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0章 郭嘉出手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彭越看到刘邦的神情,知道自己提出的条件,必定是让刘邦为难,但他必须提出这样的条件。也恰恰是如此,才能让刘邦放心,如果他无所求,说不定以刘邦多疑的性子,又会有另外的想法。

    彭越问道:“陛下,臣何时启程?”

    刘邦道:“越快越好!”

    萧何接过话,道:“彭将军也需要安排下家的事情,陛下,就再给彭将军天时间。明日上午,让彭将军率军北上,您意下如何?”

    “可以!”

    刘邦直接应下。

    天的时间,他还等得起。

    彭越继续说道:“陛下,臣此番北上,能有多少士兵?”

    刘邦道:“你需要多少人?”

    彭越道:“至少万精兵。”

    刘邦皱起眉头,道:“彭卿,韩信和英布夺取了三水县,但兵力顶天就三五千人。你此番北上,需要万精兵吗?”

    彭越道:“陛下,至少万精兵。您要知道,韩信不比常人。换做是般贼匪有三五千人,陛下只需要给我千精兵足矣。可韩信用兵如神,少于万人,难以取胜。”

    “好,朕给你万人。”

    刘邦咬了咬牙,直接同意。

    他也是找不到合适的人领兵,否则绝不会轻易答应给万精兵,也不会同意让彭越领兵出战。

    这都是无奈之举!

    至少,刘邦是这样考虑的。

    彭越又询问了北方关于三水县的情况,只是目前传回的消息不多,所以彭越询问了,也等于是白问,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讯息。

    彭越了解了情况后,话锋转,便说道:“陛下,臣还有个请求。”

    “说!”

    刘邦大袖拂。

    彭越说道:“臣长子彭渑,如今已经二十开外的年龄,直在家赋闲,无所事事。再这么下去,恐怕他就得废了。臣思考着,这次北上迎击韩信,恳请陛下允准,让彭渑随臣出征。”

    刘邦笑了笑,不急不缓道:“彭卿啊,关于彭渑的官职,朕已有安排的。”

    “如今,还不到时候。”

    “你安心北上平叛,带你回来的时候,彭渑必然会入仕做官的。你是武将,武艺高强,能在战场上打打杀杀。”

    “彭渑不同,他没有必要在战场上喋血厮杀,没有必要在刀头上舔血,就让他做个官,在朝任职吧。”

    刘邦大袖拂,不容置疑道:“彭渑的安排,有朕操心,你不必挂心。”

    彭越嘴角微微抽搐。

    心,却是失望。

    他的妻儿父母都在成都,就算带走了彭渑,还有幼子和父母妻子,饶是如此,刘邦都不同意。而且刘邦说早有打算和安排,这话听听也就罢了,不能当真。

    彭越却不能表露心情绪,躬身道:“让陛下挂心了,臣听从陛下的安排。”

    刘邦道:“彭卿,你要做的,就是好好打好接下来的这仗。击败韩信,夺回三水县。这,就是你唯的任务。”

    “臣明白!”

    彭越郑重回答。

    话锋转,彭越说道:“陛下,如今抵近午,臣立刻让府上的厨子,多准备几个饭菜,请陛下留在府上用餐吧。”

    “不比了!”

    刘邦直接回绝,他站起身道:“附近朝政务繁忙,事情繁多,朕抽不开身。彭卿,北上抗击韩信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彭越道:“臣自当尽力!”

    刘邦大袖拂,便带着萧何、张良往外走。

    彭越连忙送刘邦出府,等刘邦登上车驾离开,彭越才转身返回。

    刘邦乘坐车驾返回皇宫路上,他看向萧何,正色道:“丞相,和彭越的简单接触,你认为接下来让彭越抵抗韩信,可靠吗?”

    萧何道:“彭越的家眷都在陛下的监控,只要有这些人在,彭越翻不起浪花。纵然彭越心有心结,也只能听从陛下的调遣。”

    “但愿如此!”

    刘邦内心,还是隐隐感觉到不安。

    因为,他怕彭越反叛。

    萧何建议道:“陛下,其实您毋须担心,您只要做好件事,那就是监控好彭家的人。只要彭家的人还在,切就正常。如果彭家的人消失,情况就复杂了。”

    刘邦也点头赞同。

    行人再无对话,径直往皇宫去。

    ……

    彭越回到后院,见到郭嘉,撩起衣袍坐下,饮了口茶水,说道:“奉孝,真让你说对了。刘邦到我府上来,是让我领兵出战,他让我围剿韩信。”

    郭嘉道:“那彭兄肯定应下了。”

    彭越说道:“根本推不掉。”

    郭嘉道:“彭兄熟知刘邦,如今韩信、英布在外,你安全无虞。旦剿灭韩信和英布,恐怕你就又只能赋闲在家了。彭兄即将领兵外出,难道真愿意为刘邦效力吗?”

    彭越神情无奈,道:“刘邦的秉性,我非常清楚。我有价值,他不会对我出手,甚至会笼络我。但就算我知道,也没有办法。因为眼下,我的家眷都在刘邦眼皮子下。”

    郭嘉身子微微前倾,道:“如果,我能把嫂子、贤侄等人,全部送出成都呢?”

    彭越眼眸,登时就眯了起来。

    他和郭嘉是好友,自然清楚郭嘉的意图。

    郭嘉来,是为了劝降他。

    让他归顺蜀国。

    只是彭越心系家人,只能困在成都,再者郭嘉也是聪明人,从两人认识后,后来郭嘉就几乎不提及招降的事情,彭越也就无从提及了。

    此刻,彭越知道郭嘉抛出橄榄枝了。

    彭越在这段时间,也了解过蜀国的情况,了解过王灿,知道王灿的为人和处事,所以对蜀国倒也没有抵触。

    彭越道:“如果我的妻儿能离开成都,我自然不会再为刘邦效力。”

    郭嘉开门见山道:“彭兄,可愿意到蜀国来,为我助效力?”

    彭越道:“能和奉孝做同僚,也是大幸事。”

    郭嘉脸上露出灿然笑容,道:“彭兄谬赞了,不过彭兄有心,嘉也不隐瞒。在成都城内,我让人挖出了条地道,能够直接出城。”

    “只要彭兄愿意,我可以安排人,把尊夫人,以及令尊、贤侄等人,全部送出成都。”

    “不过,这也需要彭兄的配合。”

    郭嘉道:“我相信以彭兄的能量,虽说不能送他们出城,但让他们走出彭家,到我指定的地点,应当不是问题吧。”

    彭越反问道:“贤弟挖掘地道的地点,在哪里呢?”

    郭嘉道:“城西胡家院子!”

    胡家院子?

    彭越听,瞪大了眼睛,露出震惊神色,说道:“胡家是益州境内的大商人,路子很广。尤其,胡家贩卖的粮食、宣纸、农具、布匹等,广销各国,实力极强。你竟然,连胡家都说服了。”

    郭嘉道:“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再以利诱之,这不是什么难事。胡家的家主,虽然精明,但也要为后辈人考虑。他归顺蜀国,我许他子嗣入蜀国为官,他自是愿意。”

    彭越沉声道:“商人做官,合适吗?”

    郭嘉笑了起来,说道:“兄长,你怎么也糊涂了。即使胡家的人做官,但未必能担任要职。当然,如果胡家的人有能力有才华,陛下也不会埋没其才华。”

    “如果没有,安排个官职即可。”

    “这样的事情,操作不难。”

    “胡家的家主,所求也只是个官身罢,双方你情我愿,各取所需。事实上,以胡家的实力,在益州也同样能得到官职,只是刘邦不愿意拉拢这些商人罢了。”

    郭嘉神色自信,说道:“胡家归顺了陛下,很轻松就从胡家院子挖地洞,然后连通城西,直接能从地道出城。”

    彭越道:“奉孝,你这手段真厉害。”

    郭嘉回答道:“彭兄谬赞了。”

    彭越道:“如果我要归顺蜀国,那么,我什么时候归顺呢?明日,我就要领兵出征,带兵前往三水县攻打韩信。”

    郭嘉道:“要归顺,自然是抵达三水县后。只有如此,才能够既毁掉刘邦的精兵,又带走彭兄的家眷。但前提是,彭兄的家眷,能够听从我们的安排。如果彭兄离开后,他们不配合,不愿意随我们离开,那我就没办法了。”

    彭越道:“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好!”

    郭嘉点头应下。

    彭越站起身,便离开了院子,径直往他老父亲所在的院子去。他不在家,便是老父亲力做主,只要把事情告知了老父亲,就算他不在家,也有人能做主。

    彭越见到父亲后,没有隐瞒,直接说出想法。彭越的父亲闻言,没有说过多的话,只说了‘放手去做’四个字。

    彭越听完后,跪地向老父亲叩头行礼。

    然后,便起身离开了。

    彭越回到院子,见到郭嘉后,道:“奉孝,我不再府上时,你直接联系家父。他会安排好切,会协助你调动人。除此外,我彭家地下,也有条密道,能够通往两里外的处小巷子。出了小巷子后,就可以直接去胡家院子。”

    郭嘉闻言,脸上也露出惊讶神情,道:“彭兄,你家竟然也有密道?”

    这刻,郭嘉也很是惊讶。

    彭越轻笑道:“狡兔尚有三窟,我为了彭家安全,自然也要以防万。”

    “彭兄远见,嘉佩服。”

    郭嘉拱手,脸上也露出钦佩神情。

    没想到彭越不声不响的,竟然挖出了条密道,尤其这是在天子脚下,是在皇宫附近。

    这可不是般手段能办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