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7章 夏侯婴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越嶲郡,邛都县。

    越嶲郡位于蜀郡南面,和蜀郡接壤。而邛都县,则是越嶲郡的治所所在地。

    益州南部,多是蛮夷外族聚居。

    越嶲郡境内,也是如此,而在越嶲郡周边的牂柯郡、建宁郡、永昌郡等地,都是蛮夷聚居的,这些地方很少开发,汉人极少。

    刘邦掌控益州,为了震慑益州南面诸郡,就令夏侯婴坐镇邛都县,震慑越嶲郡及周边各郡的蛮夷和外族。

    夏侯婴初到时,蛮夷不服,多有作乱的。

    对蛮夷,夏侯婴没有用怀柔的手段,而是铁血杀戮。但凡是作乱的人,路诛杀。他在越嶲郡短短年多的时间,斩杀的人已经过万。

    蛮夷对夏侯婴,无比敬畏。

    同时,西南各郡的蛮夷对夏侯婴,又很感激。因为夏侯婴带来了粮食种子,更安排人传授耕种之法,甚至派遣识字的人,教导蛮夷读书识字。

    这是很矛盾的心思。

    他们怕夏侯婴,又感念夏侯婴帮助他们。

    在夏侯婴的治理下,益州西南各郡,虽然仍有诸多藏身于深山老林的蛮夷,但许多蛮夷已经出山定居,开始刀耕火种,成为聚居的百姓。

    县城内,军营。

    军大帐。

    名等个子,偏瘦的年人,正在处理公务。

    此人便是夏侯婴。

    夏侯婴的相貌很普通,眼睛、鼻子、嘴巴都没有什么惊艳的,搁在人海,根本就不会有人认识,但夏侯婴在刘邦麾下,地位非同寻常。

    他是刘邦的心腹爱将。

    就算是韩信在夏侯婴的面前,也是恭恭敬敬的。

    当初韩信归顺刘邦,不得重用,甚至犯了法纪要被处死,是夏侯婴赦免了韩信的罪过,并且亲自把韩信举荐给萧何,才有了萧何把韩信举荐给刘邦。

    可以说,夏侯婴对韩信,是有知遇之恩的。

    除此外,夏侯婴身边还有员猛将季布,他曾是相遇麾下的将领,因为季布领兵和刘邦交战,数次打得刘邦落花流水。

    在刘邦灭掉项羽后,悬赏捉拿季布。是夏侯婴在刘邦的面前,亲自劝谏,才让刘邦赦免了季布的罪,并且季布得以在汉军任职。

    夏侯婴此人,上马能打仗,下马能治国。

    是武兼备的人。

    事实上,刘邦还是亭长的时候,夏侯婴就是沛县的官吏。

    “踏!踏!!”

    脚步声,自营帐外传来。

    随即营帐门帘撩起,个身材高大魁梧的壮汉走了进来。来人有百十公分,双虎目炯炯有神,双臂修长有力,看便是武勇之辈。

    此人,便是季布。

    季布虽然是武将,但也能能武。

    他在夏侯婴麾下任职。

    季布进入后,抱拳道:“将军!”

    夏侯婴听到是季布的声音,手笔没有搁下,头也没有抬起,直接道:“季布,你且坐会儿。我还有点公务,处理完了再说。”

    “喏!”

    季布应下,劳神自在的坐下。

    好会儿后,夏侯婴才搁下手的笔,然后吹干纸上的墨迹,将书信密封,便喊来士兵,让士兵加急送回成都。

    季布道:“将军,您这是又送了什么书信给陛下?”

    夏侯婴扭动两下身子,随意坐着,笑道:“是关于治理蛮人的方针,如今蛮人不断的归附。这些蛮人虽然野蛮,但只要不断的教化,便能去除他们的野性。我请陛下再征召士子,至少要百余名士子到越嶲郡来,让他们负责教化蛮人。”

    季布笑道:“这恐怕不容易,越嶲郡贫苦,不是般人能承受得起的。”

    夏侯婴道:“不管如何,总要试试。”

    顿了顿,夏侯婴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季布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正色道:“近段时间,我发现邛都县境内,时不时有关于大汉动荡的消息传出,会儿说巴郡有人叛乱了,会儿又说蜀郡有人叛乱了,甚至还有人说韩信和彭越背叛了,个个消息,都有鼻子有眼的,不似是假的。”

    夏侯婴听,眼眸眯了起来,脸上多了抹凝重神色。

    片刻后,夏侯婴道:“你怎么看?”

    季布回答道:“将军,以我之见,消息都已经传到了越嶲郡内,足见国内不太平。恐怕如今的大汉,真是风雨飘摇了。至于韩信和彭越反叛之事,恐怕也是真的。只是消息在邛都县谣传,恐怕这邛都县内,也有了居心叵测的人。”

    夏侯婴吩咐道:“季布,你传令下去,严查出入邛都县的人。邛都县治下,不容许出现这等谣言。”

    “喏!”

    季布抱拳应下。

    夏侯婴担忧道:“不知道,陛下会作何应对?”

    季布说道:“朝有丞相等人运筹,料想不会出现大问题。”

    夏侯婴道:“但愿如此!”

    “报!”

    忽然,士兵的声音自营帐外响起。

    名士兵快速的进入,单膝跪地,抱拳向夏侯婴行礼,道:“将军,陛下传诏,召您立刻返回成都。”

    说完,士兵递上了诏书。

    夏侯婴摆手让士兵退下,便拆开诏书,查看了书信上的内容。

    夏侯婴看完后,脸上神情已经无比凝重,沉声道:“季布啊,国内的局面,还真是不乐观。彭越和韩信攻占了广汉郡的三水县,如今盘踞广汉郡。蜀郡和巴郡,的确有贼匪作乱。陛下召我回成都,随陛下讨伐韩信。”

    季布道:“这边由谁接收呢?”

    夏侯婴说道:“陛下的诏书上,已经说得清楚,我离开之前,从军挑选人坐镇即可。我的打算是,你熟悉军务和越嶲郡情况,由你坐镇。”

    季布摇头道:“将军,我要随你北上,会会韩信。军除了我,还有其余的将领,这都是您培养出来的爱将,他们都能胜任。尤其坐镇越嶲郡,只需要安排将军的方略执行,便可以了,接任的人不需要耗费什么心思。”

    夏侯婴想了想,道:“也好,你随我北上,军也多员大将。如今周勃、樊哙都各自领兵出征,军缺少将领,你在军,我也多个人用。”

    “谢将军!”

    季布抱拳应下。

    对于坐镇方,季布没有太大的兴趣。他跟在夏侯婴的身边,是因为夏侯婴对他有救命之恩,而且夏侯婴知人善任,能力出众,他跟随夏侯婴也能展所长。

    夏侯婴道:“你去准备番,个时辰后,我们就北上。”

    “喏!”

    季布抱拳应下,便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