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2章 陈平再出手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五天时间,转瞬即逝。

    这日,汉军大营外,辆马车缓缓行驶而来。马车,坐着男女。男的三十出头,身材颀长,相貌普通,但双眸子略显阴冷的年人。

    女子前凸后翘,相貌妩媚,身材妖娆,队桃花眼春波荡漾,让人看到女子后,便忍不住对女子心生怜惜。

    只是,这男女都没有说话。

    马车抵达营地门口后,男子拿出腰牌亮了亮,马车就径直入内。

    男子,赫然是陈平。

    他身边的女子,便是承载计划的女子。

    刘邦麾下的谋士,萧何擅长处理内政,张良擅长出谋划策,而陈平兼而有之,能出谋划策,能处理内政,但他的计谋,多是奇谋。

    换个说法,是剑走偏锋。

    陈平在天水城时,和曹参起,设下了伏击姜维的计策,意图夺取天水,掌控凉州王家。只是最终的结果,却是败涂地,狼狈离开。

    在陈平内心,直有股郁气。

    他想要报仇!

    他要取得胜利!

    陈平乘坐的马车进入军营后,很快就停下。陈平安置了女子,便来到刘邦的营帐外求见。进入后,陈平揖了礼,道:“臣陈平,拜见陛下。”

    “坐!”

    刘邦摆手吩咐。

    对陈平,刘邦很是器重。

    相比于张良、萧何,刘邦反倒是更喜欢陈平。因为不论是张良,亦或是萧何,那都太伟光正,都是少有缺点,反倒是陈平,虽然有许多小毛病,但刘邦喜欢。

    这样的人,刘邦用起来放心。

    陈平落座后,道:“陛下的书信,臣已经看到。陛下让臣办的事情,臣考虑后,也挑选了人。如今,只等个机会混入雒县城内。”

    刘邦笑道:“陈卿办事,朕放心。你且放心,雒县虽然在韩信和彭越手,但两人都是自大之辈,竟然没有封锁四方城门,依旧任由出入。所以,你带着人能轻易混入。”

    陈平道:“这是外松内紧,表面上看,雒县没有什么驻防,也没有关闭城门。但臣可以料定,韩信和彭越在雒县城内,必定是查得非常严格。”

    刘邦道:“陈卿所言甚是!”

    顿了顿,刘邦说道:“朕立刻让张良来,看陈卿和他们有什么话说?”

    陈平道:“不必了!”

    他阻拦后,便道:“陛下,择日不如撞日,而且时间紧迫,臣立刻就带着人离开军营,然后混入雒县。不过臣要在落陷行动,必须要有足够的钱财斡旋,所以臣请陛下调拨钱财。”

    “没问题!”

    刘邦直接回答,道:“你需要多少,尽管支取便是。”

    “谢陛下!”

    陈平躬身道谢。

    他没有多逗留,站起身就告辞。离开军大帐后,陈平去支取了钱财,便带着女子离开营地。自始至终,他也没有去见张良。

    因为雒县没有禁止出入,陈平很容易就进入城内。

    他入城后,便在城内住下。

    陈平没有立刻行动,而是利用手的钱财,大肆的收买些底层官员,同时套取讯息,以便于他行动。只是直没有得到彭越和韩信离开城楼的消息,陈平也只能按兵不动,静静等待机会。

    在陈平蛰伏的时候,城楼上。

    王灿居住的房间。

    王灿和彭越,竟是在下棋打法时间。

    两人下的是象棋,而不是围棋。实在是围棋太过费神,象棋简单也有冲劲儿。

    王灿和彭越,你来我往,杀得不亦乐乎。

    王灿边下棋,边道:“彭卿,这晃就过去五六天了。刘邦的大军屯住在外面,竟是按兵不动,始终不出兵。你说,刘邦在酝酿什么阴谋?”

    彭越道:“臣猜测不出来,刘邦没有任何举动,便没有露出任何破绽。这时候,要抓住刘邦的纰漏,是不可能的。”

    王灿道:“也是这个道理,只是如今已经进入十月,秋风萧瑟,天气开始转凉。如果再过段时间,刘邦再不采取行动,可就不利于他了。天寒地冻的,可是行军大忌。”

    彭越道:“陛下的意思是,刘邦极可能要采取行动了。”

    王灿道:“猜测而已!”

    “报!”

    忽然,房间外响起敲门声。

    王灿道:“进来!”

    随着王灿吩咐声,名士兵进入,道:“陛下,城楼下来了个商人,指名点姓的要见韩信,说是有要事求见。”

    王灿道:“让他上来。”

    “喏!”

    士兵应下,便立刻去传令。

    不会儿的功夫,个四十出头的年商人来到房间,躬身揖了礼,向着王灿的方向,拱手道:“草民左煊,不知谁是韩将军?”

    “我便是!”

    王灿立刻就回答。

    左煊说道:“韩将军,终于见到你了。”

    王灿道:“你我,认识吗?”

    左煊回答道:“在下仰慕韩将军的大名,早已经许久了。虽然没有见到韩将军,可韩将军的大名,早已经是如雷贯耳。”

    王灿扮作韩信,道:“你来有什么事?”

    左煊说道:“我这次来,是受人所托。敢问韩将军,可曾记得昔年助你的漂母?”

    王灿眼眸眯了起来,道:“自然记得!”

    昔年,韩信还很穷困的时候,食不果腹,有上顿没下顿。为了填饱肚子,韩信没事儿的时候,就喜欢到河边去钓鱼,希望能钓鱼充饥。

    那时候,河边有位漂洗衣服的老妇人,见韩信可怜,便每日拿来饭菜让韩信吃,使得韩信熬过了最艰难的时候。

    这便是漂母进饭的典故。

    这事儿,王灿也是知道的,只是他没想到,在雒县这个地方,竟然忽然有漂母的消息。

    这是巧合吗?

    王灿的内心,有着怀疑。

    如果在平常的时候,有关于漂母的消息,王灿倒也不会怀疑。毕竟,漂母对于韩信,也是有大恩情的,可眼下战事当头,由不得王灿不谨慎。

    就算是彭越,此刻也眯起眼睛,审视着进入的左煊。

    面对王灿、彭越的审视,左煊神态自如,没有半点的惊慌,说道:“韩将军,事情是这样的。漂母之女,如今就在我的府上。”

    王灿道:“她和你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