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2章 预判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即使彭越快速的领兵追击,但还是没能追上刘邦,依旧让刘邦给逃走了。最终,彭越撤军回到王灿身边,躬身道:“陛下,臣没能追上刘邦,让刘邦和夏侯婴逃走,请陛下降罪。”

    王灿摆了摆手,道:“无妨,就算刘邦这遭逃走,也回不到成都的。刘邦现在撤退了,他还得面临韩信和郭嘉的伏击。”

    彭越道:“陛下圣明!”

    王灿吩咐道:“整顿士兵,然后挥军南下。刘邦撤走,沿途各地,不可能再有军队抵挡。我们的大军,可以直扑成都了。”

    “喏!”

    彭越得令,便立刻去安排。

    彭越的军队原地整军,而刘邦和夏侯婴逃脱后,也在整顿士兵。

    大军,在雒县边界驻扎。

    夏侯婴清点完士兵,脸上神情无比凝重,他走到刘邦的面前,正色道:“陛下,结果庆典出来了。我们的士兵,还有不到六千人。”

    “什么?”

    刘邦瞪大了眸子。

    眼,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他麾下的士兵,竟然只剩下不到六千人,损失也太大了。

    就算此前攻打雒县的县城,他麾下的士兵战死许多,但也还有足够的士兵。可这次遭到王灿的军队围攻,士兵损失得剩下不到六千人,损失太大了。

    刘邦沉声道:“夏侯,这战的损失也太大了。”

    夏侯婴也是无奈。

    他已经竭尽全力的抵挡,但挡不住,也不能怪他啊。

    张良站在旁,神情也颇有些狼狈,道:“陛下,我们在撤退的过程,有许多士兵逃散了。这些士兵虽然走掉,但还会回来的。这战的损失,也不至于这么大。”

    刘邦听,倒也是这个道理。

    张良正色道:“陛下,如今我们要考虑的,是怎么撤回成都。此前我们都认为,是韩信和彭越在雒县,可现在才发现,竟然是王灿和彭越,那么韩信呢?”

    刘邦道:“对啊,韩信呢?”

    说完后,刘邦就直愣愣的盯着张良,似乎张良知道似的。

    张良说道:“臣也不知道。”

    刘邦面颊抽了抽,哼了声,说道:“子房,你既然不知道,就别提韩信。”

    此刻的刘邦,心情很不好。

    大军兵败如山倒,他内心认为,就算是退回成都,在王灿的炮火攻击下,恐怕也未必能守住。不是刘邦不乐观,而是情况的确很危险。

    张良对刘邦的话,倒也不放在心上,他追随刘邦这么多年了,早就习惯了刘邦的秉性。

    张良说道:“陛下,臣认为韩信已经归顺了王灿。”

    刘邦说道:“朕也是这么考虑的,但理由呢?时至今日,也没有韩信的消息?雒县的韩信是王灿,意味着在广汉郡杀灌婴的人,那也是王灿。”

    “不,未必!”

    张良摇了摇头。

    刘邦问道:“为什么?”

    张良眼眸眯起,说道:“既然王灿到了益州境内,可以断定,王灿早早就到了大汉。但王灿开始就打着韩信的名头办事,臣认为不可能,因为树大招风,容易遭到官方围剿。”

    “所以,王灿不可能进入益州,就扮作是韩信的。”

    “换言之,王灿没有扮作韩信的打算。他扮作韩信,极可能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

    “当然,这是臣的推测。”

    张良侃侃而谈,继续道:“臣大胆推测,往极可能是先进入益州,然后提前找到了韩信,便说服了韩信归顺。”

    “有了韩信的归顺,才有王灿和韩信襄助英布。”

    “在灌婴的战报当,他开始是占据上风的,是掌握了主动权,能够击溃英布的。偏偏最后,灌婴战死在广汉郡。”

    “这里,便有韩信和王灿的插手。”

    张良的眼眸,闪烁着精光,继续道:“臣认为王灿、韩信和彭越汇合后,南下雒县。到了雒县这里,王灿才假扮是韩信,而真正的韩信,极可能被王灿派出去执行任务。”

    “韩信的用兵之法,在于大迂回包抄。”

    “他擅长绕到后方去行动,擅长大迂回战术,所以臣认为,韩信极可能已经潜伏到成都境内。甚至在我们南下返回成都的路上。”

    “旦我们沿着官道撤回,必定遭到韩信埋伏。”

    张良说道:“所以臣建议,不能这么撤回去。至少,陛下必须要悄然返回成都,避免遭到韩信的伏击。”

    刘邦听完后,仔细琢磨着。

    他行军打仗多年,不是无能之辈,也懂得用兵之法,喃喃道:“极可能是这样,韩信这厮,最擅长的就是迂回包抄了,我们千万不能计。”

    顿了顿,刘邦问道:“既如此,该怎么办呢?”

    夏侯婴接过话,便直接道:“陛下,您悄然返回,臣带兵按照原路撤退。”

    “不行!”

    刘邦摇头道:“夏侯,你这样做,会陷入困境的。”

    夏侯婴正色道:“唯有如此,才不会打草惊蛇。旦现在就化整为零,韩信找不到目标后,就可能变动计划。到时候,我们便摸不清楚韩信的意图,陛下也可能陷入危险。唯有如此,才能保证陛下的安全。”

    刘邦沉默番,便不再多言,说道:“那就这么办了。”

    夏侯婴道:“子房,要保护好陛下。”

    “好!”

    张良郑重的点头。

    夏侯婴再度道:“等天黑后,陛下再走。现在离开,容易被发现。”

    刘邦点头同意。

    军队休整个时辰后,便再度启程南下。抵近晚上,大军已经进入蜀郡境内,这时候,军队原地休整,而刘邦、张良等人吃过晚饭,就先步南下离开。

    刘邦的离开,带走了三百士兵。

    人数不多,都是精锐。

    夏侯婴个人坐镇军,他安排布置了防守,就在军大帐思考下步的走向。

    该怎么办?

    要怎么面对韩信。

    “呼!”

    营帐门帘卷起,却是季布走了进来。

    季布和夏侯婴之间,关系莫逆,他径自就坐下,神情有些慵懒,道:“将军,你这留下,独自面对韩信,可是极为危险哟。”

    夏侯婴笑道:“季布,你怕了?”

    “怕?”

    季布摇头道:“我这辈子,就不存在怕这种事儿。只是,我有些替你不值得。刘邦那老小子,每次遇到事情,他倒是溜得快,却让你留下来驻守,这不是让你垫背吗?”

    夏侯婴说道:“身为人臣,理当如此。”

    季布继续说道:“你啊,没救了。”

    夏侯婴笑了笑,说道:“我不仅是陛下的臣子,论及关系,更是陛下的好友。我和他,是起从沛县出来的。陛下陷入困境,我不可能不管。”

    季布啧啧两声,道:“刘邦真是走了狗屎运,竟然有你这样的忠臣。唉,你就是太死脑筋了。你看人韩信,看看人彭越、英布,活得滋润潇洒。”

    夏侯婴正色道:“人各有志!”

    季布听完后,神情肃然,正色道:“罢了,不和你打趣了。说正经的,我们这遭南下,必定会遇到韩信的进攻,你要怎么抵挡?”

    夏侯婴说道:“我琢磨后,觉得这战,就不抵挡,也不去考虑其他,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南下。等遇到了韩信,亮出我夏侯婴的旗号。”

    “啊!”

    季布很是惊讶,他说道:“你这是,嫌活得不耐烦了?”

    “不对!不对!”

    季布摇头,说道:“你夏侯婴统军,从没有吃亏的事儿。说说,你到底怎么考虑的?”

    对于夏侯婴不做安排,他是不相信的。

    毕竟是面对的韩信。

    夏侯婴笑了笑,说道:“我是真不打算做任何安排,就这么去面对韩信。”

    季布道:“不可能!”

    夏侯婴解释道:“其实不作安排,便是做了安排。你忘记了,我和韩信之间,可是有定渊源的。在某种程度上,我是他的恩主,曾把他举荐他给萧何。”

    季布啧啧两声,道:“如果不是你举荐,韩信最终会死在吕雉手?说不定,韩信还会怪罪于你的。”

    “不可能!”

    夏侯婴说道:“码归码,单单就举荐他的事情,我有恩于韩信。恰巧,韩信这个人,虽然他和陛下有仇,但他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我带兵南下,他遇到我后,不可能为难我的。事实上,这也是我单独留下的底气。”

    季布说道:“但愿你不会料错,旦料错,你的这点残兵败将,可挡不住韩信的精兵。”

    夏侯婴神情自信,道:“放心吧。”

    季布话锋转,继续道:“将军啊,说句实话,如今巴郡落陷,广汉郡落陷,恐怕汉也很快会落陷的。大汉,还有未来吗?你追随刘邦,还有前途吗?”

    夏侯婴闻言,惨然笑。

    要说前途,要说未来,如今的大汉的确艰难。

    可是,他在其位谋其政,只要在这个位置上,他就绝不会撒手。

    刘邦不曾对不起他。

    所以,纵然大汉陷入困境,他也不会背弃刘邦。

    夏侯婴摆了摆手,说道:“季布,倒是你,真没有必要随我起赴死。我是打定主意,吊死在大汉这棵树上。你不同,你并不愿意追随陛下,也不是陛下的臣子。你可以离开的。”

    季布面色肃然,大声说道:“将军,你把我季布,看作是什么人了?只要你在日,我便追随你日。”

    夏侯婴轻笑,不再多言。

    这就是季布。

    他有他的追求,季布也有季布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