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5章 暴怒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彭越道:“陛下圣明!”

    韩信也道:“陛下圣明!”

    王灿摆了摆手,说道:“圣不圣明,得以后才知道。如今,我们要做的,就是击败刘邦,拿下整个益州。郭嘉还在蜀郡,而朕的心腹曹操在巴郡起事。我们如今,也拿下了三水县。我们如今的兵力增强,可以往三水县周边扩张了。”

    韩信道:“陛下所言甚是,这段时间,我们拿下了三水县周边的村镇,已经建立起据点。下步,便是横扫广汉郡,拿下广汉郡作为蜀国攻打大汉的桥头堡。”

    王灿点头,赞同韩信的分析。

    彭越问道:“陛下,您还不准备露面吗?”

    “不!”

    王灿直接回答。

    他现在不适合暴露,依旧是隐藏在暗最好。

    旦王灿暴露,刘邦就可能倍加重视,甚至可能调集最精锐的力量攻打广汉郡。

    这是王灿不愿意看到的。

    王灿凭借脑的印象,勾画了副广汉郡的地图,说道:“如今我们南下占领广汉郡,朕准备兵分两路,路往西,夺取广汉郡西面的广汉郡属国;另路南下,夺取梓潼县。我们现在要抓时间,在刘邦反应过来之前,拿下整个广汉郡。”

    韩信主动道:“陛下,臣愿意前往广汉郡属国。臣此前在象山,和羌人多有结识,而广汉郡属国阴平道本就是羌人以及其余氐人、鲜卑混居的地方,臣愿意去。”

    “好!”

    王灿直接就应下。

    彭越主动道:“陛下,臣愿意领兵南下。事实上,如今南下梓潼县,所过之处,定会望风归附。因为臣北上广汉郡时,曾向刘邦讨要了权利,要节制广汉郡大小官员的权利。进入广汉郡后,沿途的重镇,臣都全部更换了官员,换成了臣曾经的嫡系。所以如今南下,必定望风披靡。”

    “彭卿,不愧是名将。”

    王灿赞道:“有彭卿的谋划,朕才能顺利夺取广汉郡。”

    彭越道:“陛下谬赞了。”

    王灿又安排了其余些杂事,才起身去休息。

    待王灿离开后,彭越看向韩信,正色道:“韩兄,你所言不虚。陛下,的确是有大魄力的英明之主。我刚刚归附,陛下竟然能让我领兵出战,令我感慨万千。换做是刘邦,绝不可能的。”

    韩信笑道:“不同的君王,自然有不同的处事方式。最关键的是,陛下实力卓绝。你没有见过陛下出手,陛下的武艺,已经是少有人能匹敌。”

    彭越震惊道:“陛下能有这么强吗?”

    “超乎你的想象。”

    韩信笑了笑,说道:“陛下不仅是武艺超群,在用兵方面,也是极为厉害的。正因为陛下有着极强的实力,有着驾驭下属的实力,所以才大胆用人。”

    彭越点头道:“这么说来,我归顺陛下,是选对了人。”

    韩信道:“你不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陛下,必定是统整个天下的人。”

    “拭目以待!”

    彭越眼,也有了期待神色。

    这时候,彭越眼的迷惘尽去,脸上也多了昂扬斗志。他原本觉得很无趣,因为背叛了刘邦,又归顺了王灿,觉得杀来杀去,没有多少意思。

    如今,却是想要助王灿统天下。

    两人聊到很晚,才各自去休息。

    翌日,清晨。

    韩信和彭越各自领兵离开三水县,去执行任务了。王灿带着英布、罗成、穆桂英等人,则是留在了三水县,处理后方的事情。

    ……

    成都,皇宫。

    刘邦正在处理政务,只是这日,他忽然眼皮跳个不停,内心也有不安的情绪。

    整个人有些恍惚。

    怎么回事?

    刘邦搁下了手的笔,骤起眉头,喃喃道:“莫非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只是如今,也没有什么消息传回。

    “报!”

    忽然,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名内侍快速的进入,禀报道:“陛下,丞相求见。”

    “宣!”

    刘邦吩咐声。

    内侍去传令,不会儿的功夫,萧何便迈着急匆匆的步子进入。他脸上的神情,无比凝重,见到刘邦后,拱手揖了礼,道:“臣萧何,拜见陛下。”

    刘邦摆手道:“丞相,坐!”

    “谢陛下!”

    萧何撩起衣袍,然后坐下。

    刘邦眉宇间有着化不开的忧愁,沉声问道:“朕今日,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事情发生。丞相,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陛下圣明!”

    萧何喂喂躬身,道:“的确出大事了。”

    刘邦问道:“什么事?”

    萧何回答道:“第件事,是臣今日才发现,彭越的府邸人去楼空,只剩下些无足轻重的侍从和婢女。彭家的嫡系,上至彭越的老父亲,下至彭越的妻儿,全部消失了。甚至,这些人是什么时候消失的,竟然都查不到。”

    “混账!”

    刘邦听到后,巴掌就拍在案桌上,勃然大怒。

    彭越的家人消失。

    这意味着,掣肘彭越的手段就没了。

    甚至,前线的彭越极可能背叛。

    刘邦眼下,已经无心追究彭家人是什么时候丢失的,直接问道:“你要禀报的第二件事,难道是彭越反叛了吗?”

    “是!”

    萧何神情苦涩,低声回答。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彭越的家人竟然凭空消失,而且前线也紧跟着传回彭越反叛的消息。从这情况看,彭越反叛是早有预谋的。否则,不可能是彭家的人离开成都后,才传回彭越反叛的消息。

    刘邦听到这两则消息,气得面红耳涨,他蹭的站起身,脚就踹翻了面前的案桌,大吼道:“萧何,都怪你,都是你让彭越出战。如今好了,彭越反叛,你说怎么办?”

    萧何嘴角抽搐,也很无奈。

    他也没想到,彭越的反叛会如此迅速。

    萧何道:“陛下,臣识人不明,请陛下降罪。”

    虽说力劝刘邦让彭越出征,是萧何和张良起的。但现在刘邦盛怒之下,萧何也没有狡辩什么,直接就应下。

    刘邦见萧何认罪,顿时蔫了。他屁股坐下,叹息声,说道:“丞相,刚才朕失言了,你莫要放在心上。”

    萧何摇头道:“陛下折煞臣了。”

    刘邦也不再道歉的问题上纠缠,问道:“丞相,彭越反叛,你说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