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8章 袭扰和防守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王灿坐镇三水县,彭越和韩信领兵出击,短短时间,便平定了广汉郡,拿下了广汉郡蜀国。

    这时候,王灿转移了大本营。

    王灿离开三水县,来到广汉郡南面的雒县。

    此地,是广汉郡的治所。

    王灿抵达此地,彭越和韩信也在此汇合。

    所有军队,驻扎此地。

    从雒县到成都,间只隔了新都县。当然,也可以从郫县进入蜀郡,然后进入成都。不论是从新都南下蜀郡,亦或是从郫县进入蜀郡,都威胁到了成都的安全。

    对刘邦来说,这是很危险的。

    雒县,县城内。

    军营。

    王灿、彭越和韩信,以及蒯彻、罗成等人,尽皆齐聚。

    王灿看向彭越,道:“彭卿,如今你麾下,有多少士兵?”

    彭越神情自信,侃侃而谈道:“回禀陛下,臣麾下,如今有万两千精兵。这万两千精兵,都是能征善战之辈。”

    王灿颔首赞许。

    自三水县南下,彭越路收拢兵力,不断的整编各地军队,兵力已经达到了万两千人。

    王灿又看向韩信,道:“韩卿,你麾下又有多少士兵?”

    韩信神态自若,不急不缓道:“回禀陛下,臣麾下,如今有千精锐。这千精锐,多是蛮人,以及羌人、氐人等汇聚。他们敢拼敢杀,勇猛好战,足以以当十。”

    “好!”

    王灿又赞叹声。

    如今军队盘踞在三水县,有两万多的兵力,就算是刘邦带兵杀来,王灿也有战之力。

    “报!”

    此时,营帐外有士兵禀报。

    士兵快速的进入,单膝跪地,禀报道:“陛下,成都传回消息,刘邦已经率领大军出发。其军队,已经进入新都县境内,正往雒县杀来。”

    王灿问道:“刘邦御驾亲征,谁为将?”

    士兵道:“以夏侯婴为将,他统帅了三万精兵。”

    “知道了!”

    王灿摆手,士兵便退下。

    对于夏侯婴,王灿自是知晓的,此人不仅是武艺高强,而且武双全,是刘邦麾下的大将。最关键的是,夏侯婴对韩信,也是有知遇之恩的。

    王灿看向韩信,道:“韩卿,此战是夏侯婴亲自领兵,你曾受到夏侯婴的提携。这战,如果你不愿意参战,朕不勉强。”

    韩信道:“陛下,臣要参战。”

    王灿道:“朕相信你。”

    对于韩信的决定,王灿也没有多问,只是全力的支持。韩信作为领军的大将,自有分寸和尺度,不会隐私非公。

    韩信却是主动解释道:“陛下,夏侯婴虽然对臣有知遇之恩,但如今各为其主。到了战场上,私事便只能搁置边。臣,不会因为私事,耽搁工事。”

    “陛下,臣有话说。”

    这时候,蒯彻站了出来。

    他原本被王灿任命为三水县的县令,负责三水县的切。以蒯彻的能力,治理三水县绰绰有余。在三水县的短短时间,快蒯彻就梳理好了三水县的切。

    等王灿南下时,王灿便任命蒯彻为广汉郡太守,负责治理广汉郡。

    王灿道:“蒯卿有什么要说的?”

    蒯彻正色道:“陛下,战场上如果夏侯婴主动交战,让将军出面,恐怕将军会难堪,而且也容易被夏侯婴抓住把柄,进而攻击军队。”

    “臣建议,让韩将军带兵离开雒县。”

    “韩将军擅长的,是迂回包抄。”

    “以韩将军为主将,绕开雒县和新都县,然后可以做大迂回到成都去。”

    “成都是刘邦的老巢,旦成都有失,刘邦所率领的大军必定动荡。所以卑职认为,这战,不仅是正面抗衡刘邦,还要从腹背扰乱刘邦,让刘邦前后自顾不暇。”

    蒯彻提出了建议,道:“所以臣认为,韩将军最适合袭扰刘邦后方。”

    韩信听到蒯彻的话,心感激,但他却步站出来,道:“陛下,不论是前线抵挡刘邦,亦或是袭击成都,臣都听从陛下安排。”

    句话,表明了韩信的态度。

    既然身为臣子,韩信自是清楚所在的处境,他不希望让王灿认为,他是不顾大局的人。即使夏侯婴对他有恩,但公是公私是私,他能够分得清楚。

    蒯彻听韩信的话,登时明白过来,他刚才的话是为韩信好,可却有些僭越了。

    这不合适。

    有拉帮结派的嫌疑。

    王灿轻笑道:“正所谓聚贤不避亲,蒯卿和韩卿,都不必惴惴不安,不必考虑过多。蒯卿所说的话有道理,也能让韩卿避开夏侯婴,何乐而不为呢?”

    韩信道:“陛下圣明!”

    蒯彻也连忙道:“陛下圣明!”

    两人都抹了把汗。

    得亏王灿大度,不计较两人的过失,换做是刘邦来处理,说不定又被刘邦记上笔。

    王灿说道:“韩卿,你要袭扰刘邦后方,需要多少精锐?”

    韩信粗略估算番,道:“陛下,臣需要三千精兵。而且这三千精兵,不能是羌人和蛮人等外族,必须从彭将军的麾下抽调。如果都是羌人和蛮人等外族,容易被人看出来。”

    “可以!”

    王灿道:“你需要的三千兵马,从彭卿麾下抽调。”

    “喏!”

    韩信抱拳应下。

    彭越也表示愿意全力配合。

    大方向的事情议定,王灿话锋转,说道:“大方针定下,现在说说和刘邦开战的细节。这战,我们坐镇雒县,当如何迎击?”

    彭越主动道:“陛下,论及正面的兵力,我们比不了刘邦。毕竟,我们人数上不足,而且士兵的兵器,多是各县县衙武库搜出来的,武器装备不够精良。”

    “这战,臣认为当以防守为上。”

    “我们防守,拖延时间。”

    “只要郭嘉和韩信在蜀郡打开了局面,再有曹操在巴郡打开了局面。整个益州四处开花,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转守为攻了。”

    彭越道:“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反过来,如果现在就出战,旦我们被刘邦击败,失去了手优势,便可能拖累到其余各据点的发展。”

    王灿道:“彭卿所言有理!”

    对于彭越的分析,王灿倒是赞同,便按照彭越的计划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