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3章 破绽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左煊表情平静,正色道:“在下和漂母之女,没有任何的关系。之所以认识漂母之女,是因为刚购买了批歌姬,而漂母之女就在其。”

    “我挨个询问情况的时候,她说和韩将军有些关系,还说只要我来见韩将军,请韩将军见她面,就能获得更多的钱财。”

    “商人逐利,我就来了。”

    “我所来,不为其他,只为获利罢了。”

    左煊说道:“我只是传达消息,至于韩将军见不见她,则是韩将军自己的事情。”

    王灿却是心念急转。

    左煊的话里面,有两个巧合。

    第个巧合,漂母之女突然出现在雒县。

    第二个巧合,漂母之女恰好遇到左煊这样的商人。

    如果漂母之女没有出现在雒县,就和韩信不会有任何联系。如果左煊没有买下漂母之女,也就不会有现在的事情。

    这切,都是巧合。

    太多的巧合,便很可疑。

    王灿内心怀疑,但也没有拆穿,更没有提出质疑的话,说道:“在哪里见面?”

    左煊闻言,心头喜。

    要成了!

    只要‘韩信’同意和漂母之女见面,计划便启动。

    事实上,左煊是陈平的人。

    这切,是陈平的算计。

    陈平的计谋,是利用漂母之女的身份,和韩信搭上关系。等韩信和漂母之女关系很近后,再设计让彭越和漂母之女有联系,籍此来挑拨韩信和彭越。

    计划虽然老套,但却行之有效。

    这就是陈平的离间计。

    左煊压下内心激动的情绪,说道:“就在在下的府上。如果将军不放心,大可以带人前往。有将军的士兵,料想安全是无虞的。”

    王灿说道:“你下城楼去等着,本将稍后就来。”

    “喏!”

    左煊应下,转身出了房间。

    房间,只剩下王灿和彭越两个人。

    彭越副思索神情,沉声说道:“陛下,臣不建议你去。你现在是韩信,这极可能是针对韩信的阴谋诡计。”

    “为什么?”王灿问道。

    彭越回答道:“战争打响的关键时候,忽然有人说是漂母之女,那就有些古怪了。这个漂母之女,恐怕韩信也没有见过。毕竟当初给予韩信饭之恩的人是漂母,而不是漂母的女儿。”

    王灿笑了笑,说道:“既如此,那就更要去了。”

    彭越道:“为什么?”

    王灿说道:“因为我倒想看看,到底谁在背后密谋?刚才左煊说了,他任由我带兵前往,这就意味着,对方不会动手的。他们,还有更深层次的谋划。”

    彭越思索后,道:“陛下当心。”

    王灿说道:“你放心,我会带上罗成的。有罗成在,我的安全无虞。更何况,他们都不知道朕,他们谋算的是韩信,所以你无须担心。”

    彭越便不再多言。

    王灿站起身,离开了房间,就喊来了罗成和队士兵。他交代了罗成注意的事项,便带着人往城楼下行去。

    左煊见到王灿,道:“韩将军,请随我来。”

    “好!”

    王灿点了点头。

    左煊翻身上马,而王灿也是骑马赶路。至于罗成行人,则是跟在王灿的身边,护卫王灿的安全。以王灿和罗成的武艺,这雒县城内,任何之地,都大可去得。

    走了两刻钟,来到城东区域。

    行人,到了座府邸外。

    这座府邸,便是左煊的住宅,装潢得雕梁画栋,很是富庶。

    左煊翻身下马,道:“韩将军,请随我来。”

    王灿点头,下马随着左煊起进入。

    进入府内后,王灿左右打量了番,这处住宅,到的确是商人之家,富庶奢华。不过王灿愈发警惕,小心应对。

    自古以来,阴沟里翻船的事情,不在少数。

    他不希望翻船。

    绕过前厅,走过回廊,行人来到了后院的座院子。

    左煊摆手道:“韩将军,漂母之女,就在这座院子。接下来,便是你和漂母之女之间的交谈,在下不参与,便告辞了。”

    “好!”

    王灿点了点头。

    左煊离开后,王灿抖衣袍,便迈步进入。

    罗成等人护卫在院子门口,负责保护王灿的安全。

    王灿进入院子,忽然,他听到了阵抚琴声,琴音萦绕,这琴声,透着淡淡的凄苦和哀怨,让人的心登时就提起。

    不对!

    王灿眼眸,闪过道精光。

    刚才险些着道了。

    这缭绕传出的琴音,竟然有影响人精神的功效。如果不是王灿功力精深,刚才便会陷入琴音的情绪,然后受到影响。

    这不是控制,而是影响。

    不知不觉间,就会沉入琴音,然后不可自拔。

    “高手!”

    王灿心下了判定。

    就算对方不是武艺宗师,但单凭这首曲子,就可以影响到人的精神,已经很不简单了。不过王灿却没有表露分毫,他装作是招的样子,便进入了院子。

    此刻,院子内。

    个妖娆妩媚的女子,正在抚琴。

    这女子生了副瓜子脸,相貌妩媚,身材婀娜多姿,端的是无比诱人。她此刻正埋头抚琴,如泣如诉的琴音,自琴弦上透露出来。

    王灿站在旁,静静倾听。

    片刻后,琴音结束。

    这时候,女子抬起头,看向了王灿。

    那双桃花眼,似乎是有异样的力量,仿佛能深入到王灿的内心般。不过对王灿这样的大高手而言,他却丝毫不受影响,微微笑,便道:“姑娘,你就是漂母之女?”

    “妾身便是!”

    女子站起身,欠身向王灿行礼道:“妾身见过韩将军!”

    王灿眼眸转动,说道:“上世,我曾见过漂母,更重重答谢了漂母的饭之恩。但当时,也不曾见到你。”

    女子说道:“上世,小女子和韩将军,的确没有见过。但事实上,是韩将军没有见过我,但我私下里,却见到过韩将军。”

    “哦,你见到过我?”

    王灿心忽然笑了起来,他原本只是怀疑,可听到女子刚才的这句话,便知道,这女子必定有问题,是故意针对韩信来的。

    因为,王灿不是韩信。

    这女子说见过韩信,可他明明是假的韩信。

    这就有问题了。

    王灿坐实了内心的推测,但没有点破,问道:“你在哪里见过本将?”

    女子回答道:“将军答谢家母时,妾身在人群,见到将军。”

    王灿道:“原来如此!”

    顿了顿,王灿问道:“说吧,你找我来,有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