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4章 发现陈平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女子回答道:“妾身如今,在左煊的府上,虽然受到礼遇,但毕竟是寄人篱下,而且是她买来的奴婢。我就想,能否请将军出面,将我赎走。”

    “妾身虽然身无长物,但至今,还是清白之身。”

    “妾身,愿长侍将军左右。”

    “求将军收留。”

    女子说话的时候,声音极有韵律,说话的时候,竟然有着丝丝精神溢出,放出是直接钻入人的内心,让人不自觉的,就同意她说的话。

    这是精神上的影响。

    王灿心早有警惕,所以听到女子说话,便谨守灵台,保证心神的稳定。不过他脸上,却也露出淡淡笑容,仿佛副赞同女子的意思。

    女子继续道:“妾身所求,便是不再颠沛流离。这乱世,实在是没有容身之地。家母已经过逝,这世上只剩下我人,我只希望能安度余生。”

    “唉……”

    王灿叹息声。

    他此刻扮作是韩信,仿佛赞同了女子的话,道:“你要跟着我,但本将直在军,恐怕不怎么方便。毕竟,军不留女眷。”

    女子道:“韩将军,军虽然不容女眷,但您随便找座宅子,就可以安置小女子。妾身不求大富大贵,不求奢侈度日,只求个安身之地。”

    “这,这,……”

    王灿似乎受到了极大影响,副纠结模样。

    女子见状,加催功力,再度道:“唉,没想到娘亲走了,便找不到依靠的人。既然韩将军不愿意,妾身也不勉强,就算了吧。”

    “好,我答应你了。”

    王灿咬牙,就答应了下来。

    他内心,更是暗暗警惕。

    这女人绝非泛泛之辈,即使搏杀能力不强,但这影响心神的力量,却是防不胜防。试想下,如果这样的人到了蜀国,足以四处兴风作浪。

    这是极为可怕的。

    有那么瞬间,王灿甚至是想掌毙了这女子。

    不过为了大局,他忍了下来。

    王灿道:“让人通知左煊,我和他谈谈你的事情。”

    “喏!”

    女子大喜应下,立刻喊来府上的奴婢去通知。

    这时候,女子也是颇为激动。

    他终于接近韩信了。

    只有接近了韩信,接下来,才能按照陈平的计划行事。

    不多时,左煊进入房。

    左煊带着淡淡的笑容,拱手行礼后,坐下说道:“不知道韩将军和姑娘谈的怎么样了?”

    王灿接过话,便道:“我已经决定了,要带走她。既然左先生是买来的,你说个价钱,我帮助她赎身。”

    左煊大袖拂,道:“韩将军,你真是客气了。我是雒县的商人,很多事情,还得仰仗韩将军的。韩将军义薄云天,愿意替姑娘赎身,左某岂能不成人之美?”

    “韩将军,你直接带人离开就是。”

    “钱,便不说了。”

    “我这个人,喜欢交朋友,便希望和韩将军做个朋友。当然,如果韩将军认为我不自量力,那就是左某僭越了。”

    左煊道:“韩将军意下如何?”

    “没问题!”

    王灿也不废话,直接就应下。

    他知道了这左煊有问题,所以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带走人,他自是乐意的。

    左煊说道:“我在府上略被了薄酒,还请韩将军赏脸,能够在府上畅饮番。”

    王灿没有逗留,直接拒绝道:“畅饮就不必了,我还得回军营处理事情。军事务繁忙,我得回去了。等有空闲时,再痛饮番。”

    “好!”

    左煊也不多言,直接就同意了。

    只要达成任务,就算‘韩信’不留下吃饭,他也觉得没问题。

    左煊继续道:“既如此,韩将军带着姑娘离开吧。”

    “不急!”

    韩信摇了摇头,说道:“要安置人,我得购置住宅才行。等我购置好住宅,再来带她离开。这段时间,便麻烦左先生了。”

    左煊道:“韩将军客气了。”

    “告辞!”

    韩信站起身,便转身离开。

    左煊连忙起身道:“我送送韩将军。”

    “不必了!”

    王灿摆手拒绝,转身就离开,左煊跟着起走出房间,见王灿走得急,他还是送到院子门口,便没有继续再送。

    等王灿离开,他转身回了院子。

    左煊拱手说道:“不愧是大人培养出来的人,这韩信武艺精湛,不是易与之辈。没想到,英雄难过美人关,他终究拜倒在你的裙下。”

    女子恢复了高冷,下颌微微上扬,倨傲道:“要魅惑韩信,也不容易。如果韩信的精神,再坚实点,我绝不可能蛊惑他。”

    左煊道:“能成自是最好的。”

    顿了顿,左煊说道:“按照陈大人的计划,你到了韩信的身边,还得要再蛊惑彭越。只是,你如何接近彭越呢?”

    女子哼了声,道:“这就不是你能接触的,左煊,做好你的本分即可。你的任务,是送我到韩信的身边,接下来的事情,不该问就不要问。”

    左煊嘴角轻轻抽搐。

    他眼多了抹怒火,但瞬间就压了下去。

    左煊瞬间恢复平静,轻轻笑,道:“既如此,我倒是拭目以待,希望你能好好表现,早些完成陈大人的任务。”

    女子道:“我出道以来,未尝败。还没有男人,能逃得过我的魅惑。这次,也不厉害。即使,他是名扬天下的韩信。”

    左煊听着女子自信的话,嘴角上扬,转身就离开了。

    女子个人坐在房,神情自信。

    区区韩信,她信手拈来。

    而王灿走出了院子,就径直往外走。左煊的府邸,极为壮阔奢华,处处回廊,四处亭台楼阁,还有池塘假山,很是宽阔。

    他行走在其,心头冷笑。

    这左煊有问题,等查清楚背后的情况,就可以收,将左煊也柄拿下。他打量着周围的情况,忽然见前方百步外的处走廊,出现了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下意识的,王灿暂时避身。

    他躲藏在暗,仔细打量着那身影,随着距离拉近,他看清楚了来人的相貌,但他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而且那熟悉相貌,他似乎没有见过。

    唯独熟悉的,是那身影。

    当来人走近后,王灿躲了起来,等男子离开,他才悄然离去。

    出了左家后,王灿策马赶路。

    路上,他都在琢磨,但就是想不到,没有任何的头绪。他来到城楼下,登上城楼,便见到了彭越,只听彭越问道:“陛下,情况怎么样?”

    王灿道:“左家有问题!”

    彭越道:“果真如此!”

    顿了顿,彭越说道:“那漂母之女,又是个什么情况?是真的,还是假的?如果是真的,得考虑到韩信的感受。如果是假的,直接处理了便是。”

    “假的!”

    王灿说道:“那女子还说见过韩信,可我这假的韩信,在他面前,她都辨认不出。原本,我们只是猜测,可女子的话,坐实了他们的问题。”

    彭越道:“那么,要动手锅端了吗?”

    王灿摇了摇头,道:“暂时不动手,因为我离开锁左家的时候,看到了个熟悉身影。只是这身影熟悉,我时间,竟然想不出任何头绪,找不到对应的对象了。我确信,在哪里见过左家府上的人,但就是没了印象。”

    彭越道:“既如此,那就暂时不动手,等等再说。”

    话锋转,彭越说道:“陛下,在你离开后,倒是收到封来自郭嘉的信函。”

    说完,他就递出了信件。

    王灿接过后,撕开了信封,取出信件。当王灿看到书信上的内容后,忽然道:“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终于知道,在左家府内的人是谁?”

    “谁?”

    彭越开口问道。

    王灿道:“是陈平,是刘邦的心腹谋士。我和陈平没有真正的见过面,但昔日在天水城时,我曾发现了他的背影。”

    “刚才,直想不起来。”

    “可奉孝来的这封信,说他发现陈平自成都北上,来了雒县。”

    “这消息,提醒了我。”

    王灿眼闪烁着精光,正色道:“左煊府上的人,必定是陈平。那么现在也可以肯定,左家背后的人,便是陈平。”

    彭越道:“那么,陈平认识您吗?”

    王灿说道:“应该是认识的,但我先前见到陈平时,就躲藏了起来,他没有见到我。得亏这遭碰到了陈平,如果被陈平发现了我,知道我假扮了韩信,事情就不妙了。”

    彭越道:“既然对方是陈平,那么切的为难题,都得以解开谜团了。而且现在,也就没有必要,再和左煊绕圈子。末将立刻调兵包围左家,捉拿陈平。”

    如果能拿下陈平,不啻于斩掉刘邦条臂膀。

    王灿眼眸转动,他思考番后,摇头道:“不,不能立刻行动。陈平到了雒县,他不可能没有防备。现在就调兵,他极可能发现,然后快速逃离。等天黑后,再调兵去包围左家。如此,才不至于泄漏消息。”

    彭越道:“陛下英明!”

    王灿此刻,眼也闪烁着精光,道:“这回如果能抓住韩信,我倒要看,刘邦要怎么办?这回,咱们遇到条大鱼了。”

    彭越道:“这都是陛下临机决断,应对得当。”

    王灿道:“别垮了,去安排吧。”

    “喏!”

    彭越应下,便立刻去调度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