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8章 生擒樊哙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此前曹操和藏荼合计,询问曹操伏击樊哙的计策,曹操便说了用*伏击的就好,也大致说了*的功效,藏荼并不怎么相信。

    毕竟,没亲眼见过。

    可这刻,亲眼见到了*的威力,见到诺达的营地,瞬间化作火海,见到具具尸体血肉横飞,藏荼是真的被吓到了。

    好半响,他才回过神。

    藏荼看向曹操,道:“孟德兄,蜀国有这等神器,要剿灭各国,岂不是易如反掌?”

    “难!”

    曹操摇头回答。

    藏荼问道:“为什么?”

    曹操解释道:“陛下曾说,出现在世间的李唐、赵宋等国,都有更为厉害的*,甚至是远程轰击的大炮,远比我们的武器更厉害。”

    “只是如今,他们恐怕还在制造。所以,我们想要用手的武器,统天下,那是不可能的。也就是刘邦的大汉,才没有这般武器,缺少了眼界。”

    “刘邦最大的错误,不是疏于对韩信、彭越等人的控制,而是他重生后,只知道北上攻打凉州,和陛下交战,忘记了派人打探天下的局势。”

    “如果刘邦早些派人到天下各地,摸清楚各国的情况,摸清楚各国的实力,以及军械武器等,便不会有今日的幕,樊哙也不会身陷火海。”

    曹操神情自信,说道:“刘邦以及他麾下的臣子,都不知道我们使用的武器。所以这战,樊哙必败。”

    藏荼感慨道:“孟德兄所言甚是!”

    顿了顿,藏荼说道:“也不知道,樊哙能否冲出来。”

    曹操道:“就看他个人的造化了。”

    两人的目光,都再度落在营地内,此刻营地内火光通天,时不时仍有爆炸传出,但大规模的爆炸已经结束,毕竟埋藏的*都引燃爆炸了。

    火海,开始有人群冲出。

    个个火人冲出后,就在地上不断的翻滚,想灭掉身上的火焰。

    紧跟着,忽然有队士兵,簇拥着人出来了。

    这行人,赫然是樊哙、郦食其两人的对位,在队亲兵的护卫下,樊哙和郦食其冲出来了,两人虽然眉毛胡须有些焦糊,但倒也没有受伤,可周边的士兵,个个全都身受重伤。

    他们刚想逃,但周围就有士兵围上来,直接拿下了樊哙和郦食其。

    曹操见抓住了樊哙,下令调集士兵拿着水到军营外,旦有士兵冲出来,便泼水救命,然后把俘虏压下去。

    如此往复,倒是有近六千人逃出来。

    其余人,都葬身火海。

    这战,樊哙麾下近两万士兵,有万多人葬身火海,而曹操方,近乎是不费兵卒。

    这等战事,可谓少有。

    曹操带着士兵,在附近重新扎营,然后安置了俘虏,才在军大帐提审樊哙和郦食其。

    樊哙的目光,落在了藏荼身上,见藏荼竟然不是坐在主位,而是坐在左侧首位,目光扫了眼正上方的曹操,问道:“你是谁?”

    曹操捋须笑,主动道:“介绍下,在下曹操,字孟德,乃是蜀国官员。”

    樊哙听到后,大骂道:“曹操,你好狠毒的心。竟然使用不知名的武器,焚烧了我足足万多士兵,让他们葬身火海。你屠戮如此之多,难道不怕深夜时分,有鬼魂索命吗?”

    “哈哈哈……”

    曹操闻言,朗声大笑起来。

    笑声,尽是不屑。

    樊哙问道:“曹操,你笑什么?”

    曹操回答道:“本官笑的是,你樊哙也是方将领,是有些能耐和见识的人,怎么会说出如此肤浅的话语。”

    “你樊哙领兵至今,杀的人少吗?恐怕没有千,也有百了。”

    “你怕鬼混索命吗?”

    “既然是战场厮杀,或是火攻,或是水攻,亦或是用其余办法。不管如何,只要是能够取胜,那我就会毫不犹豫的使用。”

    曹操眼神冷肃,道:“如果怕鬼魂索命,就别参军,就不要到战场上来。这毫无人性的战场上,是最不讲究人情和人性的,切只有杀!杀!杀!”

    樊哙面颊抽了抽,便不再说话。

    曹操的话有道理。

    战场上,哪有什么鬼魂可言?

    古往今来,不知道多少人死在了战场上,可曾见到哪个领兵的将军,会怕过鬼魂索命?

    郦食其目光盯着曹操,忽然想到了曹操的情况,说道:“曹操,你是王灿的心腹。曾经,你和王灿起逐鹿天下,最后被王灿击败,为王灿效力。你和王灿厮杀时,王灿曾杀你爱将,夺你疆土,难道你就这么甘愿,为王灿效力吗?”

    曹操忽然笑了起来,道:“郦食其,你很好,不愧是能舌灿生花的人。老夫倒是要听听,你还有什么高见?”

    郦食其道:“曹操,你追随王灿,也就是现在的官职,不可能再有更好的前途和未来。但如果,你和陛下联手,便可以颠覆蜀国,从而再度君临天下。”

    “哈哈哈……”

    曹操闻言,又再度大笑了起来。

    郦食其正色道:“纵然是你大笑,也掩盖不了你内心的凄凉。夜深人静之时,你难道,就不曾想念,曾经为你效命,却死在了战场上的臣子吗?”

    曹操大袖拂,不屑道:“郦食其,你这样的挑拨之言,太过拙劣了。你可知,老夫和陛下,相互为敌时,便互为知己。”

    “虽是敌人,但亦敌亦友。”

    “老夫归顺陛下后,陛下委以重任,不曾有半点猜忌。”

    “老夫和陛下,更历经患难生死。”

    “老夫和陛下的感情,不是你可以离间的。”

    曹操眼神锐利,颤声道:“就算是你提到曾经战死的人,也无济于事。因为老夫和陛下为敌时,便是各为其主,是各自有立场。双方厮杀,死伤在所难免,那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既然发生了,便已经发生,没什么好多说的。”

    郦食其骤起眉头,没想到曹操竟有这样的番话。

    他想着离间王灿和曹操,以达到脱身的目的,甚至是让曹操给王灿背后捅刀,可他终究低估了曹操和王灿的关系。

    两人不仅历经生死,更是知己好友。

    区区离间计,太拙劣了。

    曹操的目光扫过两人,沉声道:“如今你们已经败了,刘邦最终守不住蜀国的。你们,可愿意归顺陛下?”

    “愿意,我们愿意归顺。”

    樊哙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就回答。

    郦食其也道:“在下也愿意归顺蜀国,为蜀国皇帝陛下效力。”

    “哈,真是讽刺!”

    曹操听到后,却是摇头道:“就在刚才,你们还嘲讽老夫,甚至斥责老夫。如今老夫询问,你们就立刻投降。你们,当老夫是三岁小孩吗?以樊哙的哪点智商,恐怕是想不到假意归顺的。这情况,应该是郦食其建议的吧。”

    郦食其瞳孔缩,眼尽是忌惮神色。

    好厉害的曹操。

    他被抓捕后,就告诉了樊哙,让樊哙直接归顺,先保住性命,再寻求回到刘邦身边的办法。

    可现在,却被曹操识破了。

    樊哙见曹操识破了计划,他哼了声,大声道:“曹操,算你厉害,竟然看穿了我们的打算。哼,既然沦为阶下囚,你要杀便杀,要剐便剐,悉听尊便。想让我们投降,绝不可能。”

    郦食其听到樊哙的话,更是阵悲凉。

    樊哙这也太直接了。

    就算是曹操识破,他们也得再伪装番。

    可是,樊哙直接撕破了伪装,当即就说明了真是想法,这点余地都不留。

    曹操看着两人,叹息道:“你们两人,都是刘邦的铁杆心腹。如果我招降你们,你们宁死不降,我还不会怀疑。可你们直接投降,加上先前还大加斥责,现在突然改变,破绽太大。你们不愿意投降,那老夫成全你们,让你们成为大汉的先烈。”

    “来人!”

    曹操直接吩咐声。

    话音落下,就有士兵快速的进入营帐。

    曹操吩咐道:“把樊哙和郦食其带下去,枭首示众。”

    “且慢!”

    藏荼突然开口了。

    这刻,樊哙和郦食其脸上,也多了抹期待。

    虽说两人都视死如归,都做好了被杀的准备,但这般的情况下,如果能保住性命,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了。

    曹操微笑道:“臧将军,你有什么话要说?”

    藏荼说道:“以我个人的观点,留下樊哙和郦食其的性命,更有利于接下来的战事。我认为留下他们,有两点好处。”

    “第,可以用他们威胁刘邦,让刘邦进退两难。”

    “第二,对外宣传两人已经归顺蜀国,连刘邦最倚重的两个心腹,都已经归顺了。其余的大汉官员,就再没了死守的价值和意义,算是树立个典型。”

    藏荼说道:“这是我的考虑,请孟德兄三思。”

    曹操听完后,仔细的思索番,便点头道:“臧将军的建议不错,的确是可行。接下来,老夫便安排人,让人宣传樊哙和郦食其投降的消息。除此外,明日早,我们就前往江州县,彻底拿下巴郡的治所,结束这战。”

    藏荼正色道:“恭喜孟德兄,取得这战的胜利。”

    曹操轻笑道:“这战能够取胜,不仅是我的功劳,更是臧将军的功劳。如果没有臧将军的付出,便没有今日。这些,我自会向陛下阐述清楚的。”

    “那便多谢了。”

    藏荼微微笑,也很是欢喜。

    打了胜仗,心情自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