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6章 正式的见面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曹姬副我见犹怜的姿态,下颌微微上扬,双眸子闪烁着光芒,说道:“韩将军,你这是做什么啊?人家在府上等你接我。可是,你为什么要大动干戈?”

    声音酥糯,很是好听。

    这声音,让人不自觉的面对曹姬生出好感。

    “雕虫小技,就不要卖弄了。”

    王灿冷哼了声,不屑说道:“你这种下九流的魅惑手段,也就适合在青楼勾栏讨日子。在我面前,就不要卖弄了。”

    曹姬副泫然欲泣的神情,说道:“韩将军,您为什么这样呢?总得给个理由吧。白天的时候,都还好端端的。可晚上,怎么就变了。”

    左煊道:“请韩将军解惑。”

    王灿说道:“为什么?因为你们是刘邦的人。凭这个理由,足够吗?”

    曹姬道:“韩将军,您误会妾身了。”

    左煊也解释道:“韩将军,左煊从来不是刘邦的人。刘邦此人,性情阴冷,能同患难,不能同富贵。这样的人,不值得我追随。我宁愿追随韩将军,也不会替刘邦卖命的。”

    王灿听得冷笑。

    到现在,竟然还不认罪,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忽然,王灿目光落在大厅门口。

    陈平被押着来了!

    陈平此刻也有些懵,他想不明白,到底在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在计划进行顺利的时候,却被韩信抓了,实在是想不通。

    就在陈平进入大厅,目光落在正上方首位上,他顿时就瞪大了眼睛,惊呼道:“王灿,怎么是你?你怎么在雒县。”

    王灿笑道:“陈平,初次见面,久违了。朕在雒县,有什么不可吗?”

    “王灿,你是蜀国皇帝王灿?”

    曹姬这时候,也瞪大眼。

    左煊更是震惊,说道:“你不是韩信吗?怎么成了蜀国王灿。”

    陈平见到王灿后,也没有想通哪里出现了破绽,但听到曹姬和左煊的话,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原来所谓的韩信,竟是王灿假扮的。

    破绽,出现在这里。

    陈平进入后,道:“不愧蜀国皇帝,竟然亲自到了雒县。陛下曾猜测,韩信和彭越,都已经归顺了蜀国。看现在的情况,恐怕韩信是虚假的,都是你假扮的。而彭越,才是真正归顺了你。”

    “错!”

    王灿摇头回答。

    陈平道:“哪里错了?”

    王灿说道:“韩信并非虚假,他的身份是真的。韩信和彭越,也是真正归顺了朕。因为韩信另有任务,朕才让他离开了雒县。”

    陈平听得倒吸口凉气。

    王灿原本的实力,就不弱。

    如今,竟然又得了韩信、彭越、英布等人的效忠,实力已然不弱。刘邦和王灿交锋,刘邦的情况不容乐观。

    陈平深吸口气,感慨道:“上次在天水,我的计划,被你破坏。如今在雒县,我的计划才刚开始,又被你识破。”

    “我真倒霉啊,每次,都栽在你的手。”

    “只是在天水的时候,你是偶然遇到,所以破了我的计划。”

    “这次,你怎么识破的?”

    陈平说道:“按理说,你不可能看出破绽的。就算这件事,有诸多的巧合。你怎么就判定,我们是陛下的人?”

    王灿笑道:“原因有二!”

    陈平道:“愿闻其详!”

    王灿说道:“第,我扮作韩信去见漂母之女,但她口口声声说见过韩信。我是假的韩信,她却认不出来,难道不是假的吗?”

    刷!

    陈平面色大变。

    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纰漏。

    这纰漏,也太低级了。

    陈平又问道:“第二个原因呢?”

    王灿继续道:“第二个原因,是我从漂母之女的院子出来,即将离开的时候,发现了你陈平。当时,我只是觉得你的背影很熟悉,想不出你是谁?毕竟在天水时,我只看到你的身影,没有看到你的面庞。”

    陈平说道:“那么,你怎么认出了我?”

    王灿道:“恰巧我回到城楼上,接到了书信,说你陈平从成都离开,来到了雒县。当时,我便想清楚了。原本没打算动左煊等人的,但有了你陈平,朕立刻采取了行动。”

    “唉……”

    陈平忍不住叹息声。

    这次,败得冤枉。

    甚至于,陈平有太多的机会扭转局面。只要陈平早,就和王灿照面,他就能认出王灿,知道是王灿假扮了好韩信。

    可是,陈平始终都没有发现。

    这就导致了信息的不对称。

    王灿掌握了更多的消息,掌握了主动权,陈平根本就逃不掉。

    陈平说道:“你准备怎么处置我们?”

    王灿轻轻笑,说道:“杀了你们,未免太过可惜。接下来,朕和刘邦两军对峙的时候,朕倒要看看,刘邦会如何对你。陈平,朕很期待。”

    陈平面颊轻微抽搐。

    他可以预料到,自己的结局不会太好。

    “陛下,饶了妾身吧。妾身也是受人逼迫,才不得已扮作漂母之女,请陛下饶命!”

    曹姬开口求饶。

    她不想死。

    她的内心,甚至生出了野望,如果能成为王灿的枕边人,那便更好了。

    王灿听到曹姬的话,站起身,走到曹姬的面前,居高临下,说道:“你这样善用魅惑之术的人,犹如妖孽。”

    “你这等人,点朱唇万人尝,留着便是祸害。”

    “你,死了才好。”

    王灿说完后,便拔剑出鞘,他腰间佩剑出鞘,直接就捅了出去。

    剑,便刺穿曹姬心脏。

    王灿拔出龙渊剑,便回到坐席落座,摆手道:“拖下去,埋了!”

    士兵上前,拖着曹姬离开。

    陈平感慨道:“蜀国皇帝好狠的心,如此绝美的佳人,说杀就杀,真是辣手摧花。你内心,便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念头吗?”

    王灿道:“这等女子,杀了免得留下祸患。”

    以王灿的精神,自是不怕曹姬蛊惑,但如果放任曹姬不管,旦曹姬为祸其他的人,对王灿了来说,是极大的威胁。

    与其如此,不如杀掉。

    杀了了百了!

    王灿目光落在左煊身上,他倒是没有杀左煊,吩咐人把左煊带下去羁押起来。

    至于陈平,也羁押在军。

    切忙完,已经是深夜。

    王灿带着士兵返回城楼,安置了军队,让彭越去休息后,才回房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