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2章 冲突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雒县,城内。

    彭越负责城池的防守,各方面都做了布置。在彭越看来,任凭刘邦如何运作,想杀入城内,那都是难如登天的事情。

    军营,军大帐。

    彭越正处理递上来的军务,他做事情向来是丝不苟,不会有任何纰漏。项项递上来的军务,或是粮食的调拨,或是武器的更换,或者是兵饷的发放,全都要彭越经手。

    涉及到事情极多。

    不过彭越处理起来,倒也是得心应手。

    毕竟,他本就是军主将。

    彭越把各项军务都梳理妥善后,营帐门帘撩起,个士兵快速进入,躬身向彭越揖了礼,道:“将军,有您的家书送达!”

    “快,快拿来!”

    彭越听,脸上尽是激动神情。

    他的父母妻儿,早已经进入广汉郡,已经过了雒县到三水县去。之所以把人安置在后方,是因为雒县正发生战事,旦有任何不测,彭越的家人容易陷入困境。

    所以,才送往了三水县。

    士兵上前,递上书信。

    彭越接过了书信,拆开书信来看。

    书信,是他父亲写的,说了家人的情况,如今家人都在三水县立足,不愁吃穿,且各方面都不错,让彭越不必担心。

    在书信,也提及了彭越的妻儿情况。

    个个,全都非常好。

    书信最后,彭父嘱咐彭越注意身体,要好好报效天子。

    彭越看完后,又重头仔细的看了遍,脸上洋溢着自得笑容。他老父亲身体安康,妻子孝顺懂礼,儿子听话,家和睦,这是最好的情况。

    彭越快速的写了家书,便让士兵立刻送回。

    在士兵离去后,彭越心情颇好,准备离开军营,去找王灿小酌两杯。

    如今的雒县,压力不是太大。

    不论是王灿,亦或是彭越,除了日常的军务,都颇为轻松。

    就在彭越准备离开时,却见英布急匆匆的进来了,大声道:“老彭,大事不好了。”

    英布也自军。

    只是,英布的地位不及彭越。

    毕竟不论是武艺,亦或是治军方面,英布都略有不及。

    不过两人的关系,倒是不错。

    彭越说道:“发生了何事?”

    英布说道:“韩信的士兵、我的士兵、你的士兵,发生冲突,打起来了。我虽然控制了局面,但如今这三方,都各自顶着,如果不妥善解决,恐怕会再度发生动荡。”

    “原因呢?”

    彭越闻言,顿时皱起眉头。

    军士兵在名义上,已经整合了,但实际上,军士兵也抱团,各自是方,下面依旧没有真正的整合在起。

    英布道:“因为发兵饷的事情。”

    彭越正色道:“兵饷,不是统发下去了吗?这没问题啊!”

    英布说道:“的确发了,可问题是兵饷发放时,最先领取到兵饷的军队,是你的嫡系。曾经隶属于我的士兵,则是其次得到的。韩信麾下的士兵,是最后才得到的。他们争论的,便是这兵饷先后发放的时间。原本是间小事情,可军士兵都是糙汉子,个个争论后,便演变成了群殴。”

    “混账!”

    彭越大骂声,脸色冷下来。

    他沉声道:“军粮饷的发放,是谁的人在负责?”

    “你的人!”

    英布开口回答。

    彭越道:“是谁?”

    英布道:“此人是盖丰!”

    “盖丰?”

    彭越沉声道:“这个混账,连这点小事情都办不好。我记得,他是刚刚才上任的。这小子在捉拿陈平的事件,立下了功劳,才被提拔起来,负责兵饷的发放。没想到,这头回,就犯下了大错。”

    英布说道:“此事必须要解决,你看怎么办吧?”

    彭越眼眸转动,说道:“这事儿如果我出面,恐怕不便于解释。走,我们去请陛下。这件事,由陛下出面解释。”

    “好!”

    英布当即应下。

    两人联袂出了营帐,径直往王灿的住处去。

    抵达王灿居住的军大帐。

    彭越也不绕圈子,开门见山就说了遇到的情况。待把事情阐述清楚后,彭越说道:“陛下,此事是盖丰出了问题,是臣没有办好事情。故而,臣请陛下责罚,同时,也希望陛下能出面,把事情处理了。”

    王灿思虑番后,道:“此事,朕不出面。”

    “啊!”

    彭越惊呼声,道:“陛下,这是何意呢?”

    他内心,有些不理解。

    这件事情由王灿出面,让王灿建立威信,甚至可以说是踩着他建立威严,这是极好的事情,怎么王灿反而不同意呢?

    英布也看向王灿,脸不理解的神情。

    王灿轻笑两声,缓缓道:“朕问你句,这样的事情,你彭越处理不了吗?”

    “能处理!”

    彭越直接回答。

    他的确能处置,但如果让王灿来处理,效果会更好。

    王灿继续道:“既然你能处置,何必让朕来处理。旦朕插手了,丢脸的就是你彭越。你是带兵的人,如果在军士兵面前,没有点威信,以后还怎么带兵?所以朕不出面,你自己处理。”

    彭越听到,扑通就跪下,以头叩地,拜道:“臣叩谢陛下圣恩。”

    这时候,彭越也明白了过来。

    王灿不出面,便是给他留了脸面,让他亲自解决事情。

    事实上,彭越把事情处理妥当,那就仅仅是件小事情。旦王灿插手,即使是丁点大的事情,都会变得复杂,甚至会演变成王灿对彭越不满。

    王灿摆手道:“行了,朕这里不兴这套,起来吧。至于盖丰这里,该处置就处置。没有能力的人,不能尸位素餐。”

    “臣明白!”

    彭越拱手应下。

    王灿道:“退下吧!”

    “喏!”

    彭越和英布,便联袂退下。

    此刻英布看向彭越的眼神,也是有了丝的欣羡,感慨道:“老彭啊,陛下待你可真器重。纵然是犯了错,陛下也能海涵,放手让你去办。”

    彭越笑道:“这是遇到圣君了啊!”

    英布道:“确实如此!”

    两人谈笑着,便来到了士兵发生冲突的地方。

    彭越环顾所有士兵,他沉声道:“你们争论的事情,本将已经知道。盖丰处事不当,罚月俸禄,杖责十军棍,贬为百夫长。念其有功,暂代兵饷发放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