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8章 冷血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继续道:“刘邦,我已经给出了选择。我韩信,说话作数。只要你刘邦,跪下来道歉。我韩信对天盟誓,不取陈平的性命。”

    对古人来说,对天盟誓,是最大的诺言。

    这比白纸黑字都更有效。

    王灿的话,传到了刘邦的耳,也传到了刘邦身后众士兵的耳。

    刘邦站在城外,神情为难。

    时间,他也有些烦躁,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王灿能理解刘邦的心态,他看向旁被堵住嘴的陈平,说道:“陈平啊,你说刘邦会为了你跪下吗?他只要跪下,你的命就保住了。他如果不跪下,你可就要死了。”

    陈平此刻,神情也颇为复杂。

    因为这是王灿的考验。

    或者说,这是王灿的恶趣味。

    王灿故意这么安排,就是要让刘邦陷入两难的抉择。

    对王灿而言,他无论如何都不亏。因为旦刘邦真的下跪,便等于是在所有士兵的面前丢脸。如果他不下跪,又会令陈平心寒。

    要知道,陈平是刘邦的心腹。

    陈平直追随刘邦,为刘邦出谋划策,出生入死,却都换不来刘邦的跪下,那么这君臣之间的情谊,便太薄弱了。

    王灿笑眯眯盯着城外。

    他等着刘邦的决定。

    此刻刘邦依旧是很纠结,换做是他做沛县亭长的时候,让他下跪,他二话不说,立刻就跪下,可他已经不是昔日的刘邦。

    现在的他,是大汉的皇帝。

    如果跪下,颜面何存?

    大汉的颜面何存?

    消息传出去后,天下各国的君王,又要如何看待他?

    种种缘由,是刘邦的考虑的。

    不同的地位,有不同的心态,考虑的事情也不同。刘邦此时考虑的,他并不是考虑陈平,而是考虑自身的颜面。

    就如当年,项羽有刘邦的父母和妻儿在。

    为了让刘邦出城决战,项羽便威胁刘邦,让刘邦出城战,否则,就要把刘邦的父亲烹杀,再杀了刘邦的妻子。

    这种威胁,换做是寻常人,早就吓懵了,会立刻迎战。

    偏偏,刘邦不。

    刘邦如既往的耍无赖,大声的告诉项羽,说他和项羽曾经约为兄弟,既然是手足兄弟,他刘邦的父亲,便等于是项羽的父亲。如果项羽硬是要烹杀父亲,让项羽也分杯肉汤给他。

    至于妻子,要杀就杀。

    这惫懒的话,尽显刘邦的行事风格。

    项羽气急之下,便要烹杀了刘太公,甚至刘太公,也大骂刘邦逆子。得亏项伯番劝说,项羽才罢了烹杀刘太公的念头。

    此刻刘邦,看到城头上的陈平,仿佛想到了昔年面对项羽时的情景。

    他咬牙便道:“韩信,你和陈平,曾经是起在战场上的同袍。都说同袍如手足,你如今要杀死自己的手足,朕也无话可说。只要你敢杀陈平,朕必定会为陈平报仇雪恨。等打破了雒县,必定会将你戮尸雪恨。”

    “哈哈哈……”

    王灿听到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刘邦道:“韩信,你笑什么?”

    王灿扮作韩信,点压力都没有,他朗声道:“我笑的是,你刘邦,依旧是如既往的冷血,依旧是如既往的自私啊。”

    刘邦哼了声,却并未说话。

    王灿继续说道:“陈平如今被俘,你刘邦便不管他了。但凡对你没用,亦或是你认为,威胁到了你的人,你就要弄死,或者是抛弃。刘邦啊刘邦,你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坐上龙椅的。时无英雄,竟使竖子成名!你刘邦介无赖,坐不稳这大汉的江山。”

    “韩信小儿,你找死!”

    刘邦听到王灿的话,忍不住大骂。

    他忽然发现,眼前‘韩信’的这张嘴,还真是犀利,让他都有些支拙。

    上世的韩信,善于带兵打仗,善于行军布阵,是战场上的军神。可这世的韩信,不仅具备了打仗的能力,连张嘴都如此的毒辣。

    这还是韩信吗?

    不过这念头,闪而逝。

    刘邦握紧了拳头,大声道:“韩信,朕把话放在这里,只要你敢杀陈平,臣誓不罢休。”

    王灿道:“你誓不罢休?哼,我才是誓不罢休。我定会打到成都去,我要拿下你刘邦,我要掏出你的心,来看看,你的良心,是否被狗给吃了。”

    刘邦被王灿骂,脸上无光,干脆不再和王灿说话,调转马头就撤了,他来到夏侯婴的身边,说道:“夏侯婴,眼下的这局面,你说怎么办?”

    夏侯婴表情凝重。

    陈平在‘韩信’的手,如果强行攻城,万‘韩信’真的要杀陈平,那该怎么办呢?

    事实上,夏侯婴有些不赞同刘邦的做法。

    在夏侯婴看来,刘邦为了陈平的性命下跪,这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正所谓千金买马骨,刘邦为了救人跪下,即使消息传出去,也是桩美谈。

    这是为了臣子!

    这是彰显刘邦的爱才之心。

    当然,国的君主,高高在上的天子,要当着所有人的面下跪,的确是有失颜面。可个简单的下跪,能换来陈平的安全。

    当然,就算‘韩信’反悔,可刘邦下跪后,至少陈平的内心便好过了,因为刘邦器重陈平,在乎陈平的生死。

    夏侯渊不认为是丢人的事情。

    可是,他是臣子。

    夏侯婴清楚刘邦的秉性,所以即使心有想法,他也没有说出来,他沉声道:“陛下,‘韩信’用陈平的性命威胁,我们不搭理便是。末将建议,暂且撤军,不和‘韩信’开战。我们不攻打,‘韩信’就不可能杀陈平,他出招了,我们不接招便是。”

    刘邦道:“夏侯,难道我们直不攻打吗?如果因为顾及到陈平的性命,就直不进攻。那么,韩信这厮,就会直盘踞在雒县。我们,就直无法剿灭韩信。”

    在刘邦内心,没考虑陈平的性命。因为陈平已经被俘虏了,已经没有了价值。

    刘邦希望,能早日拿下雒县。

    他要抓住‘韩信’,将‘韩信’扒皮抽筋,让‘韩信’生不如死。

    夏侯婴道:“陛下圣明,既如此,臣便下令开战了。至于陈平,暂时便不管了。”

    “正该如此!”

    刘邦直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