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2章 改旗易帜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彭越的军队距离三水县,越来越近。

    这时候,他愈发紧张。

    为了在抵达之前,得到郭嘉的消息,彭越放缓了赶路的速度,拖延着抵达三水县的时间。

    大军赶路,日不过三十里路。

    这样的速度,很慢很慢。

    “报!”

    忽然,前方名哨探飞奔而回。

    这名哨探来到彭越的面前,翻身下马,禀报道:“将军,在我们军队前面,有个年士求见。他自称是彭将军的远亲,有要事要亲自见将军。”

    彭越心头动。

    他在三水县人生地不熟的,没有任何亲戚。可来人谎称是远亲,再者人是从三水县方向来的。

    很显然,是王灿的人。

    莫非,王灿要催促他,让他早些改旗易帜,让他归顺吗?想到这里,彭越心头沉,他暂时不愿意也可能改旗易帜。

    在没有得到郭嘉的确切消息之前,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改旗易帜。

    这切,是为了家人。

    彭越心思绪纷飞,考虑许多后,还是吩咐道:“把人带过来。”

    “喏!”

    哨探得令,立刻去传令。

    彭越原地停下,翻身下马,靠着颗树下休息,任由军队继续赶路。

    不会儿,哨探领着个年士来了。这名年士,不是别人,赫然是蒯彻。在王灿的麾下,蒯彻已经担任三水县的县令,身负重任。

    蒯彻极为机敏,所以来出使。

    事实上,王灿身为君主,不可能亲自离开三水县见彭越,但又需要派遣个人来吱声,以示对彭越的礼遇,所以任务落在了蒯彻身上。

    彭越见到蒯彻,略显凝重的脸上,也露出抹笑容。

    他和蒯彻是老相识。

    上世,彭越和韩信同殿为臣,都是刘邦的臣子。蒯彻在韩信的身边做事,所以彭越也认识蒯彻,知道蒯彻的能耐。

    如今再见,彭越也觉得亲切。他连忙上前,手抓住蒯彻的手臂,微笑道:“蒯兄,没想到竟是你亲自来,甚至意外之喜。”

    蒯彻拱手道:“见过将军!”

    彭越道:“蒯兄不必多礼,坐下说话。”

    有士兵摆上两个草墩子,彭越和蒯彻相对而坐,各自坐下。

    彭越率先道:“蒯兄,你亲自来,所为何事?”

    蒯彻也不绕圈子,开门见山道:“我这趟来,是代替陛下询问,你还有什么需要没有?你如今抵达三水县,是否需要陛下佯攻,以便于你改旗易帜。陛下说,涉及到你的家人安全,必须要小心谨慎,不能大意。所以,我才单独走趟。”

    彭越听到后,颗心落地。

    他对王灿印象大好。

    原本,彭越担心王灿催促,担心王灿急着让他归顺。如今,王灿处处为他考虑,彭越心的忐忑,彻底消失。

    彭越微笑道:“蒯彻,你回去后告知陛下,我暂时不需要任何配合。我压下了赶路的速度,是在等郭军师的消息。郭军师潜入成都,要替我带出家眷,等我的家眷离开成都,我就会立刻改旗易帜,归顺陛下。”

    蒯彻道:“我明白了!”

    彭越道:“蒯兄,虽说我从郭嘉的口,也从各方的渠道得到了陛下的消息,但不曾见过。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你亲自见过陛下,你说说,他人怎么样?”

    蒯彻笑道:“彭兄,我只能说陛下是大有为之主。在天下的皇帝,论及武艺,陛下必定是最厉害的。论及任贤用能,陛下慧眼识人,也是最好的。论及用人之道,陛下也是顶尖的。不论是陛下的心胸,亦或是手段,都是等的。”

    彭越眉头扬起,惊讶道:“蒯兄,你这评价太高了。”

    蒯彻道:“事实就是如此。”

    彭越道:“我拭目以待!”

    蒯彻又和彭越聊了会儿,确定彭越的状况无碍,便直接离开了。

    彭越翻身上马,又领着队伍继续赶路。当彭越的军队,进入三水县境内,距离县城不到十里路的时候,后方传来了郭嘉的消息。

    彭越的家眷,全部撤离。

    如今,都在北上途。

    按照眼下赶路的速度,估摸着彭越抵达三水县后不久,彭越的家眷就会尽数抵达三水县,然后在三水县落脚。

    这时候,彭越算是松了口气。

    家人安全了。

    傍晚时分,军队驻扎。

    所有士兵扎营休息。

    彭越吃过晚饭后,派人把军的主要将领,全部召集到他的营帐。

    来的有五个将领。

    这些人,都是彭越的下属。

    如今整个军队,都在彭越的掌控下,但凡隶属于刘邦的人,都被彭越边缘化,亦或是直接拿下处理,所以彭越自信能掌控军队。

    彭越看向众人,面带笑容,摆手吩咐道:“坐!”

    “谢将军!”

    众人抱拳,齐齐行礼后落座。

    彭越看向众人,说道:“此番我们北上三水县,目的都知道了。陛下让我领兵,是让我抗衡韩信,击败韩信的。”

    “然而,韩信不好对付。”

    “据本将所知,韩信和英布联合在起后,得到了北方蜀国的支持。”

    “所以看似三水县容易攻打,实则不容易。”

    彭越徐徐说话,有条不紊。

    他没有急着说要改旗易帜,像是聊家常样,和众人聊天。

    在彭越说话时,名将领面色愤愤然,说道:“将军,要我说,这是刘邦的算计。”

    “此话何意?”

    彭越开口询问。

    将领名叫陈缜,是彭越麾下的部将,对彭越忠心耿耿。陈缜清楚彭越的遭遇,很替彭越抱不平,尤其刘邦闲置彭越,更令陈缜不满。

    陈缜眼神锐利,道:“韩信不是易于之辈,要剿灭韩信,即使兵力多,也不是容易的事情。刘邦让将军领兵出征,如果将军取胜,可以化解刘邦的危机。如果将军兵败,刘邦就会寻找机会,趁机对付将军。这是举两得的计策,不论结果怎么样,刘邦都稳赚不赔。”

    其余人听,纷纷附和。

    所有人,致的赞同陈缜的分析。

    个个脸上都浮现出愤懑神情,他们都替彭越抱不平。

    彭越摇头轻笑,道:“唉,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事实上,这次北上讨伐韩信,我曾向陛下提过个请求。”

    陈缜道:“什么请求呢?”

    彭越说道:“我希望,能带着彭渑起出战,历练彭渑番,让他能知道军的不易,以及作战的不易。只是,最终被否决了。”

    陈缜冷着脸道:“这刘邦,真是太小气了。将军要传道授业,要传授子嗣兵法,刘邦竟然推三阻四的,还不同意,令人失望。”

    其余人,也是副义愤填膺的神情。

    他们都站在彭越边。

    陈缜握紧拳头,继续道:“将军,依我看,不如咱们反了。刘邦这样的人,只知道残害下属,只知道针对自己人动手。这样的人,不值得追随。”

    “对,干脆反叛了。”

    “反正刘邦的无情无义在先,将军不必顾忌刘邦的利益。”

    “不管刘邦了,我们和韩信联合。”

    ……

    个个将领,七嘴舌的说话。

    这些人,都是军的宿将,有手段有能力,但都心甘情愿的追随彭越,都愿意在彭越的身边做事,这是他们最欢喜的事情。

    彭越环顾众人,轻咳两声。

    顷刻间,切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又再度落在彭越的身上。

    彭越继续道:“就在白天,有哨探禀报,说本将的远亲来访,所以本将见了面。说是本将的远亲,实际上,这个人是蒯彻,是韩信的心腹谋士。”

    “蒯彻说,韩信归顺了蜀国。”

    “不仅如此,蒯彻还说,蜀国调动了在成都的力量,准备暂时先把我的家眷,接出成都,然后和你们汇合。”

    彭越道:“他们的条件,是让我像韩信样,也归顺蜀国,成为王灿的臣子。”

    众人听到彭越的话,没有拒绝和迟疑,直接看向彭越,道:“将军,要怎么办,你直接拿主意就行。我们追随将军,不论是做出什么决定,我们都没有意见。”

    所有人,齐齐附和。

    他们只认彭越,不认其他的人。

    追随的,只是彭越。

    彭越看到众人真切的神情,心也是感动不已,继续道:“按照蒯彻的说法,王灿的人在成都动手。这就意味着,我的家眷很快会北上。兄弟们,我决定了,要归顺蜀国,要在三水县落脚。”

    “不过这是我自己的安排,你们当,愿意留下和我同作战的人,我欢迎。如果你们,有要离开的,我也不反对,会给予盘缠,让他安然离开。”

    “本将,说话作数。”

    彭越正色道:“涉及到大事情,你们都考虑清楚。”

    “我们,誓死追随将军。”

    众人齐齐开口。

    他们都是彭越手提拔起来的人,也是有定战斗力的。

    彭越见所有人都愿意归顺,便道:“既然都愿意留下,都愿意和我块儿战斗。那么,你们接下来,就立刻去通知。记住了,消息要级级的通知下去,不能出差错。”

    “将军放心,我们会办妥的。”

    陈缜理直气壮的回答。

    其余人,也都是副拍着胸脯保证的姿态。

    彭越见所有人都下去,心松了口气。不过,彭越也担心出事,因为消息传开后,彭越虽然笃定麾下的谋士不会翻盘,但万有人是故意盯梢呢?

    这是彭越担心的。

    每项,彭越都做好了解。

    彭越个人留在营帐,他坐下来看书,颗心却静不下来,只能老老实实的在营帐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