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9章 对峙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时间飞逝,进入九月底。

    天气转凉,秋高气爽。

    刘邦率领的大军,已经拿下了新都县,然后进入雒县境内。原本刘邦和夏侯婴带着大军,是准备在新都县大战场的,但没有遇到战事,很顺利拿下了新都县。

    军队进入落陷后,沿途也没有遇到阻拦。

    路,无比顺畅。

    对于这样的情况,刘邦都觉得奇怪。

    刘邦心担忧,便吩咐人去请夏侯婴,不会儿,夏侯婴身着甲胄,策马来到刘邦的马车旁,抱拳道:“陛下!”

    刘邦道:“夏侯婴,我们路行来,路上没有半点阻拦。如今韩信和彭越,明明攻占了广汉郡,夺取了雒县。为什么我们进入,他竟然没有半点阻拦?莫非,这里面有阴谋?”

    夏侯婴说道:“陛下,以微臣看来,这可能是彭越、韩信实力不足。单论实力,彭越和韩信虽然联合,可实力依旧弱小。他们没有办法处处防守,只能驻守雒县,只是臣的判定。”

    刘邦听后,这才稍稍放心。

    夏侯婴安抚了刘邦后,就来到前阵,领着大军起前进。

    这时候,季布策马走来。

    季布脸上神情凝重,道:“将军,我们进入雒县后,路都没有遇到阻拦的兵力。这情况,大致可以推测,是韩信和彭越收拢兵力,退守雒县。”

    “可这也不对劲儿。”

    “这不符合韩信的用兵风格,他不是擅长镇守的人。就算是困境,韩信也能背水战,不会坐以待毙的。”

    “所以,韩信可能有阴谋。”

    季布眼闪烁着精光,说道:“夏侯将军,以韩信的个性,说不定会抄我们的后路。我建议,后方押送粮草的队伍,必须要慎重,避免粮道被截断。”

    夏侯婴道:“你的分析有道理,季布,后方粮道的安排,由你亲自负责。每批即将送达的粮食,都必须严格把守,避免被劫走。”

    “喏!”

    季布抱拳应下。

    大军仍在赶路,最终抵达了雒县城外。

    军队列阵。

    刘邦的王旗,随风飘扬,在空猎猎作响。刘邦坐在马车上,眺望着远处的雒县城池,眼浮现出浓浓的杀意。

    韩信,背叛他!

    彭越,背叛他!

    这两人都该死。

    不杀韩信和彭越,他绝不罢兵。

    刘邦没有上前,而是任由夏侯婴安排,因为这战夏侯婴是主将。在军阵最前方,夏侯婴策马走出,在距离雒县城池百步外停下。

    饶是如此,夏侯婴也是小心戒备。

    如今天地大变,灵气滋生,个人的武艺提升了许多。

    势力强横的武将使用弓箭,要射杀百步外的人,几乎是易如反掌。所以夏侯婴小心戒备,以防城楼上有人放冷箭。

    夏侯婴朗声道:“本将夏侯婴,韩信何在?”

    他声音雄浑,清晰传上城楼。

    作为韩信曾经的恩主,夏侯婴是有恩于韩信的,所以他上来,便喊韩信的名字。夏侯婴和韩信有交情,和彭越没有交情,所以准备从韩信入手。

    “韩信在此!”

    城楼上,王灿代替韩信回答。

    此刻的王灿,是往常韩信的装扮,而且王灿的身高、体形,都和韩信相差不多,声音上虽然有差别,但王灿根本就不做改变。

    他唯独是相貌上,让人易容改装,变成了韩信的模样。

    韩信重生,没有见过刘邦,没有见过夏侯婴,他就算是用这样的声音,也没有人能认出来,也没有人敢说他不是韩信。

    这便是王灿扮作韩信的底气。

    因为没有人知道,所以能够灯下黑。

    夏侯婴注意到了王灿,只是隔了百步的距离,他只是隐约看得清楚,但看不真切。不过根据身高和体形,他认为倒也合适,而且这两军阵前,夏侯婴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会有人假扮韩信。

    他已经把王灿当作韩信。

    夏侯婴朗声道:“韩信,上世的恩恩怨怨,早已随风而散。你执着于过往,只能越走越难。就如你现在,起兵造反,除了让百姓受难,平添战火,不能有什么作为。在陛下的大军下,你的切所作所为,只能是螳臂当车。”

    “你,挡不住陛下的大军。”

    “如今大汉需要你,只要你归顺,陛下可以不计前嫌,对你予以重用。”

    “你弃暗投明,为时未晚。”

    夏侯婴朗声说话,副为韩信着想的样子。只是这样的话传入王灿的耳后,王灿都为韩信感到不值得。

    什么叫上世的恩怨,已经随风而散?

    上世,萧何把韩信当作弃子!

    上世,刘邦背弃盟约!

    上世,吕雉狠辣杀韩信!

    桩桩,幕幕,都直存在韩信的脑海。这些事情,都是韩信直的执念。韩信内心的想法,就是要向刘邦讨还个公道。

    王灿很清楚韩信的想法。

    此刻,他扮作韩信,朗声道:“夏侯将军,你对我有恩,韩信感激不尽。但是,我韩信自问不曾对不起刘邦,为什么刘邦要杀我?”

    “狡兔死,走狗烹!”

    “刘邦这样的人,能共患难,不能苟富贵。他就是越王勾践般的人,杀心太重。你夏侯婴如今有用,能帮助刘邦打仗,他能够容得下你。”

    “待他日,你功勋卓著,功高震主,刘邦样容不下你。”

    王灿说道:“夏侯将军,跟着刘邦没有任何的前途。与其跟着刘邦,不如和我们起反了。刘邦个泼皮无赖出身,凭什么他能当皇帝?”

    夏侯婴听到后,骤起眉头。

    他听到了‘韩信’内心的怨忿和不甘,听到了‘韩信’内心的怒火。

    要劝降‘韩信’,根本不可能。

    夏侯婴思索着,琢磨应该怎么劝说韩信,他认为就算是不能劝说,也要让韩信和彭越失去默契配合,不能让两人联手。

    在夏侯婴思考的时候,后方刘邦彻底怒了,他听到王灿说他是泼皮无赖,怒火根本就根本压制不住。

    曾经,刘邦的确是泼皮无赖。

    曾经,刘邦的确是游手好闲。

    曾经,刘邦的确是偷鸡摸狗。

    然而他如今,已经是国的君主,是主宰无数人生死的帝王,容不得人指摘,当即就下令道:“传令给夏侯婴,不必招降韩信。杀,给朕杀了韩信。”

    士兵得令,立刻上前,把命令转告了夏侯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