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4章 举兵归顺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刘灌见到呼啦啦出现的二十余士兵,颗心沉了下去。

    计了!

    他想着行刺彭越,没想到,反被彭越算计,落入彭越的圈套。刘灌不是个犹豫的人,落入彭越的陷阱,想要脱身,已经是难如登天。

    他当机立断,下令道:“兄弟们,拿下彭越!”

    话音落下,他率先杀出。

    其余人,随即跟上。

    在刘灌出手的瞬间,彭越及麾下的士兵,也动了。

    只听锵锵声音响起,个个拔刀出鞘,直扑刘灌及麾下的人。

    彭越手剑,也已经出鞘。

    剑锋出,冷芒在空闪过,锋锐的剑尖,直逼刘灌而去。

    “杀!”

    刘灌低喝,挥刀就斩下。

    “铛!”

    兵器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磅礴力量爆发出来,彭越步不退,但刘灌握住刀柄的手,竟有丝的酥麻。

    这刻,刘灌心大惊。

    好强的彭越。

    刘灌心焦急,不敢留手,战刀抡起接连斩下,不断的劈向彭越,只是他刀锋虽猛,但却是连彭越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十余招过去,刘灌还是没能拿下彭越。

    阵阵惨叫声,自旁传出。

    刘灌带来的士兵,纷纷死在彭越亲卫的刀下。眼见心腹被杀,刘灌也是急了,人急,手的刀锋就失去了章法,胸前也露出破绽。

    攻势,顿时大减。

    “和本将交手,你还敢分心,找死。”

    彭越低喝,长剑灿然刺出。

    “嗡!”

    剑尖破空,竟是有罡气浮现,瞬间便抵近刘灌的身前,扑哧声,便刺入刘灌胸口,刺穿了刘灌的心脏。

    篷鲜血,自胸口喷出。

    刘灌惨叫声,忍着胸口的伤,鼓足剩下的力量,抡刀准备和彭越同归于尽,但他刚出手,胸口就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心脏,被搅碎了。

    却是彭越手上用力,搅碎了刘灌的心脏,然后拔剑出鞘。

    “噗!”

    殷红鲜血,自心脏喷出。

    刘灌只觉得所有的力量,都随着鲜血流出而倾泻出去。他脸上满是不甘的神色,可眼前却阵眩晕,眼前骤然被无尽黑暗遮蔽。

    “扑通!”

    刘灌眼前黑下去,失去直觉,身体失去重心,扑通声,就倒在了地上。在刘灌被杀后,其余刘灌带来的士兵,也在短短时间内被斩杀感觉。

    所有人,尽数被击杀。

    彭越让亲卫拖走所有的尸体,又清扫了血迹。

    切忙完,已经是深夜。

    这时候,彭越却没了睡意,他斩杀了刘灌,依旧没有放松警惕。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放松。如果只有刘灌这波敌人,他放松警惕,倒是切都安全了。

    可如果暗还有敌人,第二波敌人袭来,他便会陷入困境。

    所以,彭越又布置了防守。

    彭越等了许久,不见动静,最终也躺下休息。

    翌日,清晨。

    彭越率领大军启程,往三水县进发。

    如今彭越距离三水县的距离,不超过十里路,这短短的距离,不到个时辰就走完。当彭越抵达县城外时,远远看去,看到了支队伍在南门外。

    有士兵返回禀报,说是王灿在城门口迎接。

    听到这消息,彭越远远的,就翻身下马,勒令麾下的将领也并下马赶路。

    这是对王灿的尊敬。

    这幕,落在王灿的眼,他也是颔首赞许。

    彭越懂为臣之道。

    这是好事情。

    时间不长,彭越带着军队抵达城门外,来到王灿的跟前,他双手合拢,九十度躬身行礼道:“臣彭越,拜见陛下。”

    “拜见陛下!”

    其余将领,齐齐行礼。

    王灿道:“彭卿请起!”

    待彭越起身后,王灿才让其余的将领也起身。

    王灿脸上带着灿然笑容,说道:“彭卿举兵归附,朕心甚慰。你麾下的万精兵,依旧由你统帅,朕不插手。”

    “谢陛下!”

    彭越拱手道谢。

    他很清楚,王灿不插手他麾下的军队,是为了维持军心。

    “入城吧!”

    王灿吩咐声。

    众人跟着王灿起,便快速进入城内。

    军队驻扎下来,王灿在军设宴,专程替彭越接风洗尘,也让彭越熟悉众人。

    场宴席,持续到深夜才结束。

    彭越晚上喝了酒,都有些微醺了,好在他武艺精湛,能够压制酒意。他喝了酒,无心睡眠,便在营找了个空地坐下,欣赏着夜色下的残月。

    “踏!踏!!”

    阵脚步声传开。

    却是韩信来了。

    韩信来到彭越的面前,他撩起衣袍就坐下,说道:“我去你的营帐找人,没见到人,便猜想你可能找了个空地静静。没想到,还真猜对了。”

    彭越笑道:“韩兄,我就是有些迷茫了。”

    韩信道:“为什么?”

    彭越回答道:“我就忽然觉得,曾是刘邦的臣子,如今又归附了陛下。不知道将来,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韩信说道:“将来,陛下会统天下。”

    “真的吗?”

    彭越质疑了声,说道:“如今这天下,看不懂了。不论是李唐,亦或是赵宋,甚至是北方的蒙古人,都是极强的。”

    “这天下,变得太陌生。”

    “包括我自己,如今都在不断的变化。”

    “譬如如今,我的武艺在不断提升,竟然能修炼出罡气。如咱们前世,根本不会有这些情况。可现在,是什么情况都可能发生。”

    彭越感慨道:“我归顺陛下,只是随波逐流,只是不愿意继续留在刘邦麾下了。再者,听郭奉孝所言,陛下是雄主,所以试试。”

    韩信笑道:“放心吧,陛下不会让你失望。”

    “朕不会让彭将军失望,也不会让韩将军失望,更不会让天下人失望。”

    王灿的声音,自后方传来。

    他走到韩信和彭越的旁边,眼见两人要行礼,摆手制止,直接屁股坐下来,说道:“如今这天下,各国都是雄主,对整个天下来说,的确是大争之世,是千年未有之局面。但对黎明百姓来说,却是最痛苦的日子。因为战火纷飞,战事不会平息。我要结束这乱世,要还百姓个朗朗乾坤,让百姓能过上太平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