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9章 攻城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城楼上,王灿的目光落在陈平身上。

    此刻,陈平有些心灰意冷。

    神情,有些失落。

    试想下,只要刘邦跪下来道个歉,他就可以活下来,但是,刘邦却拒绝了,然后直接回了军阵,根本不管他的死活。

    这样的主君,他怎么都得有些心冷。

    王灿淡淡笑,说道:“陈平,以你的才智,难道现在才知道刘邦的为人吗?想当初,刘邦为了取胜,不惜不顾父母的性命;想当初,刘邦为了逃命,不惜把儿子推下马车。”

    “你介外人,比得上刘邦的父母妻儿吗?”

    “很显然,你比不上。”

    “你的内心,也期盼着,希望刘邦能跪下来,至少保你命。如果真到了那步,你为刘邦赴死,也算是死得其所。”

    “可现在呢?”

    王灿啧啧摇头,说道:“你为他出生入死,换来的,却是这般的冷漠以对。陈平,朕为你感到不值。你虽然天纵奇才,但也瞎了眼。”

    陈平面颊轻微抽搐。

    他眼,充斥着愤怒,他不想听到王灿落井下石的话。只是他嘴巴被堵着,无法开口。

    “咚!咚!”

    战鼓声,忽然自城外响起。

    夏侯婴调动军队,开始往雒县的城楼靠近。

    王灿听到了战鼓声,又看到移动的大军,嘴角上扬,说道:“看到了吗?刘邦已经忍不住要开战了?他根本不管你的死活,直接就开战了。”

    “看到你在城内活动,朕也清楚刘邦此前不开战的缘由。”

    “其原因,无非是等你运作。”

    “如果你运作成功,刘邦可以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雒县,然后平定广汉郡的叛乱。可现在,你落在了朕的手,刘邦失去了筹码。”

    “纵然刘邦兵力强攻有些难,但他也只能强攻。”

    王灿说道:“陈平,心冷吗?”

    “啊!啊!!”

    陈平挣扎着,喉咙肿啊啊作响,但就是说不出声。

    王灿说道:“我说这些,不为其他,就是为你感到不平。你付出了无数,但换来的,却是言不发,置之不理。哼,没意思!”

    陈平瞪大眼,眼尽是怒火。

    可任凭它如何生气,都没有办法让王灿不说话。

    彭越来到王灿的身边,正色道:“陛下,夏侯婴调来了投石车,还有撞车等应攻城的器械。看样子,是准备强攻了。他们距离我们,已经不足两百步。”

    王灿道:“彭卿,你归顺朕后,这是你的第场硬仗。这战,朕交给你来指挥。朕在城楼上,只游走作战。”

    “喏!”

    彭越抱拳应下。

    他转身便离开,去调集士兵准备迎战。

    王灿看着怒目而视,但眼已有晶莹泪光的陈平,倒也不再说话了。他招手,就喊来士兵,让士兵带着陈平下去。

    等会儿战事发生,如果陈平留在战场上,稍不注意受伤可就亏了。

    虽说陈平现在,没有归顺。

    但灭掉了刘邦后,没了刘邦在,王灿相信陈平会归顺的。

    此刻,城外的汉军越来越近。

    三百步!

    两百步!

    当距离拉近到百步的时候,城楼上,彭越已经下令道:“弓箭手,准备!”

    顷刻间,个个弓箭手上弦。

    城头上,足足有三千弓箭手在,全都是挽起弓箭,瞄准了城外。

    这些士兵,真正的神射手不多,大多数都只是会弓弩罢了,但眼下这种大场面的厮杀,不需要准星,只需要往人堆里射箭即可。

    “射!”

    彭越大吼声。

    顷刻间,便听到咻咻的破空声响起。

    支支弓箭自城头上飞出,然后在空划过道弧线,便朝着汉军士兵所在的方向去。

    数千支弓箭在空,犹如箭雨。

    这幕,震撼无比。

    夏侯婴虽然没有在前面冲锋,但是他看到了射来的弓箭,脸上升起抹不屑。

    区区弓箭,就想阻拦他的大军,太天真了。

    这是不可能的。

    只见前线冲锋的士兵,个个竟是举起盾牌抗在头顶,形成了片盾牌的阵型。

    叮!叮!叮!

    接连不断的撞击声响起,犹如雨打芭蕉。虽说弓箭密集,但弓箭射击的力道不大,落在盾牌上,力道已经化消了许多,没了杀伤力。

    轮轮的箭雨,不断的落下,即使箭雨密集,但也没能给夏侯婴的军队造成多大的损失。

    这幕,落在了王灿眼。

    王灿没有插手彭越的指挥,他倒是对夏侯婴颇为赞赏,能训练冲锋的士兵用盾牌抵挡,这虽然是应有的,但也不是每个将领都能办到的。

    这并不容易!

    偏偏,夏侯婴办到了,不愧是名将。

    王灿静静的看着。

    彭越在这个时候,没有丝毫的慌乱,更不见丝毫的紧张,淡然下令道:“投石车,准备!”

    这声令下,架架投石车准备妥当。

    个个投石车兵,快速的穿梭,然后拿来了个个陶罐,快速的安放在投石车上。

    每个陶罐,封口外都有根长长的导火线,这是用来引燃的。而陶罐,存放的是工部制作出来的*,也就是所谓的天雷。

    这是大杀器!

    事实上,也就是如今的刘邦地处益州,太过于偏僻,不知道唐朝、赵宋等,都已经装备了*

    “点火!”

    军负责投石车的士兵下令。

    专门负责点火的士兵,快速的拿着火把点火。

    “嗞!嗞!”

    *被引燃,嗞嗞做响,火蛇不断的燃烧。

    “放!”

    士兵再度下令,

    只听哐当哐当的声音响起,就见个个装着*的陶罐,直接就被抛出。

    陶罐飞过天际,转瞬就落下。

    当陶罐撞击在面面盾牌上,导火线已经燃烧到底。

    “轰!”

    巨大的爆炸声,陡然响起。

    “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此起彼伏,响彻在进击的汉军士兵。这些汉军士兵都是精兵,可是突然炸响的幕,震惊了无数人。

    尤其是个个士兵血肉淋漓,骨肉断裂,惨烈的幕,吓得汉军士兵当即就大乱。

    稳定的阵型,登时大乱。

    对汉军士兵来说,这简直就是上苍的刑罚,是老天爷动怒。

    个个士兵不断撤退,惶惶不安。

    阵型大乱后,波波的弓箭落下,扑哧扑哧射入汉军士兵,登时,便有无数的士兵惨死在弓箭下,汉军士兵更是惶惶逃窜。

    夏侯婴的第波攻势,告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