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6章 入瓮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冷冷寒夜,寒风呼啸。

    藏荼的军营,除了驻守士兵,以及少数巡逻的士兵外,其余士兵都早已休息。甚至在营地门口,望楼上的士兵都休息了。

    在营地远处,林。

    名哨探,正仔细打量着营地的布防。

    这是樊哙派出的探子。

    除了这名哨探外,在其余各个方向,都还有哨探仔细打量,就是要摸清楚藏荼营地的布防。哨探直盯着,足足过了近两刻钟的时间,见到了巡夜士兵离开,才转身离开。

    和他样的哨探,也是打量许久后就撤回。

    这些哨探,飞快赶回县城。

    回到城内后,所有的哨探,都快速进入军营,把收集到的消息,递到了郦食其的手。郦食其看完后,他便径直来到军大帐。

    如今天色早已黑尽了。

    樊哙却没有休息,他甚至是身着甲胄,随时准备好了出战。郦食其进入后,还没来得及说话,樊哙就连忙问道:“先生,情况如何?”

    郦食其道:“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樊哙蹭的站起身,道:“难道藏荼依旧是没有布置防守,营地的布置很简单。”

    “然也!”

    郦食其正色道:“卑职派遣了三十名哨探,团团转转的安排在藏荼营地附近,仔细观察藏荼营地的布置,发现是真的防守松懈。这样的情况下,我们鼓作气杀入,便足以击溃藏荼军队。”

    “好,好,好!”

    樊哙连说了三个好字,脸上尽是欢喜神情。

    他当即道:“先生,随我出战。”

    “喏!”

    郦食其应下,也不再犹豫。

    为了能帮到刘邦,他这时候也是不再采取防守,转守为攻。

    樊哙快速的调集军队,大军出动,浩浩荡荡的出城。随着城门嘎吱声打开,樊哙领兵杀出。这遭,他是倾尽兵力,把麾下的两万人全都带出来了。

    在樊哙麾下士兵出动时,城外隐蔽处,立刻有哨探发现。

    这些盯梢的哨探,都是曹操布置的。

    从曹操驻扎在江州县外,就布置了哨探,只是直以来,这些盯梢的哨探,晚上都悄然过去,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当樊哙的大军出动,暗的哨探,都是抄小路飞也似的赶回。

    曹操的哨探,先步赶回,便把消息告诉了曹操。

    曹操也不耽搁,当即就往藏荼的营帐去。

    虽说曹操说了樊哙可能出兵,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兵,所以藏荼该睡就睡,早早的,藏荼就已经睡下。曹操来到营帐外,让士兵通报后,片刻功夫,就见藏荼穿着甲胄出来,道:“孟德兄,可是有消息了?”

    曹操正色道:“刚得到消息,樊哙出兵了。”

    “好,好,终于来了。”

    藏荼眼,也是露出期待神色。

    他如果能拿下樊哙,也会立下大功。他不求能向上世那般封王,因为在当今的情况下,封王是不可能的,只求能够做个有实权的将军。

    藏荼说道:“孟德兄,既然樊哙来了,你便布置军队吧。”

    “好!”

    曹操也没有拒绝,当即接过了权利。

    他和藏荼起,召集了麾下军队集合,便快速做了布置。

    军士兵全都行动起来,但表面上,却没有任何的动作,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该巡逻的,依旧巡逻。

    表面上看,营地照旧。

    时间点点的流逝,抵近深夜凌晨,这时候,樊哙的军队,已经快抵达藏荼的营地。樊哙骑着匹白色的骏马,他策马快速赶路,但赶路的时候,忽然间,胯下的战马声嘶鸣,便往前栽倒在地上。

    樊哙重心稳不住,也是个趔趄栽倒在地上。

    “混账!”

    樊哙摔倒在地上,心不喜,他盯着胯下的战马,仔细打量,却发现自己胯下的战马,竟然前蹄崴了,马失前蹄摔倒在地上。

    “来人,给本将换匹战马。”

    樊哙大袖拂,吩咐声。

    士兵带走了白色骏马,重新换了匹新的战马。

    樊哙跨坐上去,嘴嘟囔道:“他娘的,都骑了五六年的老马,竟然马失前蹄,崴了脚,还真是倒霉。”

    郦食其跟在旁,看到这幕,心生出不妙的预感。

    他抬头望去。

    忽然,起风了!

    郦食其心有些不详的预感,但这个时候,他也找不出理由。毕竟,只是樊哙的战马摔倒在地上,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他也没有说话。

    军队,仍在继续前进。

    距离藏荼的军营,已经越来越近。

    当距离不足里路的时候,樊哙下了放缓速度前进的命令。之所以如此,是为了悄然摸过去,避免被发现。

    樊哙来到营地百步外,他放眼看去,只见营地门口的望楼上,士兵竟然已经睡着了,且营地门口,只有几个站岗士兵,营地内也空荡荡的,顿时喜上眉梢。

    机会来了!

    他灭掉藏荼的机会来了。

    这段时间,藏荼数次攻打江州县,他也面临着极大的压力。这压力不是源自于抵挡不住藏荼的进攻,而是源自于直防守的憋屈。

    “传令,全军冲刺。”

    “骑兵营,率先冲锋开路!”

    樊哙连下了两道命令,随着命令的下达,顷刻间,便响起了呜咽的号角声。在寂静的夜晚下,这号角声响起,就见樊哙麾下有三百骑兵率先冲出。

    这是樊哙麾下的为数不多的骑兵。

    他只有这点骑兵家当。

    这回,为了先突破藏荼的营地,他直接就命令骑兵冲阵。

    “哒!哒!!”

    马蹄声急促,快速的响彻战场。

    三百骑兵策马杀出,自黑暗,朝着闪烁着火光的军营冲去。而在这三百骑兵后面,樊哙已经是身先士卒,先步就冲出,他率领两万精兵发起了进攻。

    这回,要鼓作气取胜。

    “杀,随我斩杀藏荼。”

    “儿郎们,建功立业就在今日,斩杀藏荼。”

    “杀!”

    樊哙边快速的往前冲,边大声的呐喊。

    他麾下的两万精兵,也是嗷嗷叫着往前冲。樊哙是员猛将,他敢拼敢杀,正所谓兵熊熊个,将熊熊窝。樊哙悍不畏死,因为他的领导,麾下士兵也是桀骜凶悍。

    个个士兵,发起了冲锋。

    其势,如猛虎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