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0章 割袍断义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夏侯婴眯起了眼睛,眼神凝重。

    不愧是韩信!

    番话,便激怒了刘邦,令刘邦在愤怒之下做出进攻的决定。孙子兵法明确记载,主不可以怒而兴师,将不可以愠而致战。

    愤怒下的决定,大多错误。

    所以夏侯婴听到刘邦的命令,也没有采纳。

    他是主将。

    这战,由他做主。

    即使违背刘邦的命令,夏侯婴也不惧。

    夏侯婴深吸了口气,便继续道:“韩信,你错了!”

    王灿道:“错在何处?”

    两人的对话,传到了刘邦耳。刘邦的脸色,有了瞬间的愤怒,因为夏侯婴竟然没有搭理他的命令,这让刘邦很不高兴。

    身为君主,都有掌控欲。

    刘邦也是如此。

    夏侯婴不听刘邦的命令,所以刘邦开始有不高兴。但刘邦历经沙场,是沙场上的老将,瞬间就明白了过来,刚才过于激动,以至于犯了大错。

    刘邦压下怒气,便静静坐镇后方,没有再干涉前面的战事。

    此时夏侯婴深吸口气,朗声道:“陛下,自有陛下的难处。你韩信虽然没有反叛之心,是忠于陛下的。”

    “可是,你下面的人呢?”

    “游侠儿的世界,流行句话,叫做人在江湖,人不由己。官场,也是如此,人在官场,身不由己。”

    “小到个江湖,大到朝堂,都是如此,何况是身居高位的你呢?”

    “很多事情,你控制不住。”

    “尤其你韩信点兵,多多益善,但凡军的将士,都对你敬若神明。只要你振臂呼,陛下刚刚结束的乱世,刚刚成立的大汉,立刻就会分崩离析。”

    夏侯婴侃侃而谈,他继续道:“你愿意收手,但你麾下的将领,却不可能任由你退缩。所以,才有了你的亡故。”

    “这不是狡兔死,走狗烹。”

    “是时势所迫!”

    “当时的天下大势,陛下麾下的臣子,你麾下的臣子,双方进行了较量。所以,才有了你最终的结局。”

    夏侯婴说道:“韩信,你怪不得陛下。”

    这话传入刘邦的耳,刘邦脸上露出抹笑容,更赞赏夏侯婴。没想到夏侯婴,竟然能说出这样番精辟的话。

    刘邦觉得悦耳。

    然而,王灿听了后却是怒气上涌。

    夏侯婴是强词夺理。

    这是偷换概念。

    如果刘邦笃定不杀韩信,不论是萧何,亦或是吕雉,都不可能联手杀了韩信。没有刘邦点头,这是不可能成的。

    归根结底,还在刘邦。

    只是夏侯婴的番话,转变了个概念,把切问题推卸到了刘邦的下属身上。

    王灿为韩信抱不平。

    昔日,萧何举荐韩信,但萧何为了大汉,却昧着良心欺骗韩信,令韩信身死于妇人之手。

    昔日,夏侯婴举荐韩信,对韩信有知遇之恩。如今,夏侯婴却为了离间韩信和彭越,说出这样强词夺理的话。

    整个刘邦麾下,没有真正为韩信着想的人。

    王灿深吸了口气,朗声道:“夏侯婴,你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良心不痛吗?原以为,你夏侯婴是个识大体有品行的人。”

    “今日见,不过尔尔。”

    “昔日,你对我有恩,我敬你,所以不愿意和你刀兵相见。”

    “可是,你让人失望了。”

    “你我各有立场,如果直接刀兵相见,我倒是依旧敬佩你。但你刚才的番话,强词夺理,歪曲事实,谄媚刘邦,令人作呕。”

    “今日,我韩信,与你夏侯婴割袍断义,再无半点交情。”

    王灿撩起衣袍,便挥剑斩下。

    “呲啦!”

    刀锋落下,割裂截衣袍。

    王灿抓起了这截衣袍,便扔出了雒县的县城。这刻,他扮演的韩信,把悲凉气息完全展露出来,就算是夏侯婴见状,也是嘴角抽搐。

    夏侯婴内心,叹息声。

    他对韩信有知遇之恩,他在韩信的面前,曾经是有定地位的。

    刚才的番话,夏侯婴为了美化刘邦,为了劝服韩信,使用了诡辩之术。没想到他的番话,让韩信有如此激烈的反应。

    虽说韩信割袍断义,但夏侯婴却也不后悔。

    两军厮杀,各为其主。

    在如今的大环境下,他为了帮助刘邦拿下韩信,就算是使用阴谋诡计,他也必须去做。

    夏侯婴深吸口气,道:“韩信,你太固执了。你已经陷入了魔症,你这样做,最终的结果,必定是你再度身死。你麾下的士兵,也会死在雒县。”

    王灿朗声道:“夏侯婴,我和你没话说了。和你说话,让我作呕。你要战,我便战。我韩信七尺男儿,顶天立地,不惧刘邦的那点兵力。”

    这刻,王灿扮演的韩信强势还击。

    番话把夏侯婴逼迫到墙角。

    夏侯婴在这时候,已经不可能再招降了,他也没有立刻下令进攻,立刻就下令道:“撤,后撤扎营,暂不发起进攻。”

    他下了命令,就回到刘邦身边。

    刘邦问道:“夏侯婴,为何不强行攻城?”

    夏侯婴回答道:“陛下,我仔细观察了下,守城的兵力,至少都有千人以上。如果要强攻雒县,少说也得万人以上。”

    “至少,得有十倍以上的兵力。”

    “否则,就不能强攻。”

    “而我们现在,区区三万的兵力,如果强攻雒县。最大的可能,是我们会陷入进去。所以,臣下了撤退的命令。”

    夏侯婴说道:“陛下,和韩信交锋,不能急于时。我们现在,得能够抓住韩信露出的破绽,才能发起进攻。否则,宁愿相持也不能轻易出兵。”

    刘邦听完,也点了点头。

    他明白夏侯婴的意思。

    刘邦拥有整个益州,如果是相持,是刘邦方占据了优势,而不是韩信得了优势。所以相持下去,最早撑不住的,必定是韩信。

    这就是夏侯婴的计策。

    刘邦心,还是有些不情愿,原因很简单,他不想等太长的时间。刘邦的内心,还有着统九州的野心,如果直困在益州,他如何统天下呢?

    只是刘邦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无奈之下,只能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