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7章 试探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翌日,清晨。

    王灿早早的起床,便来到城楼上巡视。夜过去,昨晚上巡逻的士兵,都已经开始换岗,换另批士兵驻守。

    彭越早早起床,王灿的身边,道:“陛下,我们俘虏了陈平,刘邦意图从内部瓦解雒县的计划告破。我们接下来,是否要主动出击呢?”

    “不!”

    王灿依旧摇头。

    虽说王灿如今,占据了主动权,他依旧保持清醒。

    他没有必要主动出击。

    更何况,刘邦的实力更强,王灿想要凭借雒县的兵力,从正面击溃刘邦,还有巨大的难度。再者,有曹操、韩信和郭嘉等人在外面,王灿没有必要急着出战。

    熬,也能熬死刘邦。

    该出战时,王灿不会手软。

    该谨慎时,王灿会谨慎。

    彭越点头应下,便去安排士兵,他的安排,都根据王灿的意向来。所以王灿不打算出兵,他就准备防守的事宜。

    王灿切照旧,丝毫不慌。

    然而,县城外,汉军驻扎的营地内。

    刘邦却是有些急了。

    陈平进入了雒县,每天都会让人传出消息,但昨天夜里,陈平就没有传回消息。

    这情况,让刘邦很担心。

    刘邦喊来了张良,道:“张卿,昨天夜里,陈平竟然没有传回消息。朕担心,陈平是否遭遇了不测,或者是被韩信发现了?”

    张良道:“陛下,这不至于吧,陈平行事谨慎,而且是相当机敏的。韩信想要抓到陈平,近乎是不可能的。”

    刘邦道:“可为什么,没有消息呢?”

    张良思索番,道:“陛下,如今这情况,我们也没办法。依臣之计,暂且观望天。如果今天晚上,依旧没有陈平的消息,那陈平便有些危险了。明日,我们便兵临城下,试试韩信。”

    “也好!”

    刘邦点头同意。

    这天,刘邦在忐忑、担忧、不安度过。

    入夜后,刘邦愈发紧张。

    就算是晚饭,刘邦都没怎么吃,咽下两口饭就没吃了。

    营帐,昏黄的烛光,轻轻摇曳着,驱散了营帐的黑暗。

    刘邦枯坐在主位,无精打采的翻阅着送来的折子。

    “踏!踏!”

    阵脚步声,自营帐外传来。

    刘邦听到脚步声后,精神振,就看向营帐门口。只见营帐门帘卷起,夏侯婴大步走了进来。他抱拳向刘邦揖了礼,道:“臣夏侯婴,拜见陛下。”

    “是你啊!”

    刘邦见是夏侯婴,叹息声。

    陈平的消息,都是张良在负责,不是张良进入,便没有陈平的消息。

    刘邦问道:“夏侯,有什么事?”

    夏侯婴回答道:“陛下,臣刚接到了丞相传来的消息,说已经在调度粮食。半个月内,会有新的批粮食送来。”

    刘邦道:“知道了,你安排便是。”

    “喏!”

    夏侯婴应下。

    旋即,夏侯婴说道:“陛下,难道陈大人还没有消息传回?”

    陈平的事情,夏侯婴也是知道的。

    刘邦道:“没有!”

    夏侯婴闻言,劝道:“陈大人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依末将看,可能是陈大人遇到了什么事,亦或是城内戒严等,才没有消息传回。”

    刘邦说道:“但愿如此!”

    夏侯婴没有多话,便告退离开了。

    营帐,刘邦个人坐着。

    时间点点的流逝,刘邦脸上的神情,愈发的无奈,更愈发的不耐。他如今是度日如年,觉得每刻都难太煎熬,因为迟迟等不到陈平的消息。

    凌晨时,刘邦颗心,已经沉到谷底。

    还没有消息!

    刘邦这时候,已经开始担心陈平的安危,他熬了天,精神也已经萎靡不振。刘邦吩咐士兵,如果有陈平的消息,便立刻禀报,然后他去休息了。

    夜无话,翌日清晨。

    刘邦醒来后,豁然想到还没有陈平送回的消息,他有些不确认,便喊来驻守在营帐门口的亲卫,询问道:“昨夜,可有陈平的消息送回?”

    “没有!”

    亲卫恭敬回答。

    刘邦闻言,登时就蔫了。

    完了!

    陈平肯定落入了韩信手。

    这刻,刘邦对韩信恨得咬牙切齿,韩信这厮,不仅劝降了彭越,还拿下了陈平,着实可恶。

    刘邦也不再耽搁,站起身道:“传令夏侯婴,调兵集合,准备出发雒县。”

    “喏!”

    亲卫闻言,便立刻去通知。

    刘邦吃完早饭,便穿上甲胄离开军大帐,来到了军营校场。

    此刻,所有士兵都已经集合。

    刘邦声令下,大军出发。

    数万精兵,浩浩荡荡的离开军营,直扑雒县的县城。当大军兵临城下时,刘邦喊来夏侯婴,说道:“夏侯,试探下韩信,看他抓到了陈平没有?”

    “喏!”

    夏侯婴直接应下。

    他策马上前,距离县城百步外停下,便抬头往城楼上看去,朗声道:“韩信何在?”

    王灿也在城楼上。

    彭越看向王灿,道:“陛下,夏侯婴来了,您回话吗?”

    王灿说道:“不回他了,彭越,你来接话,就说我和夏侯婴割袍断义了,不再搭理他。”

    “喏!”

    彭越上前,他站在城楼上,打量着远处的夏侯婴,朗声道:“夏侯婴,韩将军和你早已割袍断义,他不屑和你说话。你找韩将军,有什么话说?”

    夏侯婴往城楼上看去,因为有百步远,他看着身形有些熟悉,但认不出是谁,便问道:“来人是谁?”

    彭越道:“彭越是也!”

    夏侯婴听到后,说道:“彭越,陛下待你不薄,为什么要背叛陛下?”

    彭越闻言,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等笑声停止后,便说道:“刘邦对待韩将军,对待我彭越,哪有什么不薄之说?咱们这些不是沛县的人,在刘邦的眼,算是人吗?夏侯婴啊,你这话说得好没道理。刘邦对待咱们不薄的话,哄鬼去吧,就别在我面前卖弄了。”

    夏侯婴讪讪笑。

    说实话,刘邦对这些非沛县出身的将领,还真是不怎么样。

    大多数,都死在刘邦手。

    尤其各路诸王,近乎都被刘邦剿灭。

    到最后,只剩下刘氏王。

    夏侯婴深吸口气,便继续道:“彭越,就算你要抵抗,可是在陛下的大军下,纵然你时半会儿盘踞雒县,也必败无疑。”

    夏侯婴如今,是在套话。

    他没有急着进攻,就是想套出陈平的消息。

    王灿在城楼上,却是听到了夏侯婴的话,他轻笑道:“夏侯婴直在废话,估摸着,极可能是想试探下陈平的消息。彭卿,可以告诉他们陈平的事情。”

    彭越顺势道:“夏侯婴,你废话忒多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你夏侯婴,向是敢于攻坚的。按照你的风格,早该攻城。之所以迟迟不进攻,无非就是要打探陈平的消息,对吗?”

    夏侯婴听到后,眼眸凝。

    恐怕陈平真栽了。

    夏侯婴沉声道:“彭越,我是在劝降你,不是谈陈平的事。”

    彭越嘲讽道:“虚伪!”

    他继续道:“你猜猜,现在陈平是死是活呢?”

    夏侯婴不屑道:“陈平直在成都,负责协助丞相处理朝政。你用陈平的消息说事儿,无非是不愿意面对现实罢了。”

    这时候,夏侯婴仍然不承认陈平被抓,也丝毫不提担心陈平的事情。

    只要没见到陈平,他就不会松口。

    彭越看向旁的王灿,只听王灿道:“把陈平的嘴巴堵上,然后带上来。既然抓住了陈平,没有必要躲躲藏藏的,看刘邦如何应对。”

    彭越得令,便下了命令。

    不会儿,陈平被押解着来到城头,只是他的嘴巴被堵着,手也被捆绑着,难以说话,也难以挣扎动弹。

    彭越站在陈平的旁边,朗声道:“夏侯婴,看到了吗?这便是陈平。他潜入雒县,竟然想算计韩将军,真是自取灭亡。”

    夏侯婴目光转,落在陈平身上。

    果真是陈平!

    这刻,夏侯婴颗心沉到了谷底,因为陈平被抓住后,他们会非常被动。

    王灿在这时候,站到了城头。

    他隔夏侯婴距离远,又是韩信往常的装扮,所以不怕夏侯婴看到。他接过话,朗声道:“夏侯婴,陈平在本将的手。你去告诉刘邦,让他马上滚过来,本将有话要对他说。”

    夏侯婴问道:“你有什么话要告诉陛下?”

    王灿言不发,根本不搭理夏侯婴。

    夏侯婴无奈,只得来到刘邦的面前,说道:“陛下,韩信要见您。”

    刘邦冷着脸道:“朕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话说。”

    当即,刘邦下了马车,便往前走。他来到先前夏侯婴的位置,目光扫过城头,看到了王灿、陈平和彭越,他也把王灿当作了韩信,毕竟看不清楚脸。

    刘邦道:“韩信,朕来了!”

    王灿朗声道:“刘邦,陈平在我的手。他之所以被擒,是因为要帮你击败我,才混入城内的。如今陈平的生死,在本将的掌握。你,跪下来向我道歉,否则本就杀了陈平。陈平的生死,系于你的手,你要下跪吗?”

    刘邦闻言,面色大变。

    ‘韩信’给他出了个难题,如果他不下跪,就等于不顾陈平的性命。可是他下跪,就得丢掉自己的脸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