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7章 舌战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刘邦虽然大怒,可他毕竟是国天子,很快就意识到王灿的伎俩,是故意要激怒他。

    饶是如此,刘邦依旧大怒。

    这无关乎是否意识到王灿的激将,即使刘邦清楚,可内心依旧是无比愤怒。

    刘邦深吸口气,压下澎湃的怒气,朝城外的王灿招了招手,便道:“王灿,你来啊。有本事,你就攻打成都,有本事你就单枪匹马杀进来。朕就在城楼上,看你如何破城。”

    他恼怒,但不至于失去分寸。

    他恼怒,但能理智应对。

    王灿听到刘邦的话,嘴角忽然露出抹笑容。

    刘邦这人有意思。

    你激将他,也没有用处。

    王灿却也不着急,因为要强攻成都,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算王灿有*,这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王灿说道:“刘邦,我曾听闻,你曾经面对项羽时,说如果项羽杀了你的老父亲,你要分杯羹。不知道,你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态呢?”

    刘邦嘴角轻轻抽搐。

    当初的事情,他也是无奈之举。

    他不可能为了老父亲,就不顾军的大局,就直接任由项羽拿捏。

    刘邦深吸口气,说道:“王灿,当时的情况,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办?”

    王灿笑了笑,说道:“刘邦,我不可能遇到这样的情况。就算是我遇到,我也不会说出你这样的话语,你怎么能说出这般无赖的话语呢?不想想,你个泼皮无赖,也只能说出这样的话了。”

    刘邦握紧了拳头,眼快喷火了。

    王灿处处揭他的伤疤。

    萧何站在旁,劝道:“陛下,不必再和王灿说话了。王灿上前来,就是故意和您对话,是故意要打击我们的士气。”

    张良也劝道:“陛下,没必要搭理他的。”

    “不!”

    刘邦摇头,说道:“我和王灿虚与委蛇,才能稳住他。多让王灿浪费点时间,就多争取点机会。我们都知道王灿武器的厉害,能延缓点王灿的进攻,或许就是存活下来的机会。我们,必须想尽切办法,拖延王灿的进攻。”

    如果不知道王灿的厉害,刘邦不会这么做。

    恰是知道,所以刘邦才忍住。

    “陛下圣明!”

    萧何闻言,也是大为感动。

    “陛下圣明!”

    张良拱手行礼,但神情却透着丝的无奈。如今的大汉,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

    刘邦哼了声说道:“王灿,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曾经,不过是个黄巾贼罢了。你霍乱百姓,四处扰民,你自己也光辉不到哪里。”

    王灿哈哈大笑起来,道:“刘邦啊刘邦,你真是孤陋寡闻。”

    “朕出身黄巾,这的确不假。”

    “但彼时大汉气数已尽,各地狼烟四起,官员贪污腐败,压榨百姓。无数的百姓,已经是活在水深火热之,民不聊生。”

    “大贤良师张角起事,不求其他,只求推翻暴政。”

    “只可惜,被官府镇压。”

    “我出身的黄巾,虽然是出自底层,但也是为了百姓,为了还天下个朗朗乾坤。我王灿至今,不曾欺压百姓,不曾骚扰妇孺,不曾偷鸡摸狗。”

    “你刘季,可都是做过的。”

    王灿眼神,尽是鄙夷神色,说道:“刘邦啊刘邦,你想指责我,那真是找错了人。在我这里,你讨不到半点好处。”

    顿了顿,王灿继续道:“倒是你曾经在逃跑时,抛妻弃子,将子嗣推下车辕,只求能逃得快点。你当时,是怎么样的种心态呢?都说虎毒不食子,你简直是禽兽不如,连禽兽都比你有良知。刘邦,你作为大汉的天子,真是让人蒙羞。你何德何能,霸占着天子之位。”

    刁钻话语,传入城楼上。

    刘邦手死死抓着女墙,已经是恨得咬牙切齿。

    王灿这厮太可恶了。

    刘邦的呼吸急促,好半响后,才平复了情绪,彻底恢复了过来。他朗声说道:“王灿,你休要血口喷人,那是马车的速度过于迅速,才导致人跌落下马。”

    此话出,萧何神情僵住。

    这怎么回答的?

    怎么能说是马车的车速过快,导致人跌落马下呢?

    张良也是以手抚额,有些尴尬。

    这回答失水准了。

    两人相视望,却也清楚,刘邦在王灿的不断刺激下,已经是愤怒得失去了分寸。

    “啧!啧!”

    王灿嗤笑两声后,继续道:“刘邦,朕还想要再问你,你对自己的老父亲,对自己的妻儿如此的残忍。那么对待你的功臣,又是怎么样的心态呢?你当初杀韩信时,是什么样的心态?”

    提及韩信,刘邦大吼道:“韩信贼子,脑生反骨,该杀!”

    此话传出后,传到韩信耳。

    韩信此刻,也在军阵。

    他听到刘邦的话,策马就跑出,来到王灿的身边,他先是向王灿行礼,然后才看向城楼上,朗声说道:“刘邦啊刘邦,亏你说得出口,你真是丧尽天良。”

    刘邦见到韩信,也是大怒道:“韩信狗贼,别落在朕的手。只要是朕抓到了你,必定让你死无全尸,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韩信冷笑道:“凭你?刘邦,如今的你,不过是条狼狈逃窜的丧家犬。你当初用我时,对我委以重任。可天下平定,你便忌惮功臣,制造杀戮。刘邦,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刘邦不屑道:“韩信,当初是你背叛在先。朕杀你,乃是理所应当。”

    “哈哈哈……”

    韩信闻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笑声,尽是冷意。

    笑声,尽是失落。

    笑声,更有凄凉。

    他上世汲汲营营的为刘邦打江山,换来的是刘邦这样的句总结陈词。

    或许,他就是刘邦的棋子。

    有用的时候,拎出来用。

    没用,就该抹杀。

    王灿看着大笑的韩信,接过话说道:“萧何,韩信的下场,你看到了。你对刘邦虽然忠心耿耿,但刘邦对你,可不会讲什么念旧的。”

    “刘邦此人,只能共患难。”

    “他就是勾践般的人,无法同富贵,你们现在追随他,将来也得不到好处。”

    “你萧何,难道忘记上世迫得贪污自毁吗?”

    王灿说道:“你明明两袖清风,是个忠心耿耿的臣子。但却是必须自污名声,这样的刘邦,值得你追随吗?”

    萧何听,顿时急切说道:“王灿,你休要挑拨离间。我誓死追随陛下,此心不改。”

    他倒是不觉有什么。

    他就怕刘邦起疑心。

    王灿继续道:“张良,你有满腹的才华,你有腔的热血。你出身高贵,你为什么要效力于刘邦这样的痞子呢?当年你辅佐刘邦,功成后得到重用了吗?没有,还必须修道隐居,必须要闭门谢客,否则恐怕也是身死族灭的下场。你重活了,何必要再追随刘邦呢?明知故犯,这不是个智者该做的事情。”

    张良也清楚刘邦多疑,他立刻就说道:“王灿,休要聒噪。纵然你挑拨,但也动摇不了陛下对我的信任,也动摇不了我忠于陛下的决心。我这辈子,誓死追随陛下,生是大汉的人,死是大汉的鬼,此心不渝。”

    “说得好!”

    刘邦听到后,忍不住抚掌称赞。

    他双手倚靠着女墙,脸上神情颇为得意,朗声道:“王灿,你想要离间我们君臣的情谊,那是不可能的。你的小心之心,不肯能得逞的。”

    王灿说道:“我是否小人之心,天地可鉴,日月可知。我王灿,只是阐述个事实罢了。刘邦,你对待自己人都无比苛刻,更何况是对待麾下的臣子。”

    “你对于身边的人,不乱是父母妻儿,亦或是臣子下属,你都不曾真正以心换心的对待过。”

    “你对他们,都是利用。”

    “他们,都是你的棋子。”

    “只要是有利于你的,你就会笼络番。只要是不利于你的,你就会除掉。”

    “不论这个人是谁。”

    王灿说道:“你这样的人,最是无情。都说天子无情,你便是如此。你已经不是个人,你是个真正的孤家寡人。”

    刘邦心刚刚升起的得意,瞬间就烟消云散。

    他恨王灿这张嘴。

    恨不得,撕裂了王灿的嘴。

    刘邦还击道:“王灿,任由你舌灿生花,任由你不断的诡辩,也动摇不了我大汉分毫。我麾下的臣子,依旧会忠于我。我麾下的士兵,依旧会全力以赴的死守。”

    王灿摇摇头,道:“我为他们感到不值!他们效忠的,是冷血之人。明知道自己的付出,换来的只是无情对待,却还要效忠,实在是可怜可悲。”

    刘邦说道:“这不用你王灿置喙。”

    王灿道:“刘邦,我就问你句话,你身边还有真正的朋友吗?”

    刘邦顿时语塞。

    他早就没有朋友了。

    只是他当着所有士兵的面,却是不可能承认的,直接道:“王灿啊王灿,你也太小瞧朕了。萧何是朕的朋友,张良是朕的朋友,夏侯婴是朕的朋友,这大汉的官员,都是随朕起征战天下的朋友。”

    “荒谬!”

    王灿抓住机会,便再度反击道:“如果萧何是你的朋友,就不会贪污自污了;如果张良是你的朋友,就不会隐居修道了;如果夏侯婴是你的朋友,就不会得不到重用了。刘邦,你真是虚伪至极啊!”

    刷!

    刘邦面色大变。

    王灿刚才的句话,又挖了个坑,把他埋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