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1章 陇西太守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陈平正色道:“陛下刚才说,要委任臣为方郡守,不知道陛下,要让臣担任什么职务?要到哪里去任职?”

    王灿笑道:“朕命你为陇西太守,治理陇西。同时,朕给你节制凉州诸郡的权利。如今的凉州,虽有姜维、王家的人治理,但凉州的情况,未达到朕的要求。朕希望凉州治下,异族归附,安分守己,不敢再生事。”

    陈平听,面颊抽了抽。

    他和姜维是有仇恨的。

    想当初,他和曹参起算计姜维,险些就杀了姜维。

    陈平说道:“陛下,臣去凉州,万和姜维发生冲突,可怎么办?”

    王灿轻轻笑,说道:“这样的事情,料想难不住你吧。如果连这点小事情,都处理不好,何谈其他呢?陈平,朕相信你的能力。更何况,你有节制凉州诸郡的权利,按道理说,你等于是姜维的上司,足以处理好此事。朕希望,凉州能万里太平。”

    陈平苦笑。

    王灿这是挖了个坑让他跳进去。

    可是,王灿不曾猜忌陈平,还给予重任,只是设置了道难题在凉州。

    陈平也不是怕事儿的人,他深吸口气,便说道:“陛下放心,臣定不负使命。”

    王灿道:“朕相信你!”

    陈平继续道:“臣人前往吗?陛下,是否派另外的人,随臣起前往赴任。”

    王灿道:“你人足矣!朕相信你。”

    “臣遵旨!”

    陈平拱手应下。

    王灿道:“你下去准备番,稍作休整,明日早,便启程北上,自广汉郡前往凉州。”

    “喏!”

    陈平转身就退下。

    王灿也喊来了士兵,放开了对陈平的控制,不再控制陈平。

    然后,王灿喊来了彭越,告诉了彭越关于陈平的事情。

    彭越听完后,正色道:“陛下如此器重陈平,并委以重任。万,臣只是说万,如果万陈平怀有二心呢?或许,他离开雒县后,就半路逃离了。或许,他到了凉州后,在凉州生事呢?”

    王灿自信道:“彭卿,你的顾虑都不是问题。”

    彭越道:“为什么?”

    王灿解释道:“第,如果陈平半路离开,那顶多是我看错了人。再者,他是路往北。在北面消失后,想要南下雒县,回到刘邦的麾下,也得途我布下的重重关卡,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事实上,这样的损失极小。”

    “如果是第二种方案,陈平自广汉郡北上,他从广汉郡到陇西郡,这也得两个月的时间。然后,他还得在陇西郡立足,又得段时间。”

    “几个月过去,刘邦都覆灭了。”

    “陈平不可能再为刘邦谋划,只能死心塌地为蜀国效力。”

    “这不是问题!”

    王灿说道:“正因为考虑到了这些,所以朕让陈平北上。只要他不参与接下来的战事,陈平便是无足轻重的。”

    “再者,接下来我会放出陈平归顺的消息。”

    “以刘邦的秉性,陈平归顺,他必定气急败坏,不可能再接纳陈平了。”

    “所以,没必要担心。”

    王灿的眼,闪烁着精光。

    事实上,在这些考虑的基础上,他都还有后手。王灿麾下有王越、史阿负责打探消息,负责监察天下的,他们的存在,足以监控陈平的举动。

    各方面的缘由,让王灿有足够的底气。

    彭越听完后,也说道:“陛下圣明!”

    王灿说道:“如今刘邦褪去,短时间内,是不会有战事了。只要刘邦没有破解*的办法,就不会再进攻。这段时间,彭卿多费心。”

    “臣明白!”

    彭越抱拳应下。

    ……

    汉军营地,军大帐内。

    刘邦高坐在主位上,面色阴沉,眼尽是愤怒神色。今天的这战,不仅他丧尽颜面,而且还折损了无数的士兵。

    反倒是‘韩信’,几乎没有折损。

    这让刘邦无比愤怒。

    刘邦的目光,扫过张良和夏侯婴,问道:“子房、夏侯,你们说说,如今要怎么攻打雒县。韩信和彭越,竟然有了利器在手。我们如果没有其他的办法,就很难攻克雒县。”

    夏侯婴说道:“臣认为,得派人到洛阳打探消息,查看蜀国的武器,到底是怎么回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唯有了解他们的武器,才能找到纰漏之处。”

    张良道:“夏侯将军的建议,倒是不错的。可眼下的问题是,战事如此着急。如果派人到洛阳去打探消息,来回,必定耗费无数的时间。这样的情况下,恐怕雒县的战事,得拖延无数的时间。眼下,我们大汉也不能拖再拖。”

    夏侯婴道:“军师有什么妙策?”

    刘邦道:“子房,务必要相处破解之策。”

    张良深吸口气,正色道:“陛下,臣认为如今的情况下,得做好两手准备。”

    刘邦道:“什么意思?”

    张良说道:“第,自然是攻打雒县。既然我们不能正面进攻,那就避其锋芒,暗进攻。请夏侯将军派遣士兵,于城外挖掘地道,只要打通了条入城的要道。我们的士兵进入了城内,就可以里应外合,拿下雒县。”

    夏侯婴道:“韩信和彭越都是智将,怕不容易啊!”

    张良道:“总要试试才行。”

    刘邦也是大袖拂,不容置疑道:“夏侯,只要有线希望,就得试试。万,韩信和彭越粗心大意,自以为是呢?”

    夏侯婴道:“臣明白了!”

    刘邦继续道:“子房,第二手准备呢?”

    张良正色道:“如今雒县就在眼前,却久攻不下。我们此前料定,韩信和彭越归顺了蜀国,现在看来,的确是如此。因为韩信和彭越,不可能有这样的武器。”

    “蜀国已经介入了战争,那么这战对大汉来说,就非常危险了。”

    “稍不注意,会有倾覆之危。”

    “臣建议,派遣名策士,前往襄阳向李唐求助,请他们出兵。我们也不需要他们进入益州帮忙,只需要他们北上南阳郡,攻打洛阳方向,以吸引蜀国的兵力,给蜀国施压。”

    张良说道:“唯有如此,才能减少蜀国对雒县的投入。”

    刘邦听到后,思索番,正色道:“子房,我们眼下虽然处于困境,但并非遇到什么无法解决的事情。向李唐求助事,不必去做。”

    打心底,刘邦不愿意求助。

    至少,如今大汉朝还没有走到那步。

    张良闻言,却是有些失望。

    如今的刘邦,却是有些刚愎自用,分不清局势了。到现在,依旧端着架子。可他毕竟是臣子,刘邦下了决定,他也没办法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