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9章 两个条件

作品:《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郭嘉在彭越成为朋友后,倒也没有急着再让彭越归顺王灿。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他并不急!

    尤其涉及到彭越,涉及到彭越的家人,这样的事情不能随意开口,只要开口,就必须有足够的准备。为此,郭嘉也在不断的筹备,想要把事情做到万无失。

    两人聊着天,谈着当今的局势。

    对于现今的大争之世,双方都各有观点。

    彭越呷了口茶,缓缓道:“奉孝,我始终认为,这天下不论怎么乱,不论出现了多少英明之主,刘邦都会有席之地。”

    “刘邦此人,脸厚心黑。”

    “他为了权势和利益,为了能取胜,可以豁出切。”

    “犹记得当初,刘邦为了逃命,连妻儿都能够舍弃;犹记得当初,刘邦为了能击败相遇,可以不顾老父亲的性命。”

    “这样的人,心狠手辣。”

    “他具备取胜的关键。”

    彭越眼闪过冷光,说道:“似刘邦这样的人,已经做到了水火不侵,油盐不进的地步。不管用什么威胁,他无法威胁到他。”

    郭嘉轻笑道:“我不这么认为。”

    彭越道:“理由呢?”

    郭嘉分析道:“彭兄分析的缘由,只是刘邦自身。但从刘邦自身来看,的确是没问题。可刘邦要成事,不仅仅需要他自身足够优秀,还需要有足够的外部条件。”

    “这外部条件,是麾下的人才队伍,是外部敌人状况。”

    “历史上,刘邦之所以能取胜,不仅是他自身足够脸厚心黑,更有他麾下有韩信、彭兄、英布这样的智将,更有萧何、曹参、张良等谋士,可谓是武并用,人才济济。”

    “反观如今,英布在外落草为寇,和刘邦的军队对峙。”

    “韩信也没有归顺刘邦。”

    “据最新得到的消息,韩信和英布汇合了,两人在北方广汉郡的三水县,起击溃了灌婴,并且斩杀了灌婴。”

    郭嘉侃侃而谈,继续道:“在这样的个情况下,刘邦原本的人才队伍崩散。最关键的是,不论是彭兄,亦或是韩信、英布,那记得昔日,刘邦对你们的心狠手辣。”

    “对于刘邦,都有仇恨之心。”

    “这就导致了,韩信和灌婴立足三水县后,必定会牵制刘邦的大军。”

    郭嘉说道:“如今这大争之世,每个君主都在发展实力。在众人都飞速发展的时候,原地踏步已经是无能,更何况是刘邦这样倒退了。这样的结果,更是太失败了。”

    彭越眼眸眯起,思索番后,询问道:“奉孝,你这么快就得了广汉郡的消息,莫非广汉郡境内,有你们的人?”

    郭嘉笑道:“整个益州,都有蜀国的人。”

    句宽泛的回答,便回答了彭越。

    “嘶!”

    彭越倒吸了口气,这时候,他也为刘邦感到担忧了。

    不过他内心,倒是畅快。

    上世,刘邦杀了他全家,令他身死族灭。他上世归顺刘邦后,为刘邦建功立业,为刘邦击败相遇立下了汗马功劳。他并没有反叛的意图,并没有背叛刘邦的意图,但都被安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最终死在了刘邦手。

    彭越内心,也是有怨气的。

    只是他人在成都,根本就逃不走,所以也就按捺住心的怨气。

    郭嘉面带微笑,继续道:“彭兄,刘邦上世之所以能取胜,是因为楚霸王优柔寡断,刚愎自用,不听谏言。可如今刘邦的敌人,任何个,那都是大有为之主,都是上马能打仗下马能治国的,任何个,都是韬武略。”

    “这世,刘邦占不到便宜。”

    “归根结底,刘邦也就是时势造英雄,他现在盘踞在益州,难有发展。”

    “最终,只会兵败。”

    郭嘉神色自信,说道:“尤其是我主,英明神武,崛起于微末,更有大心胸大魄力。他能亲贤臣远奸佞,能够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主,必定能击败刘邦的。”

    彭越笑道:“奉孝,你自夸了。”

    郭嘉说道:“等来日,彭兄见到了我主后,便会明白的。”

    彭越道:“拭目以待!”

    “踏!踏!”

    阵脚步声,自院子外传来。

    管家快速的进入,疾步走到彭越的面前,以眼神示意彭越。

    彭越大袖拂,吩咐道:“有事直说,无需藏着掖着。我彭越做事,俯仰无愧于天地,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喏!”

    管家略微躬身,道:“老爷,陛下到了。如今正在大厅,请您立刻去议事。”

    “陛下?”

    彭越听,皱起眉头。

    自他重生后,就直都没有见到过刘邦。就算是他的住宅被安置在此,也都是萧何代为安排的,刘邦直没有出现过。

    如今,怎么突然来了?

    刘邦到府上来,绝对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郭嘉听后,略作思考,缓缓道:“彭兄,刘邦突然来访,恐怕是和广汉郡的事情有关。这件事,你得先有定策,避免手忙脚乱。”

    “我明白了!”

    彭越站起身,道:“奉孝,你且稍等,我去去就来。”

    “彭兄请,我自会安排。”

    郭嘉微笑着回礼。

    这段时间,他直都住在彭越的府上,早就和彭越家人熟悉,也不觉得陌生。

    彭越走出院子,就径直来到前厅。

    他进入,就见到了坐在主位上的刘邦,也看到了萧何和张良,连忙疾走两步,进入大厅,躬身行礼道:“臣彭越,拜见陛下。不知陛下驾临,臣有失远迎,请陛下降罪。”

    如今彭越,虽是赋闲在家,但也有爵位在身。

    这是闲置养老。

    彭越对此,是心知肚明,但也无可奈何,在成都境内,他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

    刘邦摆手道:“彭卿快快请起。”

    “谢陛下!”

    彭越道谢后,才站起身。

    刘邦摆手示意彭越坐下,然后才说道:“彭卿这段时间在家,可还习惯?”

    彭越道:“养养花,溜溜狗,倒也舒适。”

    刘邦说道:“彭卿好心性啊,也只有彭卿,才能这般惬意自在。不过彭卿想要在家修养,恐怕也是没有机会了。”

    “为什么?”

    彭越开口询问。

    他心头清楚,必定是广汉郡的事情,是要让他领兵出战。

    刘邦却没有亲自说,而是以眼神示意萧何,让萧何来牵头说话。

    萧何接到了眼神,立刻就道:“彭将军,事情是这样的,广汉郡出了大事。韩信和英布聚集在广汉郡的三水县,击杀了前往平叛的灌婴。如今,三水县已经落在韩信手。陛下的意思,是请彭将军领兵出战,击败韩信,整顿广汉郡局势。”

    彭越闻言,却没有立刻说话。

    刘邦问道:“彭卿有什么顾虑吗?”

    彭越也是心思通透的人,他正色道:“陛下,朝将领无数,如周勃、樊哙等人,都足以领兵出征,陛下何不派遣他们呢?臣许久不曾接触兵事,恐怕难以胜任。”

    刘邦沉声道:“彭卿啊,如今不仅是广汉郡出了乱子,连蜀郡和巴郡,也都有人作乱。周勃要坐镇蜀郡,樊哙要前往巴郡,所以朝能领兵出征的,也就是你了。此战,必须要你出战。唯有你,才能压制韩信。其余的人前往,朕不放心。”

    彭越听得心头冷笑。

    他让刘邦放心?

    如果刘邦真的对他放心,上世,就不会千方百计安置罪名,置他于死地了。

    也就是现在,刘邦需要他,才处处说好话。

    彭越表情平静,思索番后,才再度道:“陛下,臣如果要领兵北上广汉郡,倒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卑职有两个条件。”

    “你说!”

    刘邦大袖拂,豪迈吩咐道。

    彭越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锐利,强势道:“第,我要节制整个广汉郡的权利。不论是广汉郡的太守,亦或是广汉郡的驻军兵力,都必须听从臣的命令。如有违背的,臣可以先斩后奏。”

    刘邦道:“没问题!”

    如今的局势,如果再不解决韩信,恐怕整个广汉郡都要落陷,都会落入韩信手。在这样的情况下,刘邦也豁出去了,直接放权。

    刘邦继续道:“第二呢?”

    彭越道:“第二,韩信不是易于之辈,要击败韩信,也不是朝夕的事情。臣带兵北上广汉郡,如何排兵布阵,如何攻打韩信,陛下不得插手,不能干涉。”

    刘邦听到后,顿时皱起眉头。

    这是狮子大开口。

    旦这条刘邦允诺了,刘邦就无法节制彭越,甚至彭越如果处置军的将领,刘邦都不能管,这等于是给了彭越无数的权利。

    所以,刘邦有些迟疑。

    彭越见到刘邦迟疑的神情,道:“如果陛下不相信微臣,不愿意让臣出战,大可以调遣另外的将领前往广汉郡,臣没有异议。”

    刘表表情,略微阴沉。

    时间,他没有给出答复。

    张良见气氛有些尴尬,他立刻开口道:“陛下,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彭将军领兵在外,战场局势瞬息万变,是难以捉摸的。”

    “臣认为,应当放权。”

    “正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陛下既然选择用彭将军,就应当相信彭将军的能力。臣认为,彭将军忠心耿耿,是个值得信任的人。”

    张良拱手道:“请陛下准许彭将军的条件。”

    萧何也附和道:“陛下,臣也认为彭将军可信,只有彭将军带兵北上,才能遏制韩信的攻势。否则局势继续糜烂,将不可控制。”

    “朕准了!”

    刘邦听到麾下的谋士劝说,咬牙回答。

    “谢陛下!”

    彭越抱拳回答。