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6章 兵临成都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成都,皇城。

    刘邦已经先步回来,他能逃回来,心都无比庆幸。如果稍晚些,恐怕就得死在王灿的手,无法逃回来了。

    这回,多亏了夏侯婴。

    如果不是夏侯婴留下,后果不堪设想。

    大殿。

    刘邦和萧何、张良正在议事,说着接下来的局面,刘邦听完了如今成都及蜀郡的局面,喟然叹息声,说道:“局势不利,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今,只能死守了。只是不知道,夏侯婴能否顺利撤回来。”

    萧何道:“陛下放心,夏侯将军必定会安全归来。”

    刘邦问道:“为何?”

    萧何说道:“因为负责劫杀夏侯婴的人,极可能是韩信。既然是韩信,那么以韩信的秉性,不可能杀夏侯婴的,他会先报恩,绕过夏侯婴这回。”

    “对啊!”

    刘邦眼睛亮,顿时大喜。

    夏侯婴在,他麾下便多了员大将。

    如今韩信、彭越、英布、藏荼等人背叛,加之灌婴惨死,樊哙落入曹操之手,如今大汉的情况,已经是无将可用,能保存员大将,多刘邦的意义不言而喻。

    刘邦搓了搓手,说道:“希望夏侯婴能早日归来!”

    萧何话锋转,就继续道:“陛下,鉴于如今缺少良将,所以臣提拔了两人起来。人是霍去病,人是李广,此二人在攻打天水时,便露过面,很有经验。尤其这二人,不论是武艺,亦或是领军的能力,都是绰绰有余的。”

    刘邦大袖拂,便说道:“你安排了便是。”

    萧何道:“陛下圣明!”

    “报!”

    大殿外,有内侍声音传来。

    只见名内侍快速的进入,躬身向刘邦行礼,说道:“陛下,叔孙大人自大唐归来了。”

    “宣!”

    刘邦吩咐声。

    此刻刘邦的内心,也有丝的忐忑。

    李世民是否愿意发兵呢?

    如今大汉陷入危机,要真正能帮助刘邦的,唯有李世民,因为只有李唐和大汉接壤。虽说求助于背面的嬴政,或者是求助于其余各国,也能间接起到作用,但远水解不了近火。

    刘邦如今,急需帮助。

    否则,他刘邦就要落入王灿的手,要沦为王灿的阶下囚了。

    不多时,叔孙通迈着小碎步进入,他躬身向刘邦揖了礼,正色道:“陛下,臣出使大唐归来,特来向陛下复命。”

    刘邦蹭的站起身,连忙问道:“叔孙通,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叔孙通说道:“回禀陛下,李世民已经答应了发兵,且派遣李唐大将李靖统兵,自襄阳走水路直达成都。除此外,也会派遣大将李勣攻打巴郡。”

    “好,好,好!”

    刘邦连说了三个好字。

    此刻,刘邦终于能松口气了,单凭他自己的力量,他已经是自觉挡不住王灿。

    能有李世民相助,才能抱住国祚。

    萧何却是无比冷静,他略作思考,便开口问道:“叔孙公,李世民虽然答应了出兵。但是,他的条件是什么呢?”

    刘邦听,也连忙道:“对,对,李世民的条件是什么?”

    叔孙通回答道:“李世民的条件,是割让巴郡。鉴于巴郡已经落入藏荼手,我们已经无法掌控巴郡,所以臣答应了李世民的条件。”

    刘邦听,顿时皱起眉头。

    巴郡啊!

    这可是最重要的郡,丢失了巴郡,等于是丢失了个重镇。

    他心痛啊!

    刘邦抬头瞅叔孙通,想到叔孙通已经答应下来,又忍不住喟然叹息声。他实在是不甘心,但也清楚,如果不拿出点实际的条件,想要得到李世民的援助,那是不可能的。

    “罢了,罢了,能得到李世民的支持,也算不错了。至少,先抱住我大汉的国祚。等缓过来后,再考虑夺回巴郡的事情。”

    刘邦咬着牙回答。

    在他的内心,如今虽然丢失了巴郡,但只要挡住了王灿,随时都可以夺回巴郡。

    这就是他的认知和态度。

    叔孙通听到刘邦的话,也是松了口气,道:“陛下圣明!”

    萧何说道:“李靖走水路来,倒也是不错。希望,李靖的军队能早日抵达。依照如今的情况,恐怕再有两日,王灿的大军,就要兵临城下了。如果王灿的军队快些,时间会更短。”

    张良说道:“城内的布防,是极为关键的。眼下,必须尽快布防。”

    萧何道:“子房尽管放心,这切,我都已经安排妥当。成都的四方城墙,我都已经加固。不仅如此,我布置了诸多的投石车,以及其余防守的器械,以便于能够驻守。”

    张良点了点头,便不再说话。

    “报!”

    此时,又有内侍在大殿外高呼。

    刘邦道:“进来!”

    内侍进入后,躬身站立,禀报道:“陛下,夏侯婴将军回来了,他在殿外求见。”

    “宣!”

    刘邦吩咐声。

    此刻听到夏侯婴返回,他脸上登时露出了笑容。

    夏侯婴回来了!

    刘邦看向大殿门口,眼尽是期待神色,不会儿,就见夏侯婴身着甲胄,左手拿着头盔大步进入。他走到大殿的央,便单膝跪地,道:“臣夏侯婴,拜见陛下!”

    “夏侯,快起来!”

    刘邦吩咐声。

    “谢陛下!”

    夏侯婴道谢后,便站起身。

    刘邦虽然知道了夏侯婴返回的缘由,但也是问道:“夏侯,你是怎么逃回来的呢?”

    夏侯婴也不隐瞒,直接道:“臣撤退时,遇到了韩信埋伏。当时,韩信见是末将领兵,便任由末将离开。不过韩信说,他这是报答昔日的知遇之恩。以后再遇到,便是生死之敌。”

    “哼,韩信这狗贼。”

    刘邦咬牙道:“等朕击败了王灿,拿下了韩信后,定要让韩信生不如死。”

    在刘邦内心,已经无比愤恨韩信。

    他恨韩信背叛。

    他恨韩信帮助王灿。

    刘邦正色道:“既然夏侯回来了,夏侯,接下来成都城的防守,就交给你来负责。你全权统筹军队,尽快布防。只有你亲自和王灿交过手,知道王灿的厉害,务必要布置好防守。定不能让王灿杀入成都。”

    “臣遵命!”

    夏侯婴直接就应下。

    刘邦此刻见夏侯婴回来了,而李唐也发兵了,心总算是松了口气。

    他摆手道:“切都安排妥善,诸卿都下去吧。”

    “喏!”

    众人齐齐告退。

    萧何、张良、叔孙通、夏侯婴联袂走出大殿,四个人相视望,眼都有浓浓的忧虑。

    叔孙通没有亲历过前线的战事惨烈,他问道:“夏侯将军,王灿的军队,当真这么厉害吗?”

    夏侯婴神情无奈,道:“不是王灿的士兵厉害。王灿最厉害的是种武器,抛到人群会炸裂,这会造成极大的伤亡。”

    叔孙通挠了挠头,有些不解。

    他没有见过,便没有直观的认知。

    萧何见叔孙通不接话,他主动道:“诸位大人,如今的情况,大汉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必须共同携手,坚定意志,定能度过眼下的难关。”

    张良、叔孙通和夏侯婴,都是苦涩笑,没有接话。

    谁知道能挡住不呢?

    几人离开皇城,便各自忙碌去了。

    而时间点点的流逝,天半的时间,转瞬即逝。

    这日,抵近午时。

    王灿率领的大军,抵达了成都城外。王灿率军杀入成都境内,所过之处,已经没有人抵挡。就算是周勃的军队,也已经奉萧何的命令撤了回去。

    大汉所有的力量,都撤回了城内。

    所有都用来防守。

    王灿率领的大军抵达,便直接埋锅造饭,先行休整。

    等军士兵吃过午饭后,吃饱喝足,养足了精神,在下午抵近申时的时候,王灿才率领麾下的大军,到了成都的城池外。

    成都是大汉的都城,经过萧何不断的加固后,城墙固若金汤,就算是*扔在上面,也未必能炸开城池,根本就掀不起浪花。

    王灿策马立在阵前,下令道:“擂鼓!”

    “咚!咚!!”

    战鼓声,响彻云霄。

    那雄浑的声音,传入了城内,使得城内驻扎的士兵都听到了。

    战鼓声响彻了足足刻钟,王灿才让士兵停止擂响战鼓,然后策马上前,来到了成都的城楼外,他抬头往城楼上看去,朗声道:“朕王灿,乃是蜀国皇帝。今日朕带兵讨贼,刘邦狗贼何在,可敢回话?”

    刘邦此刻就在城楼上。

    在得到王灿率军抵近的消息后,刘邦就已经到了城楼上住下,以便于随时应变。

    再者,他是皇帝。

    连皇帝都在城楼上压阵,士兵才能全力以赴。

    这是刘邦的考虑。

    刘邦听到王灿的喊话,他立刻就站出来,双手撑在女墙上,目光死死盯着城外的王灿,眼充斥着恨意,他朗声道:“王灿狗贼,你竟敢带兵到成都来,是想死了吗?”

    王灿哈哈大笑,说道:“刘邦,朕就是活得不耐烦,是想死了。你,可有胆量出城来杀朕。你刘邦介泼皮无赖出身,也配占据天子大位。”

    刘邦气得大怒。

    他的出身,是自身的忌讳。

    对于自己泼皮无赖的出身,刘邦成为方霸主后,那都认为是桩美谈。

    王灿揭他的伤疤,这是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