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1章 击溃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刘邦表情肃然,坚定说道:“王灿,你把韩信隐藏起来,怕是要施展什么阴谋诡计吧。你说你假扮韩信,朕绝不相信。”

    王灿闻言,却是笑了起来。

    刘邦这人挺有意思的。

    他直说是他假扮了韩信,可刘邦就是不相信。

    不过刘邦的猜测也没错,韩信的确存在。

    王灿却是没心思和刘邦瞎掰扯,他沉声道:“刘邦,广汉郡、巴郡都已经归顺朕,如今你刘邦,已经是日薄西山。现在朕大军杀来,你投降归顺,朕许你个汉公的爵位。如果要再负隅顽抗,便杀无赦。”

    刘邦冷冷道:“朕宁死,也决不投降。王灿,你想要击溃朕,绝不可能。我大汉的精锐,不是你能轻易折辱的。”

    王灿道:“那就走着瞧了。”

    刘邦道:“朕拭目以待!”

    王灿也不再多言,他退回军阵,看向了旁的彭越,道:“彭卿,接下来的战事,交给你来指挥。”

    “喏!”

    彭越直接就应下。

    他策马上前,扫过了刘邦的营寨,看向刘邦时,眼多了抹冷意。

    他对刘邦,早就失望了。

    心,更恨刘邦背信弃义。

    上世,他帮助刘邦平定天下,立下了赫赫功勋,但最终换来的却是死。

    这是他最为愤怒的。

    彭越朗声道:“投石车,上前!”

    随着彭越的命令下达后,架架投石车,轱辘轱辘的快速上前,摆放在军营百五十步外。这距离,是弓箭手无法达到的,但投石车能达到。

    随着投石车的就位,彭越又调动士兵,再度让士兵准备*。

    批批的*,全部装调好。

    在*装填的时候,汉军的军营内,刘邦神情也是紧张起来,他此前见识到了蜀郡火器的威力,如今再见到,心已经很是紧张。

    能否挡住王灿的攻击,就看这回。

    只要挡住了火器的攻击,那么这战,就有了希望。

    旦挡不住,后果不堪设想。

    刘邦看向旁的夏侯婴,正色道:“夏侯,务必要当心了。”

    “陛下且后退!”

    夏侯婴眼神锐利,已经做好了准备。

    他是不能撤退的,但却让刘邦先步后退,毕竟火器落在地上,便会爆炸,旦波及到刘邦,让刘邦受伤,后果不堪设想。

    刘邦也不坚持,老老实实的退到后方去。

    夏侯婴道:“盾牌兵,列阵!”

    随着夏侯婴声令下,他身后有盾牌兵三三两两列阵。这些盾牌兵手的盾牌,那都是极为厚实的,能抵挡定的冲击力。

    夏侯婴这遭,便是要借助盾牌,来抵挡*。

    这是他思虑出来的无奈之法。

    他没有其他办法,只能这么办。

    彭越看到了汉军营地内,出现了盾牌兵,却是不以为意,下令道:“点火,开炮。”

    声令下,个个投石车兵点燃了*的引火线。

    “嗞!嗞!!”

    火线燃烧的时候,投石车已经转动起来,将*抛飞了出去。只见*在空划过道弧线,就往军营落下。

    个个*落下时,却见营地内的士兵动了。

    个个盾牌兵,他们组成个盾牌阵,以盾牌撑在头顶,然后所有人径直来到*落下的位置,半蹲在地上,双手上撑,硬抗落下的*。

    当*撞击在盾牌上,随即便炸裂。

    “轰!轰!!”

    爆炸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在*爆炸的瞬间,沛然磅礴的力量,自*爆炸的地点爆发出来,冲击在盾牌上。

    “啊!”

    凄厉的惨叫声,不断响起。

    个个撑着盾牌的士兵,手臂折断,且那炽热的热量,登时就灼伤了士兵的手臂。面面盾牌跌落在地上,个个士兵倒地惨叫。

    夏侯婴本是要借助士兵抵挡*,可是在这波*的攻击下,所有抵挡的盾牌兵,尽皆重伤,都没有挡住*的进攻。

    刷!

    夏侯婴面色大变。

    他原本的打算,是寄希望于士兵,希望士兵能挡住*进攻。

    终究,失败了。

    夏侯婴脸上神情冷峻,很是凝重。

    他招手,便让所有士兵退下,不再抵挡射来的*。只是在*射击的时候,彭越已经下达了进攻的命令,个个士兵,快速的往汉军大营奔去。

    在*的压制下,夏侯婴的弓箭手完全没有发挥的余地,无法阻拦靠近的蜀军。

    当蜀郡杀到营地门口,然后进入营地内,*齐齐停下。

    在这个时候,大军杀入营地内,如果再投放*,便等于是伤人伤己,连自己人也得起屠戮。所以*停下,接下来的进攻,便是军士兵的搏杀。

    军队杀入汉军营地内,夏侯婴调集士兵抵挡。

    “杀!”

    喊杀声,不断的响起。

    蜀军士兵,不断的往营地内冲阵。

    蜀军士气高昂,反观刘邦方的士兵,即使彭越调度得当,但这些士兵在得知巴郡落陷,在得知藏荼反叛的时候,已经是大受影响。

    所以两军交锋,汉军士兵便出现了溃败。

    军士兵,完全挡不住。

    夏侯婴看到这幕,也是瞪大眼睛,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转而快速来到刘邦的身边,说道:“陛下,挡不住了。我们的军队,无法抵挡王灿的进攻,撤退吧。”

    刘邦握紧拳头,很是不甘。

    撤退?

    就这么放弃,就这么退回成都?

    如今连区区个小辈王灿,竟然都能够折辱他,令刘邦的内心,充斥着无尽的愤怒。

    可是,刘邦也无可奈何。

    王灿的军队,士气高昂,战斗力强,而他的军队,士气低落,缺少了战斗力。不仅是被巴郡的消息动摇了军心,更是被*吓得肝胆俱裂。

    根本就挡不住。

    “退吧!”

    刘邦也是无奈,同意了夏侯婴的请求。

    他在这个时候,忽然想到了个可能,以王灿的实力,明明可以强攻他,却直被动防守,恐怕不是不能进攻,而是在等巴郡的消息。

    他就是等巴郡落陷,便趁着他军心不稳,然后鼓作气击溃他的军队。

    “好个狡诈的王灿。”

    刘邦的内心,暗暗腹诽声。

    但他也清楚自己的实力弱了很多,不仅是武器上的差距,更是军士兵军心上的差距。

    刘邦也不再逗留,当即就退回营地内,径直往军大帐去,准备先步撤退。

    夏侯婴虽然得到了可以撤军的命令,但他没有立刻撤退,因为在这时候撤退,便会遭到掩杀,军队会兵败如山倒,必须是有序的撤退。

    夏侯婴传令给了英布,让英布带着大部队先撤退,而夏侯婴自己,则是带着士兵亲自坐镇,暂时抵挡着蜀军的进攻。

    这是无奈之举。

    夏侯婴是主将,他留下来抵挡,军心就在。

    如果他不留下,军心立刻就会崩溃,也不会再有士兵抵挡。

    “挡住,给我挡住!”

    夏侯婴不断的来回奔跑,调集了盾牌兵和长枪兵,组成了防守的阵型,意图拖延时间,阻拦蜀军的攻势。

    只是随着部分士兵的撤退,夏侯婴留下来抵挡,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波波的攻击,宛如潮水般,越发的汹涌,犹如惊涛骇浪。

    攻势,越来越强了。

    夏侯婴看在眼,他却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抵挡。

    王灿盯着营地内的切,看到营地内阵营发生变化,他敏锐的察觉到,刘邦的大军可能在转移,只是大营横亘,堵住了道路,即使王灿看到了刘邦转移,也无法飞过去追击。

    必须先击败夏侯婴。

    只要夏侯婴还在营地内,就无法追击刘邦。

    王灿眼眸转动,看向不远处的彭越,沉声道:“彭越,刘邦开始撤军了。夏侯婴虽然还在抵挡,但兵力不多。不必再拖延时间,全军出击,鼓作气,碾压掉夏侯婴的防守阵型,强势进攻。”

    “喏!”

    彭越得令,当即下令道:“传令,全军进攻。”

    “咚!咚!!”

    战鼓声,忽然响彻起来。

    轰隆隆的战鼓声,韵律急促,却是富有冲击力,让人不自觉的热血沸腾起来。

    在这战鼓声响起后,彭越麾下的所有士兵,都开始发起了进攻。

    这是大规模的冲杀。

    密密麻麻的士兵,宛如滔滔浪潮,便朝着军营内汹涌而去。即使夏侯婴布置了各种防御的工事,即使夏侯婴做了无数精密的安排,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都无济于事。

    大军败得太快了。

    夏侯婴看到浩瀚的蜀军涌入进来,脸上也浮现出抹无奈神情,道:“撤退!”

    他不再坚守了。

    蜀军发起了最强的进攻,这时候再继续留下,旦被无数的蜀军包围,即使他武艺高强,也难以脱身,所以夏侯婴果断的撤离战场。

    在夏侯婴撤退后,麾下的士兵也不再抵抗,快速的退走,任由蜀军士兵进入营地内。

    双方追逃,落在后面的汉军士兵,纷纷被杀。

    不过夏侯婴撤退的速度极快,即使王灿、彭越领兵追击,但也没有追上,双方竟然拉开了定的距离。

    “追,不能放过刘邦。”

    彭越大声下令。

    他和韩信样,都是要拿下刘邦,要当着刘邦的面,质问刘邦,为什么要做出狡兔死走狗烹的事情,为什么要屠戮他们?

    彭越目光转动,四处搜寻刘邦的王旗。

    他想确定刘邦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