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5章 主动出击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郦食其正色道:“战报上说,蜀郡方面,周勃还在和敌人周旋,暂时没有什么进展,也没有什么大的损失。反倒是陛下所在的广汉郡,局势不容乐观。”

    “怎么了?”

    樊哙开口问道。

    郦食其回答道:“陛下所在的雒县,疑似韩信和彭越归顺了蜀国,得了蜀国的武器支持。所以,在眼下的情况下,陛下无法攻克雒县,被堵在了雒县无法前进分毫。”

    “混账!”

    樊哙咬牙道:“这该死的韩信,该死的彭越,枉费陛下的番心意,他们竟然敢背叛大汉,实在是可恶。”

    郦食其道:“陛下迟迟无法攻克雒县,后果不堪设想。”

    樊哙道:“先生,如果我们这里,早些剿灭藏荼,就可以早些驰援陛下。如今陛下和韩信、彭越,僵持于雒县。旦我们拿下了藏荼,就可以自巴郡背面,插入广汉郡北面,自北向南,袭击韩信和彭越后方。如此,就能夹击韩信、彭越,你意下如何?”

    郦食其道:“将军所言甚是!”

    樊哙道:“但眼下要做的,便是解决藏荼。先生,可有破敌之策?”

    郦食其思索番后,正色道:“此前,我们直是防守,不曾主动出击。在这样的情况下,藏荼的军队,极可能疏于防守,让我们有可趁之机。”

    “事实上,此前我就曾关注藏荼的营地。他军营的布置,很是松散,不怎么严谨。开始,我认为是圈套,可这段时间,我安排了人查探,直都是如此。”

    “可见,藏荼是有些大意了。”

    “不过,也得再查探番。”

    “在下建议,派遣哨探出城,再度打探藏荼军营的情况。如果藏荼真的疏于防守,将军便夜晚出兵袭击,战可定。”

    “按照原定计划,还是等大雪降临,亦或是大幅度降温后,再出兵更合适。但如今的情况下,陛下被阻拦,我们只能加快速度,采取主动出击的办法。”

    郦食其道:“但如果藏荼做了变动,军营布置森严无比,我们就不能袭击,只能采取原定的计划。切等打探到消息后,再做决定不迟。”

    樊哙道:“先生所言有理,你安排下。等晚上的时候,就派兵去打探。”

    “喏!”

    郦食其应下。

    ……

    江州县,城外十里。

    此处依山傍水,且地势开阔,是绝佳的驻扎之地。

    藏荼的军队,便驻扎在此。

    军大帐。

    藏荼端坐在主位上,正在处理军务。他如今麾下,有近两万精兵,全都是藏荼的心腹。藏荼四十出头,但整个人很年轻,眼看去,仿佛只有三十出头的年龄。

    这是他常年习武的缘故。

    如今天地大变,武者有内息产生,能延年益寿。

    忽然,营帐门帘撩起。

    个五短身材,面颊略显黝黑,但双目炯炯有神的年人,进入了营帐。

    此人不是别人,赫然是曹操。

    曹操如今,按年龄算都是五六十岁的人了,但他也修习武艺,除此外又服用药物,身体倒是愈发硬朗,头发也都恢复了乌黑,看上去只有四十出头。

    昔日,曹操和王灿分开后,就带着典韦进入巴郡。

    两人带着少许人马,很快也聚拢了批人。

    不过单单是曹操的那点兵力,难以快速的凝聚力量。恰巧,当时曹操得知藏荼在巴郡,便亲自面见藏荼,以三寸不烂之舌,劝降了藏荼,令藏荼归顺了蜀国。

    藏荼如今,暂时以将军自称。

    他已经放弃燕王的称号。

    毕竟,他归顺了蜀国,而蜀国不存在异姓王,他也只能如此。藏荼重生时,也不是没有争霸天下的心思,但天下诸侯林立,刘邦靠不住,而其余的诸侯太远,他自身实力也弱。

    最好的办法,只能是择主归顺。

    所以,藏荼归顺了。

    藏荼开始归顺后,倒也有些骄矜之气,毕竟他曾经是燕王。可随着韩信、英布、彭越等人的相继归顺,藏荼内心的那点骄傲全都抛到九霄云外。

    藏荼是名义上的指挥,而曹操则是暗地里的掌控者,指挥了场又场的战斗。开始,藏荼倒也是没觉得曹操如何,可见识了曹操的能耐后,才真正信服了曹操。

    切,都好好配合曹操。

    曹操进入后,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拱手道:“恭喜臧将军,贺喜臧将军!”

    藏荼搁下手的笔,道:“孟德兄,喜从何来?”

    曹操撩起衣袍坐下后,说道:“臧将军不久后,应当就能见到蜀国统整个益州了。陛下方面,有战报传来,说刘邦的谋士陈平,已经归顺陛下,且刘邦的大军,被阻拦在雒县城外,如今是进退不得。”

    “好!”

    藏荼闻言,也是忍不住鼓掌叫好。

    藏荼眼掠过抹精光,说道:“孟德兄,陛下方面,都已经到了雒县,已经和刘邦交手。不仅如此,还拿下了陈平。可咱们这方面,迟迟没有进展,拿不下江州县,就不算攻占了整个巴郡。我们,也得加速了啊。”

    曹操轻笑道:“我们拿下江州县的时间,不会太远了。”

    藏荼道:“为什么?”

    曹操神情自信,说道:“道理其实很简单,我们得到了消息,樊哙方面,也会得到广汉郡的消息。刘邦迟迟无法取得胜利,樊哙也会替刘邦着急的。”

    “只要樊哙取胜,就能驰援刘邦。”

    “而此前,樊哙直是死守,他要改变策略,就必须主动出击。”

    “可在这段时间,我开始,就布下了个诱饵,那就是把营地的布防布置得很简单,让樊哙的哨探,知道我们营地布置疏于防守。”

    “只要樊哙急于求成,就必须来袭击我们的营地。”

    曹操神情自信,道:“旦樊哙来了,我们就让他有来无回。这,便是从开始,我就布下了的诱饵。”

    藏荼笑道:“开始的时候,我有些不理解孟德兄的布置,但没有提出来,倒是有看戏的心思。如今看来,是我眼拙了。”

    曹操道:“臧将军实诚君子!”

    藏荼哈哈笑,豪迈道:“等了这么长的时间,如今,也该松松筋骨,和樊哙战了。”

    曹操道:“切已经就绪,就等樊哙入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