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0章 显露身份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雒县,城楼上。

    王灿休息的房间,彭越迈步进入,抱拳道:“陛下,士兵传回消息,已经把所有的弓箭,投入到刘邦的大营,消息已经传开了。”

    “好!”

    王灿眼,尽是笑容。

    只要消息在刘邦的军营内传开,这就意味着,刘邦的军心会发生动荡。

    这恰是王灿需要的。

    彭越询问道:“陛下,我们何时发起进攻呢?”

    王灿眼眸眯起,沉声道:“今天以弓箭传递消息,扰乱刘邦的军心。等消息发酵后,明日早,我们便率军出城,直扑刘邦的大营。我们直防守,不是实力不足,而是不愿意浪费不必要的兵力去强攻。”

    彭越道:“陛下圣明!”

    王灿摆手道:“去安排吧!”

    “喏!”

    彭越拱手应下。

    在彭越离开之后,王灿心情颇为高兴,挥毫泼墨写了副字,欣赏番后,便把这幅字画毁掉了。他没有留下字画的习惯,不过是些兴趣罢了。

    抵近午时分,却是穆桂英急匆匆来了。

    如今在雒县城内,穆桂英直是训练士兵,少有时间和王灿来往。虽说天气寒冷,穆桂英穿得多,但依旧尽显她的身姿曼妙。

    “陛下!”

    穆桂英站定后,抱拳行礼。

    王灿笑道:“穆姑娘来找我,不知道有什么事情?”

    穆桂英说道:“我听军的士兵说,陛下安排了士兵,去刘邦的大营外,宣传藏荼夺取巴郡,然后举兵归顺的事情。”

    “是!”

    王灿直接回答。

    这样的事情,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

    穆桂英继续道:“既是如此,恐怕陛下不久后,就要带兵攻打刘邦了,对吗?”

    王灿眉头扬,道:“为什么?”

    他没有想到,穆桂英竟然能推断出来,这能在历史上留下笔的女子,果真是不简单。不仅是胸大,脑子也足够厉害。

    穆桂英哼了声,道:“考验我,是吗?你既然夺取了巴郡,如今占据了广汉郡,实力已经不弱。再加上韩信和郭嘉在蜀郡内策应,鼓作气击败刘邦,就能杀入蜀郡了。这战,已经没有多少悬念。尤其扰乱了刘邦的军心,你已经可以强攻刘邦了。”

    “聪明!”

    王灿笑了起来,说道:“不愧是穆姑娘,有见识,有见地。”

    穆桂英哼了声,便说道:“句话,我要上前线杀敌。明日的厮杀,我要带兵上战场。”

    王灿道:“没有回旋余地吗?”

    穆桂英剜了王灿眼,便说道:“你不让我上战场,那么,我就离开雒县,去李唐,或者是去成都投奔另外的人。”

    “行,行,让你上战场。”

    王灿啧啧两声,说道:“你上了战场,可要当心,切莫大意。”

    穆桂英道:“多谢关心,我知道了。”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

    王灿望着穆桂英离去的背影,脸上也露出抹笑意。这穆桂英,还真是个特立独行的女子,听让人钦佩的,个能和大头兵吃苦的女子,不提其他,这份吃亏的精神就值得人赞扬。

    穆桂英离开后,王灿又继续看书。

    不久后,便又有名哨探进入,恭敬行礼,抱拳道:“陛下,郭军师来信。”

    “递上来!”

    王灿听到后,精神振。

    郭嘉和王灿在汉别后,就直在蜀郡,潜伏在成都附近。大多数时候,郭嘉都少有来书信,毕竟蜀郡的局势拓展不容易。

    蜀郡不似巴郡,巴郡是天高皇帝远,距离成都遥远,刘邦不容易直接遥控,尤其巴郡地广人稀,曹操也容易施展手段。

    郭嘉在蜀郡不容易。

    尤其在成都,更是不容易。

    毕竟,成都是天子脚下,是刘邦最重视的地方。要在这样的地方,能够有所突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王灿拆开书信,快速浏览。

    看完后,王灿的脸上,露出抹惊喜神情。

    根据郭嘉的来信,他已经和韩信接洽上,双方都在蜀郡扎根,而且在成都附近,已经凝聚力股不弱的力量。

    郭嘉来信的目的,便是催促王灿强攻刘邦,让刘邦趁着藏荼夺取巴郡的机会,鼓作气,便击溃刘邦,让刘邦溃退。

    而郭嘉和韩信率领的士兵,就在刘邦撤回成都的半路上埋伏着。

    只要刘邦撤回去,韩信就会伏击刘邦。

    到时候,韩信和王灿起夹击,刘邦更要兵败如山倒。

    韩信是到蜀郡搞事情的,但如今蜀郡查得很严格,尤其是周勃坐镇蜀郡,设立了诸多的岗哨,使得韩信也难以施展,所以才和郭嘉定下了计策。

    王灿立刻就撰写了封书信,让士兵立刻送回去,转交到郭嘉手。

    回信,王灿说了进攻刘邦的时间。

    这消息确定,那么郭嘉和韩信,就可以推测刘邦撤退的时间,以早做打算。

    安排好后,王灿便出房间溜达。

    时间流逝,转眼便到了翌日清晨。

    这日,虽说天气寒冷,但罕见的出了太阳,有朝阳横挂在天上,虽然是初冬时节,但天气依旧是惠风和畅,很是暖和,倒也不觉得寒冷。

    “咚!咚!!”

    战鼓声,在城楼上响起。

    这是击鼓举兵的声音。

    王灿麾下的大军,快速的集合,全都在城内列阵。

    此刻军的个个士兵,脸上神情都很是激动,眼都昂然的战意。这些士兵许多是彭越麾下的精兵,有许多是韩信麾下的士兵,经过整编后混合在起,但无例外,都是精锐。

    此番刘邦来进攻,直是防守。

    军士兵也憋屈。

    如今要出战,个个都迫不及待,已经是跃跃欲试的准备战。

    王灿顶盔掼甲,腰悬佩剑,立在了军阵的最前方。他扫过了军的主将,彭越、英布、罗成和穆桂英都在,这是全军出击。

    王灿这遭去攻打刘邦,只留下千士兵镇守。

    他是下了死命令的。

    只要不是他本人回来,就绝不开城门,任何情况下,都不准开。

    这是为了防止诈城。

    王灿深吸口气,便挥手下令道:“出兵!”

    “轰隆隆!!”

    城楼的大门打开,麾下的士兵快速出城。

    王灿、彭越在军位置,随着军队起浩浩荡荡的出城。大军出动,不久后,消息便被刘邦安排的哨探发笑,这消息,直接就先步传回刘邦的军营。

    刘邦得了消息,吓了大跳。

    这彭越直不出战,如今忽然就杀出来,实在出乎意料。

    刘邦当即就召夏侯婴来见,说了大军来袭的事情,说道:“夏侯婴,韩信和彭越的大军来了。这战,你能守住吗?”

    夏侯婴道:“陛下,臣自当全力以赴。”

    他也不敢拍胸脯保证。

    如果没有见到蜀国的武器之前,夏侯婴可以拍着胸脯保证,他定能守住军营。可见识到了蜀国武器的厉害,他真没有半点的底气,毕竟那些武器太过厉害。

    刘邦也听出夏侯婴的弦外之音,说道:“夏侯,此战务必要守住。巴郡的消息刚刚传回,军心动荡。如果我们挡不住进攻,后果将不堪设想。只要我们挡住了韩信和彭越,把他们抵挡在雒县线,那么大汉就是安全的。”

    夏侯婴郑重道:“陛下,臣全力以赴。”

    “下去吧!”

    刘邦摆了摆手。

    夏侯婴退下后,刘邦也穿上了甲胄,腰悬佩剑,头戴金盔,郑重打扮。他站起身,就走出了军大帐,来到军营。

    这时候,夏侯婴正不断的调集士兵镇守。

    时间点点的流逝。

    当不远处,传来了战鼓声,刘邦抬头眺望过去,便看到远处蠕动的条地平线。

    这条线,不断的靠近。

    约莫小半刻钟后,王灿率领的大军,已经到了营地外。

    军队列阵,战鼓声整齐停下。

    这刻,周遭寂静无声。

    这刻,所有目光,都汇聚在两军之。

    刘邦身着甲胄,策马上前,他来到营地门口,朗声道:“韩信小儿,出来见?”

    他眼尽是仇恨。

    他恨韩信背叛,更恨彭越背叛。

    王灿深吸了口气,他径直就策马上前,只是他走出来,彭越提醒道:“陛下,如今这距离不足十步。你上前,就被会认出来的。”

    “无妨,没有必要遮掩了。”

    王灿嘴角噙着笑容,他笑吟吟道:“我倒是期待,刘邦见到朕后,会是什么情况?”

    彭越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

    王灿策马上前,他来到军阵前方十步外,朗声道:“刘邦,韩信在此,见到昔日的老朋友,惊喜吗?意外吗?”

    刘邦瞪大了眼睛。

    这是韩信?

    他娘的,他又不是没见过韩信,就算韩信化成灰,他也认得韩信。

    “你不是韩信!”

    刘邦冷着脸,大声道:“你是谁?”

    “哈哈哈……”

    王灿听到刘邦的话,忽然大笑了起来,说道:“刘邦,都说王不能见王。这战,你必定死在朕的手。”

    刘邦心思动,便询问道:“你是王灿?”

    他能猜到的人,只有王灿。

    王灿道:“聪明!”

    刘邦听完后,张脸彻底冷了下来,他没有想到出来的人竟是王灿,而不是韩信。

    此前出现的韩信呢?

    刘邦大声道:“王灿,韩信呢?让他出来,朕要看看他。”

    王灿道:“朕便是韩信,韩信就是朕。”

    “不可能!”

    刘邦直接否定,他相信韩信定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