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1章 彭越北上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彭越话锋转,道:“奉孝,我此番要北上三水县,既然韩信以及你们的人在,你可要随我起北上,和你们的人汇合?”

    郭嘉笑道:“彭兄是考校我吗?”

    “考校?”

    彭越说道:“这话怎么说?”

    郭嘉说道:“刚才谈到了要转移令尊,以及尊夫人等人。这是最重要的事情,我相信,这也是彭兄最看重的事情。我如果直接和彭兄北上了,谁来负责此事?”

    “让另外的人负责,彭兄放心吗?”

    “这件事,必须我亲自负责。”

    “唯有我留在成都,亲自把彭家的人带出成都,彭兄才能放心的在三水县起事。旦我和彭兄起北上了,谁能让彭兄放心?”

    “更何况刚才,彭兄还说了句话,是你不在府上期间,让我联系令尊。”

    郭嘉道:“彭兄打心底,都希望我留下,却又专程试探句,实在是多此句。当然,我知道彭兄是担心家人,我也清楚彭兄很看重亲人。”

    “请彭兄放心,我会留在成都,把事情处理好,不会让你有后顾之忧。”

    “彭兄抵达三水县之前,我定会转移你的家人,并且派人给你传达消息。等我的消息到了后,彭兄再采取行动不迟。”

    “彭兄,你也有很多事情要做。”

    “因为你统帅的军队,军将领必定是刘邦安排的心腹,如果你有任何举动,也会被掣肘。”

    郭嘉正色道:“所以,请彭兄也是务必小心。”

    彭越听完,双手合拢,拱手向郭嘉揖了礼,正色道:“奉孝,刚才是为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请你见谅。”

    郭嘉道:“涉及到亲人,人之常情,我能够理解。”

    彭越再度道:“我的家人,拜托给奉孝了。军的事情,你且放心,我定会处理好的。带了这么多年的兵,如果连这点事都处理不好,妄为军大将。”

    “我相信彭兄!”

    郭嘉微笑着应下。

    两人聊了接下来事情的细节,然后郭嘉才返回自己的房。

    他到了房,便开始撰写书信。

    他早就得了王灿派人传来的消息,知道王灿去了三水县,也知道三水县是王灿和英布、韩信联手安排的,只是郭嘉对任何人都没有吐露。

    毕竟,涉及到王灿的安全。

    郭嘉把彭越北上的消息说了,也阐述了已经劝服彭越,并且会带走彭越家眷的事情。

    事无巨细,郭嘉都说了。

    把这些事情阐述清楚,是为了让王灿能做出精确的应对。

    待写好后,郭嘉就喊来身边的人,让人立刻离开成都,百里加急送往广汉郡去。郭嘉做完这切后,才空闲下来。

    ……

    广汉郡,三水县。

    如今的县城,切都在王灿的掌控。

    曾经的三水县城,是隶属于大汉的,但刘邦让灌婴坐镇三水县,灌婴实行了极严格的管控,施行的是高压政策,严格彻查进出百姓,更严格打压商人。

    因为,商人容易泄漏消息。

    除此外,灌婴因为需要大量的粮食和武器,所以城内的粮商和工匠,日子都过得艰难。

    粮商被征粮很多次。

    工匠数次被征用。

    这都是灌婴坐下的事情。

    灌婴唯没做的,就是打压百姓。可随着商业的凋零,百姓的日子也艰难,所以百姓样对灌婴没有任何好感。

    王灿在三水县落脚,便让韩信调整了政策,让利于民,减免商人的赋税,放宽商人的权限。王灿也清楚放宽权限后,会容易生出事端,但这总好过此前的壮阔。

    至少,能获得大多数商人的拥戴。

    除此外,王灿还削减了赋税。

    百姓对削减腹水,自是期待的,全都拥护王灿的决定。

    在王灿件又件事情的整改下,整个三水县恢复了活力,百姓对韩信好感度激增。虽说这些事情,是王灿在背后绸缪,但王灿却不能露面的,只能是韩信和英布来办理。

    短短时间,三水县恢复了繁华。

    而且,更是固若金汤。

    最关键的是,王灿把三水县的商人绑在了起。只要三水县的商人,想要获得更多的好处,想要能平稳经商,就必须站在王灿的边。

    否则,他们的利益会受损。

    韩信坐镇三水县,也更换了县令,重新任命了人。

    如今的三水县令,赫然是蒯彻。

    他是韩信身边的谋士。

    有眼界有眼力,也有足够的能力,他担任小小的三水县令,实际上是屈才了。但是,如今三水县对韩信至关重要,对王灿也至关重要,所以蒯彻担任了县令,然后全力以赴的处理政务。

    军,才是韩信落脚的地方。

    不论是王灿,亦或是韩信、英布、罗成等人,都在军队落脚。

    军营,军大帐。

    王灿住在此。

    此时,王灿接到了郭嘉百里加急送回的消息,他翻阅了书信上的内容后,便立刻派人把韩信和英布喊来。

    众人齐聚,各自落座。

    王灿的目光,扫过麾下的众人,道:“诸位,朕刚接到了自成都传来的消息。刘邦已经知道了灌婴被杀的消息,并且派遣了大将来讨伐。”

    罗成问道:“谁领兵来的呢?”

    王灿道:“彭越领兵来的。”

    “啊!”

    罗成闻言,也是忍不住惊呼声。

    虽说彭越的名气不如韩信,但彭越的能力,却点都不差。要对付彭越这样的人,也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罗成担忧道:“陛下,彭越不是简单角色。不知道,彭越麾下有多少士兵?”

    王灿道:“万精兵!”

    “嘶!”

    罗成闻言,忍不住倒吸了口气。

    如今在城内的精兵人数,也就是三千余人。其余虽然还有士兵,甚至还能找各大家族支持些,能够再凑起直队伍。

    可实际上,要面对万人的队伍,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韩信却是眯起眼睛,道:“陛下,彭越这边刚出兵,您如此了解彭越的消息,莫非已经打通了关节,甚至已经安插了人在彭越的身边。”

    这是韩信所考虑的。

    如果没有这层关系,王灿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了解到情况。

    王灿轻轻笑,道:“韩将军的推测,倒是有些趋向,但还远远不够。事实上,彭越此番带兵北上,是来归顺朕的。因为彭越,已经暗归顺了朕。”

    “啊!”

    韩信和英布,同时震惊出声。

    他们刚才听到彭越来,都也是有些觉得棘手。

    因为彭越所擅长的就是袭扰战术。

    敌进我退,敌退我进。

    这样的战术是极为无赖的战术,偏偏,这样的战术又能够凑效,能够起到最佳的效果。而彭越,最擅长的就是这类战术。

    如果彭越是敌人,后果会很麻烦。

    韩信深吸口气,再度道:“陛下,消息当真吗?”

    英布也道:“陛下,彭越贯的心高气傲,当真已经劝服他了?”

    两个人,先后提出问询。

    王灿神情自信,说道:“消息属实,不可能有假。如果不是有所顾忌,彭越都不会率军北上再归顺,而是早就要归顺了。我们现在要等的,就是等彭越的家眷离开成都。只要彭越的家眷,离开了成都后,而彭越抵达三水县,就是彭越归顺之日。”

    韩信问道:“彭越的家眷在成都,莫非,陛下已经安排了人接应?”

    “这是自然!”

    王灿微笑着回答。

    韩信道:“陛下运筹帷幄,末将佩服。”

    英布也是心悦诚服,道:“如果陛下能招揽了彭越,那么对刘邦的打击,将是致命的。刘邦麾下最能打的将领,就数韩将军和彭越。”

    “韩将军,如今归顺了陛下。”

    “彭越再归顺后,刘邦就无人可用了。即使刘邦麾下有张良、萧何之辈,但这些人能出谋划策,可到了战场上,临机决断,他们未必能行。”

    英布说道:“陛下和彭越汇合后,便可以着手南下了。”

    王灿道:“南下是必须的,唯有攻克成都,我们才算是彻底的胜利。不过在彭越北上之前,我更希望把整个三水县境内,都全部囊括在手,而不仅仅是个不大不小的县城。”

    韩信道:“陛下,臣定当竭尽全力。”

    英布也说道:“臣也会全力以赴的。”

    两个人,纷纷抱拳回答。

    王灿也没有多言,宣布了接下来的安排后,就让众人退下。在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是斗志昂扬,副激动的神情。

    因为,王灿视力越来越强了。

    王灿越强,他们跟着王灿,也有愈发的有斗志。

    王灿治理下的三水县,实力在不断的增强,时间也天天的过去。

    彭越率领的军队,距离三水县越来越近。

    时至今日,彭越已经彻底掌控了军队,军但凡是隶属于刘邦的将领,都已经被彭越以各种理由处置了,全都安插了他自己的人。

    彭越出兵,也是带了自己人的。

    他的心腹将领,全都成为军的主将,帮助彭越掌控军队。

    如今彭越就算是公然翻盘,军队也反不起浪花,因为没有人站出来反对,军队就风平浪静。只是彭越的内心,却也是有些紧张。

    不是紧张即将见到王灿,而是担心亲人的安全。

    他在等郭嘉的消息。

    只有等到郭嘉送来的消息,他才能彻底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