能击败他。到时候,再看王灿如何嚣张。”

    “好,那就等等。”

    刘邦郑重的点头。

    眼下的情况下,刘邦也是无可奈何。

    王灿策马立在城外,他见城楼上刘邦不吱声了,再度道:“刘邦,怎么不吱声了,你这样可是让人意外啊。个泼皮无赖,竟然不说话,竟然隐忍不言。刘邦啊刘邦,朕瞧不起你。你好歹,也是以平民变成帝王的第人,胆量这般小,气量这般笑,太让人失望了。”

    刘邦哼了声,他大袖拂,看向夏侯婴道:“夏侯婴,城楼上的事情,全权由你负责。朕去休息会儿,没有战事,就别来打扰朕。”

    “喏!”

    夏侯婴抱拳应下。

    此刻见刘邦离开,夏侯婴内心也是松了口气。

    刘邦离开,王灿的嘴就失去了作用,不可能再借助刘邦来打击士气。

    毕竟,没有人应和。

    王灿依旧在城楼外呐喊,却没有人响应王灿。好会儿后,王灿也不再说话了,而是策马回到军阵,他看向郭嘉,道:“奉孝,眼下的情况,我们如何破局?”

    郭嘉正色道:“陛下,臣仔细打量了成都的城墙。以眼下的情况,我们用炮火轰炸,顶多是轰炸番,炸死些汉军士兵。但要炸开城墙,恐怕是极为困难的事情。毕竟,成都城池坚固,单凭这点力量,还不足以炸开城门。”

    王灿说道:“如果强攻呢?”

    郭嘉道:“如果是强攻,恐怕至少要付出十倍于汉军士兵死亡的代价,才有可能夺下成都。毕竟,城墙高大,强攻不容易。”

    “撤,先扎营。”

    王灿听到后,果断的下令撤退。

    既然拿不下成都,那就暂时撤退,等待破城的机会。

    大军后撤十里,然后扎营。

    军营内,军大帐。

    王灿、郭嘉、韩信、单雄信、彭越、英布、穆桂英等人,尽数聚集在营帐。

    王灿目光扫过众人,沉声道:“成都的城池坚固,要强攻破开城池,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对于现在的情况,你们怎么看?”

    郭嘉正色道:“陛下,昔日臣在成都城内时,曾在城西胡家布置了条密道,能直接进出城。不过密道狭窄,如果要调动大军进入,恐怕不容易。但只要能从密道进入,城内出现支大军,我们就能够里应外合。”

    昔日,郭嘉送彭越的家人离开,便是从城西的胡家出城。

    如此才神不知鬼不觉,送走了彭越的家眷。

    王灿眼眸转动,思索番后,沉声道:“如今的情况,我们暂时也没有办法。通过地道前往,也是个办法。而且这个办法,是目前来说最有可能破城的。”

    韩信抱拳道:“陛下,就算是要从地道进入成都,但我们也必须吸引刘邦的注意力。否则,旦被刘邦发现了,后果不堪设想。”

    王灿点头道:“韩卿所言有礼,这样吧,你率领三千精兵到北门外,继续骂战,吸引刘邦和萧何等人的注意力。”

    “喏!”

    韩信直接应下。

    他领兵前往骂战,就可以大骂刘邦,发泄心的怨气。

    他如今对刘邦,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他期盼着早日能破城。

    王灿目光转,便落在了单雄信的身上,说道:“单雄信,你和郭嘉起,带着少数士兵前步入城,查看胡家是否稳妥。如果胡家没问题,便派人出来回信,然后准备派遣士兵入城。”

    “喏!”

    郭嘉和单雄信直接应下。

    此前,是两人在成都城内活动,如今两人先步进入城内行动,也是极为正常的。

    王灿的目光,又落在彭越身上,正色道:“彭卿,你负责调集军队。朕给你万五千精兵,你让士兵准备好,随时准备入城。”

    “喏!”

    彭越也是直接应下。

    能先步入城,然后从城内杀出,和王灿里应外合,乃是最容易立功的事情。

    彭越也是乐得领取。

    王灿把各项事情安排妥善后,便摆手让众人各自去忙碌。

    他坐在营帐,思索着下步的考虑。如果按照郭嘉的计划,能够先步发兵进入城内,那么攻打成都,就容易许多了。

    时间点点流逝,转眼便到了傍晚时分。

    残阳西下,冷风习习。

    王灿吃过晚饭后,便在营帐看书。

    “踏!踏!”

    阵急促的脚步声,自营帐外传来。

    名士兵走到营帐门口,禀报道:“陛下,有大唐方面的传来的消息。”

    “进来!”

    王灿吩咐声。

    士兵撩起营帐门帘,便快速的进入,他单膝跪地,双手合拢,手拿着封书信,道:“陛下,这是大唐方面传回的消息。”

    王灿接过了书信,便快速的阅览。

    他看完后,面色大变。

    书信上的内容,赫然是李世民派遣李靖、李勣发兵的消息。自李世民安排李孝恭、李元霸在蜀国搅风搅雨后,王灿就特别注意大唐方面的情报,责令王越调遣精兵强将打入襄阳去,打探大唐的动静。

    如今,果真打探到消息。

    这样的消息对王灿来说,早点得到,那么就能早些做出应对,不至于惊慌失措。

    知道了消息后,王灿就有了准备。

    王灿吩咐道:“来人!”

    名士兵进入,躬身揖了礼,便静候王灿的吩咐。

    王灿道:“召彭越来见。”

    “喏!”

    士兵得令,便立刻去通知。

    不会儿的功夫,彭越急匆匆来到营帐,抱拳向王灿行礼,恭恭敬敬的说道:“陛下召见,不知有何吩咐?”

    王灿说道:“郭嘉入城后,可有消息传回?”

    白天的时候,计划商定,郭嘉就带着单雄信行动,沿着密道潜入城内。

    彭越说道:“回禀陛下,郭军师暂时没有消息传回。按照郭军师的描述,就算是要传回消息,恐怕也需要再等个多时辰的时间。今夜凌晨之前,应当会有郭军师的消息。”

    “等不了了。”

    王灿皱起眉头,说道:“彭卿,你立刻带兵,沿着密道入城。然后,派兵攻打西门,以便于朕的大军攻入城内。”

    虽说,王灿的大军驻扎在城北,但王灿的目标并不是城南,而是城西。因为刘邦知道他的答应在城南外,而刘邦、张良、萧何等人,也都是在成都的南城楼上。

    要在南城里应外合,难度极大。

    毕竟,这里聚集了刘邦麾下最精锐的士兵。

    所以王灿在定下了计划后,便调遣了部分士兵潜伏到城西去,只要城门打开,军队就迅速杀入城内,夺取城西。

    只要王灿控制城西,大军能源源不断的进入,刘邦就不可能守住成都。

    彭越听完后,道:“陛下,原定的计划,是等郭军师传回消息后,再发兵进入。如今郭军师还没有消息传回,也不知道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现在发兵,合适吗?”

    “没时间了。”

    王灿沉声道:“朕刚得到李唐方面的消息,刘邦派遣了叔孙通前往求助。如今,李世民派遣李靖率军沿着水路,往成都杀来。不仅如此,李世民还派遣了李勣带兵去攻打巴郡。如今的局势,如果我们不能早日击溃刘邦,要拿下成都,就会非常的困难。”

    “嘶!”

    彭越也吸了口凉气。

    他眼眸,也是露出凝重神色,知道局势有些微妙了。

    现在必须抢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