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3章 计划破灭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盖丰是个三十出头的汉子,身材精瘦,他听到彭越的话,面色痛苦,但他也清楚这事儿,给彭越造成了极大的影响。

    彭越道:“盖丰,你可服气?”

    “卑职服气!”

    盖丰老老实实回答。

    彭越的目光,落在了其余将士的身上,看着各自站立的三个队伍,眼闪过厉色。盖丰有错不假,但单单是盖丰发放兵饷的时间差,不足以发生冲突。

    “刘衡、吴烈出列!”

    彭越大喝声,冷着脸下令。

    “喏!”

    刘衡和吴烈站出来。

    这两人,都隶属于彭越的麾下,是彭越带出来的嫡系。

    在两人出来后,彭越却没有急着处置,继续道:“燕行、李隽出列!”

    “喏!”

    燕行和李隽立刻出列。

    这两人,则是隶属于英布的人,是英布的嫡系,彭越也是认识的。彭越统军,对军主将都熟悉,每个人的情况,他都摸得清清楚楚,没有个遗漏的。

    彭越再度道:“王必、赵吟出列!”

    “喏!”

    王必和赵吟也跟着出来。

    这两人,则是韩信麾下的嫡系,也是军的骁将。

    彭越目光扫过两人,沉声道:“这次的聚众斗殴,以你们六人为首,对吧?”

    “是!”

    众人齐齐回答。

    在朋友的面前,没有人敢狡辩。

    彭越沉声道:“冲突的缘由,本将也清楚了。说本将麾下的士兵,最先领取到粮饷,而英布将军的士兵其次,最后才是韩信将军的士兵领取到兵饷。”

    “本将问你们,军士兵可曾整编过?”

    他厉声开口询问。

    “整编了!”

    六人再度齐齐回答,只是声音小了许多。

    彭越继续道:“你王必和赵吟,虽然曾是韩信将军的部署,但整军时,你归属到了我麾下的士兵,负责统帅本将麾下的士兵。这遭,你们是第个领取到兵饷的吧?而且你们两人如今麾下,也有隶属于韩信将军的士兵,本将就问你,为什么说韩信将军的士兵,最后得到兵饷?”

    王必和赵吟,顿时呐呐不言。

    事实上,军士兵打乱后,已经是相互交叉,譬如韩信的士兵,有部分分配到了彭越的嫡系,英布的嫡系,也有部分分配到了韩信的军,而英布的士兵,也各自分配到韩信和英布的军,军队整编了,已经是你有我,我有你。

    只是,还没有真正的融合。

    这就是抱团的来由。

    也是冲突的缘由,是有部分韩信的士兵认为被苛待,所以引发了冲突。

    彭越目光看向燕行、吴烈、刘恒、李隽四人,沉声道:“你们四人,也都是各自军队的主将,难道就真的被苛待了?盖丰有错不假,但兵饷的发放,涉及到无数士兵,能次性发放完吗?有个先后,也是理所应当。只是盖丰这蠢货,没有协调好。你们说说,军可有歧视任何方的士兵,可有偏向任何方的士兵?”

    “没有!”

    四人齐齐回答。

    这时候,就算是王必和赵吟,也都无话可说了。

    彭越快刀斩乱麻处理了,冷冷道:“你们六个人,聚众斗殴,每个人自己取领三十军棍,罚俸个月。哼,以后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本将必定重罚。军,没有派系之辈,都是蜀军,都是同袍,多点心胸,不要斤斤计较。你们,可服气?”

    “服气!”

    王必、赵吟等六人齐齐回答。

    彭越看向周围的士兵,摆手让士兵退下,让人处罚王必等六人,便转身离开了。

    事情,顿时消弭掉。

    事实上,这本就是间小事情。

    处理起来,倒也不复杂。

    “报!”

    名士兵,快速的跑来。

    彭越看向士兵,沉声道:“何事?”

    士兵回答道:“回禀将军,您安置在城内城墙下的水缸,开始了震荡。”

    “走,去城楼!”

    彭越听,径直就往南城奔去。

    英布此刻也快速跟上。

    彭越负责城池的防守,他不仅安排了士兵驻防,还在城内布置了近三十口大水缸。每口水缸,都摆放在城根边上,这是专门监听地面动静,防止有人挖掘地道入城的。

    旦挖掘地道,在城楼上未必能听到。

    最好的办法,便是利用水缸监听。

    只要有口口的大水缸摆放着,旦地面出现了动静,水缸内的会就会发生震荡。如此来,便会被负责查看的士兵发现。

    这样的手段,般宿将都会。

    彭越策马赶路,很快就来到城楼下。

    这时候,负责查看的士兵快速迎上来,他脸上尽是恭敬神情,正色道:“彭将军,标号为三、九、十的水缸,都有大幅度的震荡。我们估测,这三处水缸外面,都有人在挖掘地道。”

    彭越颔首道:“来人,传林大虎。”

    士兵去传令,不会儿,林大虎来了。

    此人身材有些微胖,五短身材,论及武艺,林大虎不行。但林大虎没有入伍前擅长打猎,箭术有些准,在军队是负责投石车的小校。

    林大虎抱拳道:“将军!”

    彭越摆手指着地面上震荡的水缸,道:“看到了吗?这些水缸的水,不停的晃动,说明这水缸所在的方向,极可能有刘邦的士兵挖掘地道。你上城楼去,准备投石车,往水缸外的方向投掷*,毁掉挖掘地道的汉军。”

    “喏!”

    林大虎抱拳应下,便快速的上城楼。

    彭越安排完切,才慢悠悠的往城楼上走,等他登上城楼时,林大虎已经安排完毕,只听林大虎下令,就见个个投石车放上了*,点燃后就抛掷出去。

    燃烧的*,落地后砰然爆炸。

    *在地面炸裂,产生巨大的冲击力。就算地下没有地道,*的爆炸,也足以令地面泥土飞溅,炸出个大坑。

    而地下有地道时,*爆炸,巨大的冲击力下,泥土洒落,地道泥土松动,稀稀疏疏的开始垮塌,地道的汉军士兵,只得快速的往外逃。

    夏侯婴安排了三波士兵挖地道,但无例外,全都炸毁。当夏侯婴看到逃回的士兵,便知道不可能通过挖掘地道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