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6章 御驾亲征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萧何也觉得棘手。

    前世他追随刘邦,败项羽,灭诸侯,横扫天下,使得纷乱的天下统。

    虽说,萧何有做过许多违心的事,但无例外的,他都是为了天下的大统,为了天下能不再出现纷争,他就算是违背良心,也都义无反顾。

    前世局面,会好很多。

    如今的开局,萧何都觉得头疼。

    周边君王,都是英明之主。

    大汉自身,又有诸多内患,可谓是内忧外患。在这样的情况下,想靠大汉自身的能力,解决眼下的危机,已经是颇有难度了。

    萧何思虑后,建议道:“陛下,当今的局面,光是靠我们自身,恐怕是力有未逮。臣建议,派使臣前往襄阳,向李唐求助。”

    “不行!”

    刘邦大袖拂,断然拒绝。

    方面,旦请李唐出兵相助,是引狼入室;另方面,则是刘邦面子上挂不住。好歹他也大汉的皇帝,怎么能轻易向李唐求助呢?

    刘邦说道:“丞相,虽说韩信、彭越反叛,两人盘踞在三水县,但他们的兵力不强。以大汉的实力,难道连这都无法剿灭吗?”

    萧何明白刘邦的顾虑,正色道:“陛下,如今大汉境内,战乱四起,蜀郡、巴郡等地,都有人反叛。如果拖延日久,恐怕会影响大局。”

    刘邦拂袖道:“此事不必再议!”

    萧何闻言,便不再谏言。

    刘邦吩咐道:“来人!”

    话音落下,名内侍进入,躬身向刘邦行礼。

    刘邦吩咐道:“召张良觐见。”

    “喏!”

    内侍得令,立刻去传令。

    刘邦的目光这才落在萧何身上,道:“丞相,朕就算是御驾亲征,也不会向李唐求助的。我们大汉,还没有走到那步。韩信和彭越是猛虎,李唐是饿狼,旦任由李唐的兵力进入,想驱虎吞狼极为困难,说不定,狼和虎反而会勾结在起。”

    萧何道:“陛下所虑甚是!”

    刘邦正色道:“此番韩信和彭越作乱,朕准备御驾亲征。”

    萧何道:“陛下亲自前往广汉郡,能鼓舞人心,也是目前唯的办法。”

    这时候,萧何也不唱反调了。

    和刘邦唱反调,只能被刘邦怼,他干脆顺着刘邦,毕竟改变不了刘邦的决定。

    两人谈着出征的事情,不久后,张良进入大殿内。

    “臣张良,拜见陛下!”

    张良躬身行礼。

    刘邦摆手示意张良落座,便说道:“张卿,彭越反叛了。彭越麾下的万精兵,也改旗易帜,成了对付我们的精锐。彭越和韩信盘踞三水县,朕准备率军北上,剿灭这两个逆贼。”

    张良思虑番后,道:“如今大汉境内,战火不断,彭越和韩信是最大的两个乱贼。如果能先剿灭他们,能杀鸡儆猴,震慑其余的贼匪。陛下御驾亲征,臣认为可行。”

    “好!”

    刘邦捋着胡须,脸上露出笑容,道:“张卿,你看此战当以谁为主将?”

    张良道:“有陛下军坐镇,谁都可以领兵,陛下裁定即可。”

    刘邦说道:“朕拟调夏侯婴出战,令他统帅大军。”

    夏侯婴,是刘邦的好友兼同乡,是大汉的开国功臣,也是武兼备的猛将。只是他并不在成都,而是率领军队坐镇益州南边,负责震慑南边的诸多外族。

    有夏侯婴在,羌人、氐人等不敢作乱。

    张良说道:“在夏侯将军的镇压下,南方蛮人,以及少数的羌人、氐人,都已经臣服,直没有作乱。抽调夏侯将军回来,倒是可行之策。”

    萧何也认可刘邦的安排,道:“陛下妙策,臣也赞同。”

    刘邦得到两个臣子的同意,心也是略微得意,笑道:“既如此,便立刻传令下去。此番北上广汉郡讨伐韩信、彭越这两个逆贼,朕要调集三万精兵出战。张卿随行,丞相负责朝政务。有丞相在朝,朕才能没有后顾之忧。”

    萧何道:“臣定不负陛下所托!”

    张良也是拱手应下。

    事情议定后,萧何和张良道,联袂走出大殿。

    萧何表情凝重,正色道:“子房,我始终觉得这回的内乱不寻常。此番你和陛下道北上广汉郡,务必要当心。”

    张良说道:“丞相放心,我会谨慎行事。事实上,这回大汉的内乱,我也认为有古怪之处。尤其蜀郡、巴郡和广汉郡同时乱了,透着不寻常的迹象。”

    萧何道:“你是怎么考虑的?”

    张良回答道:“以我的观点,极可能是蜀国介入了其。蜀国的人,在益州境内煽风点火,四处造成叛乱。”

    “韩信和彭越反叛,两人必定都是归顺了蜀国。”

    “我刚得到彭越家人消失的消息,如果彭越仅仅是反叛,倒也看不出什么。可在相同的时间,彭越的家人也消失了。”

    “单凭彭越的力量,做不到这步,无法让彭家的人从陛下的眼皮子下消失。能做到这步的,必定是蜀国。”

    “所以,我判定蜀郡、巴郡,乃至于广汉郡,都是蜀国的人在窜动。”

    张良喟然道:“大汉如今,很是不妙。”

    萧何正色道:“子房和我所见略同,我也认为,是蜀国的人在搅风搅雨。我甚至认为,单凭陛下的力量,要平息乱世,近乎是不可能的。我建议陛下,联合李唐,请李唐出兵相助。只是,却被陛下否定了。”

    张良轻笑道:“丞相你的建议,倒是不错的办法。可是,咱们的这位陛下,既要面子也不要面子,不到山穷水尽,不可能向李唐求助的。”

    “唉……”

    萧何闻言,忍不住叹息声。

    张良拍了拍萧何的肩膀,道:“丞相,看开点,不要计较太多了。如今的局面,走步看步。再说了,你我能重活世,已然是天大的幸事,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萧何苦笑道:“还是子房看得开,我没有这份心胸。”

    张良道:“你是大汉的丞相,我不样,我只负责给陛下出谋划策,不搀和政事,所以,我肩膀上的责任,没有你沉重。你啊,就是太认真了,凡事不能太较真。”

    萧何道:“子房的建议,我会采纳的。”

    “走了!”

    张良拱手揖了礼,便径直离开。

    萧何也往皇城外的公署行去,他身为大汉丞相,还有诸多的政务需要他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