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0章 陈平归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夏侯婴在后方,看到了士兵慌乱逃窜的幕,眼神凛,露出抹震撼。

    这是什么武器?

    落在人群,便轰然炸裂。

    这是天雷吗?

    夏侯婴虽说是名将,熟悉战阵之法,但在炮火面前,却是被吓得有些慌乱。他不再勒令士兵上前,下令道:“传令,撤回来!”

    “铛!铛!!”

    铜锣声,响彻战场上。

    往前冲的汉军士兵,纷纷往后退,不敢再往前冲。

    此刻的汉军士兵,脸上都布满了惶恐神情。他们退回后,望着雒县的城头,仍是心有余悸。饶是如此,也有无数士兵倒在城外战场上。

    哀嚎声,此起彼伏。

    具具尸体,横亘城外。

    夏侯婴看到退回的士兵,立刻清点了损失。时间不长,战果出来后,夏侯婴看到,张脸变得漆黑,因为先前这短短进攻时间,死伤竟然多达百余人。就算刘邦的兵力有三万,可按照这样的损失来,就算是再多三万人,也经不住折腾。

    夏侯婴眼珠子转动,思考着破解之策。

    只是,他却无可奈何。

    夏侯婴暂时不再下令进攻,回到刘邦的身边,道:“陛下,如今的情况下,已经不适合再进攻了。韩信这厮,竟然有了大杀器。我们强行进攻,恐怕会付出十倍乃至于更大的代价,才能靠近城头。”

    刘邦握紧拳头,眼神愤怒。

    他被‘韩信’羞辱,满腔的怒火升起,恨不得立刻打入雒县,将‘韩信’拿下。

    怎么办?

    刘邦眼珠子转动,看向张良道:“子房,你可有破敌之策?”

    张良说道:“陛下,为今之计,只能先撤回了。韩信在城楼上,布置了弓箭手,还有投石车等,我们要靠近太难。”

    “撤!”

    刘邦无奈,只得下令撤退。

    大军快速的撤离后,雒县城外,最终又恢复了平静。

    彭越脸上尽是欢喜神色,他吩咐士兵出城清扫战场,处理战死的汉军士兵尸体,便看向王灿,说道:“陛下,这武器着实是好用。其杀伤力,可谓是巨大。此前,臣还有些担心,思考着恐怕挡不住刘邦的进攻。现在看来,却是有些杞人忧天了。”

    王灿轻笑道:“有此武器,守城不必担心。而且这样的武器,用来进攻也样方便。如今的蜀国,工部研制了大量武器,只要随着时间推移,我们蜀国的优势,会点点增强。”

    彭越道:“陛下圣明!”

    顿了顿,彭越又道:“刘邦暂时退了,但难保他不会杀个回马枪,臣便去安排防守,避免再度遭到突袭。”

    “好!”

    王灿点了点头。

    他把城头上的切,交给了彭越处理,便往住处去。

    进入房,王灿派人把陈平带来了。

    这时候,陈平没有被绑住双手,嘴也没有堵住,是能够自由活动和随意说话的。

    陈平说道:“陛下把我带来,是准备招降陈平吗?”

    “却是如此!”

    王灿轻轻笑,直接回答。

    以陈平的才华,如果是杀掉,便太过于可惜。这样的人才,不能随意处置,如果能招降,对蜀国是有巨大帮助的。

    这是大争之世。

    各国,都在争夺人才。

    王灿为了能尽快的统天下,也必须尽可能的招募人才,以增强自身的实力。

    这是王灿要做的。

    陈平轻笑,他嘴角带着嘲讽,正色道:“就算是我归顺你,但是,你敢用我吗?要知道,我可是刘邦的心腹,是刘邦的重臣?万,我还怀有二心,你就不担心我翻盘么?”

    王灿轻笑道:“这真不是问题!”

    陈平道:“你嘴上说得轻松,但真正做起来,可就不容易了。知易行难,很多事情嘴上说容易,但实际上到了抉择时,便无比的艰难。个艰难,唯有自知。”

    王灿道:“你这是为刘邦开脱吗?你认为刘邦在城外不下跪,也是有苦衷的。”

    陈平顿时不说话了。

    他如果真认为刘邦有苦衷,那便是自欺欺人了。

    当时的情况,如果刘邦真的跪下,进退两难的反而是王灿。刘邦下跪,不会有人说他丢失颜面,都会认为刘邦礼贤下士,善待下属。

    这是对刘邦有利的。

    可站在刘邦自己的角度,他却不愿意,他堂堂国的皇帝,不可能下跪。

    王灿继续道:“只要你敢归顺,朕就敢收下,就敢用你。不过你归顺后,是不能参与讨伐刘邦战事的。朕会让你到蜀国去,治理地,担任郡的太守。”

    “以你陈平之能,治理地不是难事。”

    “待朕拿下了刘邦,吞并了大汉,刘邦覆灭,你效忠的人不再,那时候,只要你在地方上做出了成绩,朕就会调你入枢供职。”

    “这,便是朕的打算。”

    王灿神色自信,说道:“所以你认为,朕不敢用你,就算接受你归顺,也不会放心,你就大错特错了。朕用人,向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你治理地方,如果治理得不好,不愿意费心思,那么朕调整你的官职就是。”

    “如果你要再叛逃,就当朕瞎了眼。”

    “这点损失,朕承担得起。”

    王灿说道:“陈平,朕现在解释得清清楚楚了。你,可愿意归顺朕?”

    陈平听完王灿的话,也大为佩服。

    王灿的考虑的确周全。

    只要他归顺王灿,就会被扔到后方去治理地,他影响不到前线的战事。

    陈平深吸口气,说道:“王灿,换做我是你,还会补充条。旦我归顺了,你将我外放为官,便会派人传出消息,让刘邦知道此事。以刘邦多矣的秉性,知道后,必定会大怒,甚至派人杀我。到时候,我就必须跟紧你了。”

    王灿闻言,轻轻笑,说道:“此计谋,朕倒是没有想到。你既然提醒了,朕便记在心。能用得上,自然会用上的。”

    顿了顿,王灿问道:“陈平,你可愿意归顺朕?”

    “陈平愿意!”

    陈平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已经没有选择,便撩起衣袍跪下,纳头便拜,向王灿恭恭敬敬揖了礼。

    王灿听到后,搀扶起陈平,脸上也露出笑容。

    自此,刘邦少了谋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