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3章 埋伏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半个时辰后,陈缜以及其余的将领,全部返回。

    众人立在营帐,由陈缜领头道:“将军,通知已经宣布下去。军的士兵,全都拥护将军,都愿意追随将军归顺蜀国。”

    彭越闻言,心头松了口气。

    事情成了。

    彭越收敛心神,继续道:“通知下去的过程,可有什么阻力?”

    “没有!”

    陈缜开口回答。

    其余人,也都表示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陈缜及众人表达了意见后,陈缜再度道:“将军,您爱兵如子,对军士兵的好,士兵都看在眼记在心。”

    “而且如今的大汉,已经是江河日下,不见昔日的辉煌了。”

    “连韩信、英布都归顺蜀国,成为王灿的臣子。刘邦的实力不断削弱,蹦达不了多久。所以将军要归顺蜀国的消息传出,军的将领和士兵,全都愿意归顺蜀国。”

    “毕竟,树挪死人挪活。”

    陈缜说道:“个个都愿意追随强者,都愿意和将军起归顺蜀国。”

    “这就好!”

    彭越点了点头。

    他思索番,便吩咐道:“我们距离三水县城,已经不足十里。明日早启程,我们全军抵达三水县,就归附蜀国。把这消息,传下去,令所有士兵都知晓。”

    “喏!”

    陈缜及众将领,抱拳应下。

    众人退下后,彭越个人坐在营帐,思考着后续安排。

    按照陈缜所言,军个反抗的人都没有,这让彭越是有些怀疑的。虽说彭越大刀阔斧对军队进行了改革,把自己的人安排了上去,把刘邦的人闲置了,但军依旧有刘邦的势力。

    只是,这些势力很弱了。

    就算这些势力弱,彭越也不认为,他们会心甘情愿的归顺蜀国。

    所以,这些是祸患。

    彭越心思转动,喊来士兵吩咐番后,便起身去休息。

    夜色深沉,军营静悄悄的。

    营地内,巡夜的士兵,有条不紊的巡逻,确保军队的安全。

    在营地西北面。

    忽然出现了十余名黑衣人,领头的人,是个身材魁梧壮硕,个子不高的年人。此人名叫刘灌,是沛县人,虽然姓刘,但和刘邦竿子打不着,只是同县同姓的老乡而已。

    刘灌是武将,武艺很不赖。

    只不过,他到如今,也就只是个偏将军,官职并不显赫。

    可北上时,他得到刘邦的召见。

    刘邦允诺等讨伐韩信结束后,便拔擢他为奋武将军,让他在军监视彭越的举动,负责把彭越的举动送到成都,让刘邦知晓。

    彭越此前,不断清洗刘邦势力,刘灌都把消息传布送回去。

    刘邦也得了消息。

    只是,刘邦没有吱声,也没有安排人告诫彭越。

    原因很简单,刘邦请彭越出征时,彭越就提了条件,说了要全权指挥军队,后方不得掣肘。刘邦需要彭越打败韩信,所以即使彭越不断拔擢亲信,刘邦都忍了。

    刘灌对彭越先前的举动,也都是只禀报消息,没有采取行动。

    毕竟,他官职低。

    在军不会被彭越注意,不会被彭越清理出去。

    原本刘灌的打算,是直潜伏下去。可就在今晚上,他忽然得到了消息,彭越要率军归顺蜀国,要和韩信同殿为臣,这就让刘灌潜伏不下去了。

    刘灌晚上安排了人,让传信的士兵连夜离开,百里加急返回成都,把消息告诉刘邦。

    同时,刘灌也准备出手。

    如果他再不出手,彭越就举兵归顺了。所以刘灌带着麾下的十个心腹小将,准备进入彭越的营帐,挟持彭越,以达到控制军队的目的。

    只要拿下彭越,就可以勒令军队撤退。

    刘灌的想法很简单。

    他不求击败韩信,只求控制住彭越,然后保全这支军队。

    “小心些,不要出声。”

    刘灌腰悬战刀,带着十个心腹,快速的靠近彭越的营帐。当他们抵达彭越的营帐附近,便躲藏在暗观察。

    彭越的营帐外,有两名士兵驻守。

    这是彭越的亲卫。

    “将军,我们打个幌子,说是有要事禀报。只要进入营帐,要拿下彭越,便易如反掌了。”

    刘灌的身边,有士兵低声道。

    “不成!”

    刘灌闻言,直接就拒绝了。

    士兵道:“为什么?”

    刘灌面对士兵的质疑,也没有动怒,解释道:“原因很简单,我只是个偏将军,有什么资格见彭越?即使有事情,也该是向上级将领汇报。”

    “正因为我职位低,才没有被彭越清理。”

    “如果我职位高,估摸着,早就被彭越处理了。事实上,这也是陛下让我监视彭越的原因。我人微言轻,不可能被彭越发现。”

    刘灌眼闪烁着精光,道:“还有点,彭越也是军大将,武艺不低。我们以汇报事情的名义进入,要拿下彭越会很困难。”

    “旦有士兵来,我们就败了。”

    “所以,必须是出其不意。”

    “我的打算,是以汇报的名义靠近营帐,向镇守的亲卫说,我们要面见彭越,降低亲卫的警惕性。然后,我们就趁机偷袭,拿下这两个亲卫。”

    “只要拿下了亲卫,我们就潜入营帐。熟睡的彭越,即使武艺高,也挡不住我们的偷袭,我们就可以鼓作气,彻底拿下彭越。”

    刘灌道:“这才是我们的机会。”

    “将军英明!”

    士兵听到刘灌的话后,连忙附和。

    其余人,也都纷纷点头。

    刘灌仍然躲藏在暗,他等到巡夜士兵过去后,才站出来,领着十余名士兵径直走向彭越的营帐。当他们抵达营帐外,驻守的亲卫呵斥道:“站住,你们有什么事?”

    刘灌脸上堆起笑容,道:“烦请去通知声,刘灌有要事禀报。我发现了人密谋,意图背叛将军。”

    亲卫听,顿时紧张起来。

    作为彭越的亲卫,他们也知道彭越要归顺蜀国的事情。站在左侧的亲卫朝另人点头,示意另名亲卫看着刘灌等人,便转身往营帐去。

    刘灌就等着这刻,他眼见亲卫转身的刹那,低喝道:“动手!”

    紧跟着,刘灌直接往前扑去。

    在刘灌往左侧亲卫冲去的瞬间,身旁士兵则冲向右侧亲卫。

    他们出手,都是迅猛如雷。

    出手,便是手捂着亲卫的嘴,手握着匕首,捅入亲卫的心脏内。

    两个亲卫连声音都每出,就直接倒下。

    刘灌让士兵拖走亲卫的尸体,让自己的士兵负责镇守在营帐外,然后带着名士兵,悄然就潜入营帐。

    他进入营帐,绕过营帐会客的地点,往营帐屏风后的卧榻去。

    “啊!!”

    刘灌进入,脸上露出震惊神色,忍不住惊讶出声。因为他进入,便看到彭越坐在床榻上,身上穿着甲胄,长剑摆在腿上,副早已等候多时的样子。

    彭越看到刘灌进入,眼掠过抹精光,道:“本将早就料到,今晚上极可能有人行刺。没想到,果真来了。你们杀到这里,意味着驻守在门口的守卫,已经遭遇不测。能过我亲卫的这关,你们不简单。”

    刘灌眼神森冷,咬牙道:“彭越,陛下待你不薄,你竟然背叛陛下,要投靠蜀国。你,罪无可恕,就算是被乱马分尸,也是罪有应得。”

    “哈哈哈……”

    彭越听到刘灌的话,登时大笑了起来。

    笑声,尽是嘲讽。

    刘邦待他不薄?

    这是他听到,最好笑的笑话。

    彭越沉声道:“本将归顺刘邦后,为刘邦立下汗马功劳,不曾有任何背叛心思。但是,却横遭屠戮。这世重生,刘邦忌惮我,将我闲置起来,这是对我不薄?”

    刘灌听后,反击道:“雷霆雨露俱是君恩,陛下如何待你,你都应该尊敬陛下,效忠陛下,不能背叛陛下。”

    彭越道:“我和你说刘邦待我不薄的事儿,你说要效忠的事儿。哼,你是刘邦的条狗,我彭越不是。”

    彭越眼神锐利,打量着刘灌。

    他觉得眼前的人有些印象,但时间又想不起。

    忽然,彭越脑闪过道灵光,想到了刘灌的名字,说道:“你是刘灌,在军担任偏将军,是沛县人,是刘邦的同乡。”

    “是我!”

    刘灌点头回答。

    彭越说道:“没想到,你竟然是刘邦安插的人。我也没想到,你个偏将军,就敢动手。”

    刘灌嘲讽道:“如果我不是偏将军,早就被你彭越清理了。彭越,你在军的所作所为,我全都禀报了陛下。包括你今晚上决定投降的事情,我也已经派人送出。”

    彭越道:“刘邦不愧是刘邦,在监视臣子,不信任臣子方面,是做到了极致的。”

    刘灌道:“彭越,任你如何抨击陛下,都改变不了你的结局。你虽然早有准备,虽然武艺高强,但你个人在营帐,挡不住我们的攻击。就在刚才,巡夜的事情也离开了。就算是出声呐喊,附近也没有人响应的。”

    彭越说道:“谁说我没有人?”

    “都出来吧!”

    彭越吩咐声。

    刹那间,自营帐边缘的帐篷内,忽然就钻出个个士兵。这些士兵全都身着甲胄,手持利刃,他们团团把刘灌包围了起来。

    这足有二十余士兵。

    都是彭越早就布置好的。

    彭越早就预料到,今晚上可能遇刺,所以做了充足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