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9章 巴郡易帜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翌日,清晨。

    曹操带兵自军营出发,直奔江州县而去。如今曹操押解着樊哙和郦食其,可谓是占尽了优势,根本不惧江州县的防守。

    当曹操的军队抵达,摆开阵势,又把樊哙和郦食其拉出来,江州县的驻军直接开城投降,根本就没有做任何的抵抗。

    大军进驻,快速接管各方关卡。

    江州县,便落入曹操手。

    以曹操的手段,他拿下了江州县后,以雷霆之势,派遣士兵横扫江州县周边的各县,快速把巴郡的各县掌控在手。

    曹操掌控了巴郡,调整了各县的县令。

    这些县令,全都是曹操新进提拔的,都是既得利益者。他们背叛了刘邦,投向曹操,才得以有现在的利益,所以只能跟在曹操边。

    这是曹操能掌控各县的缘故。

    控制了巴郡,曹操当即以藏荼的名义,宣布燕王藏荼,举兵归顺蜀国,同时也宣布了生擒樊哙和郦食其的消息,并且也宣布了巴郡归顺蜀国的消息。

    巴郡是益州最大的个郡。

    这是极为重要的要地。

    当巴郡被藏荼占领,且举兵归顺的消息传出后,举国哗然。

    成都方面,朝廷震荡不休,人心惶惶,纵然是萧何不断的稳定局势,也架不住消息传得满天飞,无数的朝臣开始议论纷纷,各自寻求出路。

    谁都知道刘邦不行了。

    在蜀国的攻势下,刘邦扛不住了。

    相比于朝内的动荡,在前线和王灿军队对峙的刘邦,得到樊哙和郦食其兵败的消息,直接气得昏厥在地上。

    有多大的期望,就有多达的失望。

    刘邦无法攻克雒县,有无法杀入雒县城内,他又不愿意撤退,就只能寄希望于樊哙和郦食其,希望樊哙早些平定巴郡的乱局,然后来支持他。

    偏偏,这竟然失败了。

    不仅如此,整个巴郡都落入了藏荼的手。

    刘邦从昏厥醒过来后,他睁开眼,便看到了夏侯婴、张良等人,这些人个个脸上都有着焦虑和担忧,毕竟刘邦是三军主帅。

    旦刘邦有个三长两短,切皆休。

    夏侯婴道:“主公,可好些了?”

    “没事儿了。”

    刘邦在士兵搀扶下,从床榻上坐起来,他看向夏侯婴和张良,沉声道:“夏侯、子房,如今樊哙和郦食其落入藏荼的手,而且藏荼据巴郡归顺蜀国,咱们大汉,陷入绝境了。尤其这消息旦在军传开,恐怕更是会影响军心。”

    夏侯婴道:“请陛下放心,臣没有把消息传出,也勒令少数知道消息的将领,让他们不准谈论巴郡的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

    刘邦接连点头,脸上尽是赞许神情。

    如今的情况,太不乐观了。

    “报!”

    忽然,营帐外有人禀报消息。

    这是季布的声音。

    夏侯婴道:“陛下,是季布求见。”

    刘邦道:“让他进来。”

    夏侯婴便去撩起营帐门帘,让季布进入。季布虽然在刘邦麾下,但他对于刘邦,并没有多少归属感,只是感激夏侯婴,直在夏侯婴身边罢了。

    季布站在夏侯婴的身边,压低声音道:“将军,韩信的士兵,忽然到了营地外,往营地*了阵弓箭。每支弓箭上,都帮着张纸条,上面有樊哙和郦食其被擒,藏荼据巴郡而归顺蜀国的消息。如今,军士兵都知道了。”

    刷!

    夏侯婴面色大变。

    就在刚才,他还在向刘邦保证,说已经告诫了军将领,不准将领传递消息。

    没想到,王灿都已经采取了行动。

    夏侯婴摆手让季布退下,便来到刘邦的床榻边,道:“陛下,大事不好了。”

    刘邦道:“发生了何事?”

    夏侯婴回答道:“巴郡的消息,已经在军传遍。就在刚才,韩信派人往营地*箭,投放书信,把消息传开了。”

    “该死!”

    刘邦咬牙道:“该死的‘韩信’,他够狠的。藏荼刚刚归顺,他竟然就知道了消息,还立刻散步消息。”

    夏侯婴说道:“很显然,‘韩信’早就和藏荼有了联系,说不定藏荼和韩信样,也是早就已经归顺了蜀国。只是如今,才把消息宣布出来。”

    “唉……”

    刘邦此刻,又叹息声。

    他脸上布满了愁容。

    巴郡丢失,他治下的疆土,便近乎丢失了半。即使还有牂柯郡、越嶲郡等边郡,是占地面积极广的,但这些都是崇山峻岭,是深山老林,根本就没有人烟,极少有百姓居住,这样的地方即使宽阔也没有任何用处。

    刘邦说道:“夏侯,务必要稳定军心,不能让军心动荡。”

    “臣明白!”

    夏侯婴郑重道:“请陛下放心,军队不会乱。”

    刘邦看向张良和夏侯婴,忽然说道:“如今韩信、藏荼、彭越等人,纷纷背叛,归顺了蜀国。你们,不会背叛朕的吧?”

    张良嘴角抽了抽,但立刻道:“自然不会,臣誓死追随陛下。”

    夏侯婴也道:“臣誓死追随陛下。”

    两人相视望,都从眼读取到了无奈,刘邦如今是被接连的背叛弄得疑神疑鬼,竟然怀疑他们了。他们本就是大汉的臣子,是不会背弃刘邦的。

    刘邦叹息道:“唉,也是如今局势如此,让朕忧心。”

    夏侯婴道:“请陛下放心,我们还能稳住局面。即使丢失了巴郡,但我们还有蜀郡、汉郡等地,还有足够的机会扭转局面。”

    刘邦道:“如何扭转局面?”

    夏侯婴顿时语塞。

    面对蜀郡的武器,以及蜀郡的精锐,他也是束手无策。在如今的情况下,夏侯婴能稳住局面,就已经是万幸,不再奢求能击败王灿。

    刘邦见夏侯婴无言以对,又看向了旁的张良,沉声道:“子房,你有什么建议?”

    张良说道:“陛下,巴郡丢失,局势已经万分危急。即使我们能守住,但如今的情况下,也必须要寻求外援了。”

    刘邦听,便皱起眉头,道:“你的意思是,还要向李唐求助,请李世民从襄阳发兵,然后北上攻打关洛阳,以威胁王灿,令韩信等人撤军吗?”

    “不!”

    张良摇头道:“如今,只能是请李世民调兵如益州。”

    刘邦道:“为什么?”

    张良深吸口气,说道:“陛下,如今的局势下,即使李世民去攻打洛阳,但也顶多是牵制王灿在洛阳方面的兵力,让王灿有些紧张而已。”

    “王灿在益州的兵力,不会撤走。”

    “尤其,韩信、彭越、藏荼等人接连起事,他们成了气候,王灿更不会降低对益州战事的支持,所以从襄阳方面北上洛阳,作用不大。”

    张良侃侃而谈,继续道:“最关键的是,如今光靠我们自己的兵力,要剿灭韩信、彭越等人,已经是非常困难。在这样的情况下,必须靠李世民的力量,来剿灭藏荼、韩信等人。”

    “陛下,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如今的局势下,再不做出决定,局势进步恶化,可能会更加的严重。”

    “请李世民入益州,虽然有定风险,但至少,能化解眼下的危机。”

    张良说道:“请陛下三思。”

    刘邦闻言,闭上了眼睛,脸上满是不甘心的神情。

    他是真不想向李世民求助。

    可现在,没办法了。

    刘邦闭目许久后,睁开了眼睛,说道:“好,朕答应了。子房,你立刻传书给萧何,让他调遣能言善辩的人,立刻赶赴襄阳,请李世民出兵。请李世民出兵的条件,尽量不要太苛刻。”

    “臣明白!”

    张良听,也是松了口气。

    只要刘邦请李世民入益州来,好歹有线机会。

    如果再拖延下去,局势会越来越糜烂,到了无法挽回的死后,就算是李世民入益州,也都没有办法了,至少现在还掌握着蜀郡,还有翻盘的机会。

    刘邦此刻,无比的心累。

    他就算是在上世,即便是参加鸿门宴时,也没有这样的疲惫。

    眼下的感觉,太糟糕了。

    刘邦摆了摆手,说道:“军之事,夏侯你和子房商量着办,朕乏了,要休息休息!”

    “臣告退!”

    夏侯婴和张良等人,联袂退出。

    他们离开营帐后,夏侯婴看向张良,郑重道:“子房先生,如果李世民愿意调兵进入益州。你认为,有几成的把握能击溃韩信、藏荼?”

    “不知道!”

    张良摇了摇头。

    夏侯婴说道:“你这都不清楚吗?”

    张良沉声道:“夏侯将军,藏荼以闪电般的速度,掌控了整个巴郡。你我都熟悉藏荼,他没有这样的能耐。即使如此,是谁在藏荼的背后,替藏荼出谋划策呢?”

    夏侯婴道:“不得而知。”

    张良耸了耸肩,说道:“既然不知道背后的人,我们连对手都不清楚,如何判定胜负的概率?如今的情况下,只能走步看步。”

    夏侯婴无奈笑,说道:“也是,只能走步看步。我甚至都担心,恐怕巴郡落陷的消息彻底发酵后,韩信和彭越不会再甘于寂寞,会发起强攻了。”

    张良说道:“这就靠你了,需要你布置营防,准备接下来的战斗。”

    夏侯婴点头,便转身告辞。

    如今,他要做的事情太多,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