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4章 僵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夏侯婴回到军营后,径直来到军大帐,见到刘邦,禀报道:“陛下,计划失败了。我们的士兵挖掘地洞,还没到城楼下,就被发现了。韩信的军队,用此前的那种武器轰击,地面泥土翻飞,地道墙体垮塌,无法再往前挖掘了。”

    “嘶!”

    刘邦倒吸口凉气,皱起了眉头。

    这也太让人失望了。

    刘邦盯着夏侯婴,沉声道:“夏侯,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夏侯婴摇头道:“没有!”

    刘邦道:“难道就任由韩信盘踞在雒县,长此下去,大汉境内,必定会有更多的乱象生出。尤其韩信的背后,是王灿在作怪。等韩信真正立足广汉郡,就等于是王灿立足了广汉郡。旦王灿的大军进驻,后果不堪设想。”

    夏侯婴无言以对,目光看向了张良,示意张良解围。

    只是,张良却摇了摇头。

    此前就劝说了刘邦,希望刘邦向李唐求助,但刘邦拒绝了。如今的情况下,光靠自身的实力,要围剿韩信,已经有些困难了。、

    刘邦大袖拂,道:“既然没有办法,那就再等等。如今进入十月,天气渐冷,韩信屯驻在雒县,粮草不济。旦他粮草跟不上了,自然会出城的。到那时,我们就有了破敌良机。”

    夏侯婴道:“陛下圣明啊!”

    刘邦摆手道:“都下去吧,暂且按兵不动。”

    “喏!”

    夏侯婴和张良,齐齐应下。

    两人走出军大帐,夏侯婴正色道:“子房先生,如今局势不利,你得劝说陛下啊。你不劝陛下,旦局势越来越差,我们极可能陷入困境的。”

    张良道:“陛下不求助,我能怎么办?你是追随陛下的老人,难道不清楚陛下的秉性。陛下是要强的人,不到最后关头,他不会求助的。”

    “唉……”

    夏侯婴道:“熬吧,希望樊哙和郦食其能早些剿灭巴郡的乱贼,然后来广汉郡会师。”

    “恐怕不容易!”

    张良闻言,却是摇了摇头。

    夏侯婴说道:“子房先生,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消息?”

    张良说道:“不是我知道什么消息,而是巴郡方面,听闻作乱的人是藏荼,此人你也认识的。他也是员悍将,不是易于之辈。”

    夏侯婴闻言,也是瞳孔缩。

    藏荼,乃是曾经项羽封的燕王,也是秦末诸侯王之。在刘邦占据大势后,藏荼和彭越、韩信等人,拥立刘邦为皇帝,等刘邦坐稳了皇帝的位置,便铲除了藏荼。

    藏荼重生,也在作乱。

    夏侯婴叹息道:“不论是韩信,亦或是彭越,还是藏荼,甚至其余的些人,这些都是不容易解决的人啊。昔年,陛下能除掉韩信、彭越、藏荼等人,还都是占据了绝对优势,才得以成功的。如今,却是不容易了。”

    “的确是!”

    张良郑重点头。

    顿了顿,张良继续道:“其实单单是藏荼,我倒也不怎么担心。以樊哙和郦食其的能耐,应该是能够应付的。但我所虑的,是韩信和彭越的背后有了蜀国插手,难道藏荼背后就没有吗?”

    刷!

    夏侯婴面色大变。

    这刻,夏侯婴也忍不住有些惊慌,道:“子房先生,如果真是如此,恐怕事情就危险了。这件事,必须要立刻禀报陛下。”

    张良拦住夏侯婴,道:“你要禀报陛下,那么,证据呢?无凭无据的,你直接告诉陛下,等于是搅乱陛下的心。再者,如今我们被拖在了雒县,周勃被拖在了成都,也分不出兵力去帮助樊哙。更何况,我们都还需要樊哙的帮助。”

    “唉……”

    夏侯婴再度叹息。

    他也实在是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夏侯婴深吸口气,正色道:“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指挥大规模的进攻。尽量寻觅,扭转占据的机会。既然没有办法,那就以僵持为主。”

    张良道:“正该如此!”

    ……

    巴郡,江州县。

    江州是巴郡的治所所在地,在巴郡城内,有两万汉军驻扎。

    为首的人,赫然是樊哙。

    樊哙奉刘邦的命令,自成都出发,带兵火速赶赴巴郡,当他抵达巴郡的时候,便听到了藏荼作乱的消息,尤其藏荼都已经打到了江州附近。

    旦江州落陷,巴郡就几乎完了。

    樊哙和郦食其火速赶路,以最短的时间,抵达了江州县,才进驻江州,负责江州的防守。他负责江州防守期间,数次抵挡藏荼的进攻,令藏荼无法前进步。

    连续的交锋,樊哙麾下的兵力没有折损多少,反倒是藏荼的兵力折损很大。

    城内,军营。

    军大帐。

    樊哙和郦食其正在议事。

    两人对如今的占据,都颇为乐观,并没有多少担忧。因为郦食其如今表现出来的实力,根本就拿不下江州县。

    樊哙看向郦食其,道:“先生,咱们到江州县,都已经两个月了。如今,都是防守的状态。按照这个速度下去,不知道要猴年马月,才能取得胜利,平定巴郡的叛乱。”

    郦食其道:“将军稍安勿躁,如今天气愈发寒冷,我们的粮食和器械等,城内都充足,根本不担心。可藏荼的兵力,就未必了。他们围困在江州县外,没有足够的补给,最终必败无疑。”

    “也是这个道理!”

    樊哙道:“先生认为,我们什么时候适合反击?”

    “等到天寒地冻时!”

    郦食其道:“天气越寒冷,藏荼的军队,实力就越多,他们也料不到,我们直死守的。怎么突然就杀出了。最好的结果,是进入十月后,能够有两场雪就好了。虽说这样的天气少见,但如果有了,那就最合适。”

    江州县境内,偶尔有些年身会下雪。

    大多数,都不曾下雪。

    毕竟,不是北方。

    “报!”

    这时候,营帐外有士兵喊话,旋即就见营帐门帘撩起,士兵进入,抱拳道:“将军,有广汉郡和蜀郡的战报送来。”

    樊哙摆手道:“先给先生看!”

    士兵立刻递到郦食其手,等郦食其看完后,他递给樊哙,却见樊哙摆手道:“先生,我就大老粗,你直接说,战报上是什么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